张岱的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08-14 18:13:31

张岱的诗文有什么特点?

张岱的诗文,初学徐文长、袁中郎,后学钟惺、谭元春,最终突破了前人的文学圈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而散文的成就尤为突出。

其风格大多数以公安派的清新流畅为主调,在描写刻画中杂以竟陵派的冷峭,时有诙谐之趣。

《陶庵梦 忆》《西湖梦寻》两书中,都是忆旧之文,所谓“因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 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陶庵梦忆》序),显示了其内心是颇为苍凉的。

但着眼处仍是人世的美好、故国乡土的可爱,洋溢着人生情趣,如《西湖七月半》。

张岱的生平

一、张岱的名士风度张岱(1597-1684年,一说卒于1689年),字宗子、石公,号陶庵、蝶庵、会稽外史等,山阴(今浙江绍兴)人,祖籍四川绵竹,故又自称“蜀人”、“古剑”。

张岱出身于仕宦之家。

高祖天复,官至云南按察副使,甘肃行太仆卿。

曾祖张元汴,隆庆五年(1571)状元及第,官至翰林院侍读,詹事府左谕德。

祖父张汝霖,万历二十三年(1595)进士,官至广西参议。

父张耀芳,副榜出身,为鲁藩右长史。

张岱的出身,又是书香门第,家学渊源。

先辈均是饱学之儒,精通史学、经学、理学、文学、小学和舆地学。

天复、元汴父子曾撰修《绍兴府志》、《会稽志》及《山阴志》,“三志并出,人称谈迁父子。

”(《家传》)(下引张岱诗文及评论出自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出版、夏咸淳点校的《张岱诗文集》者,均只注篇名。

)祖父汝霖,“幼好古学,博览群书。

”(同上)至老,手不释卷。

曾积三十年之精神,撰修《韵山》,后因与《永乐大典》类同而辍笔(《陶庵梦忆韵山》)。

张氏三世藏书,岱“自垂髫聚书四十年,不下三万卷。

”(《陶庵梦忆三世藏书》)张岱的出身,还是一个文艺之家。

祖孙几代都工诗擅文,咸有著述。

天复有《鸣玉堂稿》,元汴有《不二斋稿》,汝霖有《石介园文集》,耀芳“善歌诗,声出金石。

”(《家传》)张氏从汝霖起,自蓄声伎,讲究此道。

耀芳“教习小蹊,鼓吹戏剧。

”(《家传》)到张岱这辈,则“主人精赏鉴,延师课戏,童手指千。

蹊童到其家,谓‘过剑门’,焉敢草草。

”(《陶庵梦忆过剑门》)他拜师学琴,习曲三十余首,指法“练熟还生,以涩勒出之。

”(同上《绍兴琴派》)并“结丝社,月必三会之。

”(同上《丝社》)张岱仲叔联芳,“能写生,称能品”,与沈周、文征明、董其昌、李流芳辈“相伯仲”。

又好古玩,富收藏,精鉴赏,“所遗尊?、卣彝、名画、法锦,以千计。

”(《附传》)张岱耳濡目染,亦自手眼不低,所作种种文物古玩之题铭,诸多磁窑铜器之品评,确为行家里手。

张岱生活在明清鼎革之际。

明中叶以后,宦官擅权,奸臣当道,特务横行,党争酷烈,内忧外患,愈演愈烈。

贤能忠直,或被贬逐,或遭刑戮。

与此同时,思想界涌现了一股反理学、叛礼教的思潮。

以王艮、李贽为代表的王学左派,公开标榜利欲、情欲为人之本性,反对理学家的矫情饰性,主张童心本真,率性而行。

这无疑是对传统礼教的反叛,对程朱“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的挑战。

在这种思潮的推动下,文人士子在对社会黑暗绝望之余,纷纷追求个性解放:纵欲于声色,纵情于山水,最大程度地追求物质和精神的满足。

他们一方面标榜高雅清逸,悠闲脱俗,在风花雪月、山水园林、亭台楼榭、花鸟鱼虫、文房四宝、书画丝竹、饮食茶道、古玩珍异、戏曲杂耍、博弈游冶之中,着意营造赏心悦目、休闲遣兴的艺术品味,在玩赏流连中获得生活的意趣和艺术的诗情;另一方面他们在反叛名教礼法的旗号下,放浪形骸,纵情于感官声色之好,穷奢极欲,焚膏继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人情以放荡为快,世风以侈靡相高。

”(张瀚《松窗梦语》卷七)如果说前者主要表现他们的避世玩世的话,那末后者主要发泄他们的傲世愤世。

在张氏祖孙的交游中,不乏这样的文人名士。

如徐渭、黄汝亨、陈继儒、陶望龄、王思任、陈章侯、祁彪佳兄弟等,正是这样的家庭出身,这样的社会思潮、人文氛围,造就了张岱的纨绔习气和名士风度,决定了他的《陶庵梦忆》、《西湖梦寻》和《王郎?文集》的主要内容。

张岱自称: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

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

(《自为墓志铭》)可谓兼纨绔子弟的豪奢享乐习气和晚明名士文人纵欲玩世颓放作风兼而有之。

张岱博洽多通,经史子集,无不该悉;天文地理,靡不涉猎。

虽无缘功名,却有志撰述。

一生笔耕不辍,老而不衰。

所著除《自为墓志铭》中所列十五种之外,还有《王郎?诗集》、《有明于越三不朽图赞》、《石匮书后集》、《奇字问》、《老饕集》、《陶庵肘后方》、《茶史》、《桃源历》、《历书眼》、《涫朗乞巧录》、《柱铭对》、《夜航船》、杂剧《乔坐衙》、传奇《冰山记》等共三十余种。

其中《夜航船》一书,内容殆同百科全书,包罗万有,共计二十大类,四千多条目。

张岱涉猎之广泛,著述之宏富,用力之勤奋,于此可见。

而他与一般玩物之纨绔、玩世之名士的畛域,也于此分界。

张岱对于自己的才高命蹇,是不胜其愤的,并将其愤世疾俗之情,寓于山水:以绍兴府治,大如蚕筐。

其中所有之山,磊磊落落,灿若列眉,尚于八山之外,犹遗黄琢。

则郡城之外,万壑千岩,人迹不到之处,名山胜景,弃置道旁,为村人俗子所埋没者,不知凡几矣。

(《黄琢山》)余因想世间珍异之物,为庸人埋没者,不可胜记。

而尤恨此山生在城市,坐落人烟凑集之中,仅隔一垣,使世人不得一识其面目,反举几下顽石以相诡溷。

何山之不幸,一至于此。

(《峨眉山》)这两段文字,一则言名山胜景被埋没之多,另一则言其被埋没...

五大名山的诗句

泰山--张岱 正气苍茫在,敢为山水观?阳明无洞壑,深厚去峰峦.牛喘四十里,蟹行十八盘.危襟坐舆笋,知怖不知欢.望岳 杜甫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衡山的诗句胜迹冠吴中,有梅村诗句,衡山画图,坐对茶花思往事; 名流来日下,是丰沛故家,金张贵姓,好凭酒盏话升平.华山题王母祠 年代:【唐】 作者:【李商隐】 体裁:【七绝】 莲华峰下锁雕梁,此去瑶池地共长.好为麻姑到东海,劝栽黄竹莫栽桑.华山歌 年代:【唐】 作者:【刘禹锡】 体裁:【五古】 洪垆作高山,元气鼓其橐.俄然神功就,峻拔在寥廓.灵迹露指爪,杀气见棱角.凡木不敢生,神仙聿来托.天资帝王宅,以我为关钥.能令下国人,一见换神骨.高山固无限,如此方为岳.丈夫无特达,虽贵犹碌碌.归嵩山作 (王维·五言) 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登恒山 金·元好问 大茂维岳古帝孙,太朴未散真巧存乾坤自有灵境在,奠位岂合他山尊椒原旌旗白日跃,山界楼观苍烟屯谁能借我两黄鹄,长袖一拂元都门

描写杭州的诗句

苏轼《夜泛西湖》诗: 菰蒲无边水茫茫,荷花夜开风露香。

渐见灯明出远寺,更待月黑看湖光。

又《湖上夜归》诗: 我饮不尽器,半酣尤味长。

篮舆湖上归,春风吹面凉。

行到孤山西,夜色已苍苍。

清吟杂梦寐,得句旋已忘。

尚记梨花村,依依闻暗香。

又《怀西湖寄晁美叔》诗: 西湖天下景,游者无愚贤。

深浅随所得,谁能识其全。

嗟我本狂直,早为世所捐。

独专山水乐,付与宁非天。

三百六十寺,幽寻遂穷年。

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难传。

至今清夜梦,耳目余芳鲜。

君持使者节,风采烁云烟。

清流与碧巘,安肯为君妍。

胡不屏骑从,暂借僧榻眠。

读我壁间诗,清凉洗烦煎。

策杖无道路,直造意所使。

应逢古渔父,苇间自夤缘。

问道若有得,买鱼弗论钱。

李奎《西湖》诗: 锦帐开桃岸,兰桡系柳津。

鸟歌如劝酒,花笑欲留人。

钟磬千山夕,楼台十里春。

回看香雾里,罗绮六桥新。

苏轼《开西湖》诗: 伟人谋议不求多,事定纷纭自唯阿。

尽放龟鱼还绿净,肯容萧苇障前坡。

一朝美事谁能继,百尺苍崖尚可磨。

天上列星当亦喜,月明时下浴金波。

周立勋《西湖》诗: 平湖初涨绿如天,荒草无情不记年。

犹有当时歌舞地,西泠烟雨丽人船。

夏炜《西湖竹枝词》: 四面空波卷笑声,湖光今日最分明。

舟人莫定游何外,但望鸳鸯睡处行。

平湖竟日只溟蒙,不信韶光只此中。

笑拾杨花装半臂,恐郎到晚怯春风。

行觞次第到湖湾,不许莺花半刻闲。

眼看谁家金络马,日驼春色向孤山。

春波四合没晴沙,昼在湖船夜在家。

怪杀春风归不断,担头原自插梅花。

欧阳修《西湖》诗: 菡萏香消画舸浮,使君宁复忆扬州。

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

赵子昂《西湖》诗: 春阴柳絮不能飞,两足蒲芽绿更肥。

只恐前呵惊白鹭,独骑款段绕湖归。

袁宏道《西湖总评》诗: 龙井饶甘泉,飞来富石骨。

苏桥十里风,胜果一天月。

钱祠无佳处,一片好石码。

孤山旧亭子,凉荫满林樾。

一年一桃花,一岁一白发。

南高看云生,北高见月没。

楚人无羽毛,能得凡游越。

范景文《西湖》诗: 湖边多少游观者,半在断桥烟雨间。

尽逐春风看歌舞,凡人着眼看青山。

张岱《西湖》诗: 追想西湖始,何缘得此名。

恍逢西子面,大服古人评。

冶艳山川合,风姿烟雨生。

奈何呼不已,一往有深情。

一望烟光里,苍茫不可寻。

吾乡争道上,此地说湖心。

泼墨米颠画,移情伯子琴。

南华秋水意,千古有人钦。

到岸人心去,月来不看湖渔灯隔水见,堤树带烟熇。

真意言词尽,淡妆脂粉无。

问谁能领略,此际有髯苏。

又《西湖十景》诗: 一峰一高人,两人相与语。

此地有西湖,勾留不肯去。

(两峰插云) 湖气冷如冰,月光淡于雪。

肯弃与三潭,杭人不看月。

(三潭印月) 高柳荫长堤,疏疏漏残月。

蹩躠步松沙,恍疑是踏雪。

(断桥残雪) 夜气滃南屏,轻岚薄如纸。

钟声出上方,夜渡空江水。

(南屏晚钟) 烟柳幕桃花,红玉沉秋水。

文弱不胜夜,西施刚睡起。

(苏堤春晓) 颊上带微酡,解颐开笑口。

何物醉荷花,暖风原似酒。

(曲院风荷) 深柳叫黄鹂,清音入空翠。

若果有诗肠,不应比鼓吹。

(柳浪闻莺) 残塔临湖岸,颓然一醉翁。

奇情在瓦砾,何必藉人工。

(雷峰夕照) 秋空见皓月,冷气入林皋。

静听孤飞雁,声轻天正高。

(平湖秋月) 深恨放生池,无端造鱼狱。

今来花港中,肯受人拘束?

关于茶文化的诗句

一 诗1卢仝,自号玉川子,爱茶成癖,被后人尊为茶中亚圣,他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即《饮茶歌》是他在品尝友人谏议大夫孟简所赠新茶之后的即兴之作,是一首著名的咏茶的七言古诗:日高丈五睡正浓,军将打门惊周公。

口云谏议送书信,白绢斜封三道印。

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

闻道新年入山里,蛰虫惊动春风起。

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

仁风暗结珠蓓蕾,先春抽出黄金芽。

摘鲜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

至尊之余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

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

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颠崖受辛苦。

便为谏议问苍生,到头还得苏息否?(月团喻指茶饼)该诗又称《七碗茶诗》。

它以神逸的笔墨,描写了饮茶的好处,为世人称奇。

诗中描述诗人关闭柴门,独自煎茶品尝,茶汤明亮清澈,精华浮于碗面。

碧云般的热气袅袅而上,吹也吹不散。

诗人刚饮一碗,便觉喉舌生润,干渴顿解;两碗下肚,胸中孤寂消失;三碗之后,精神倍增,满腹文字油然而生;四碗饮后,身上汗水漫漫冒出;平生不快乐的事情,随着毛孔散发出去了;喝了第五碗,浑身都感到轻松、舒服;第六碗喝下去,仿佛进入了仙境;第七碗可不能再喝了,这时只觉两胶 生出习习清风,飘飘然,悠悠地飞上了青天,“蓬莱山,在何处?”诗人要乘此清风而去!优美的诗句,高雅的立意,深受历代文人的喜爱。

诗人把茶饼比喻为月,于是后代诗作反复摹拟其意。

如苏武的“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

”“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

”特别是“唯有两 习习清风生”一句,文人尤爱引用,梅尧臣“亦欲清风生两 ,以教吹去月轮旁。

”卢仝的号玉川子,也因而为人们津津乐道。

陈继儒“山中日月试新泉,君合前身老玉川。

”《七碗茶诗》在描绘饮茶好处之时,同时对帝王们凭借显赫权势为所欲为的骄横也作了巧妙的讽刺:“天子欲尝阳羡茶,百草不放先开花”,既把贡茶采制的季节(在百花开放之前采摘)烘托显示出来,又把帝王凌驾一切的嚣张之势暗示出来。

2齐已的《咏茶十二韵》是一首优美五言排律。

百草让为灵,功先百草成。

甘传天下口,贵占火前名。

出处春无雁,收时谷有莺。

封题从泽国,贡献入秦京。

嗅觉精新极,尝知骨自轻。

研通天柱响,摘绕蜀山明。

赋客秋吟起,禅师昼卧惊。

角开香满室,炉动绿凝铛。

晚忆凉泉对,闲思异果平。

松黄干旋泛,云母滑随倾。

颇贵高人寄,尤宜别柜盛。

曾寻修事法,妙尽陆先生.齐己名德生,姓胡氏,潭之益阳人,出家大沩山同庆寺,复栖衡岳东林,自号衡岳沙门。

这首五言排律的茶诗共有十二联。

前二联首先介绍了百草之灵的茶所具有的品性,后十联分别描绘了茶的生长、采摘、入贡、功效、烹煮、寄赠等一系列茶事,语言上的对仗堪称一绝,除首尾二联外,每联上下两句都对仗工整,极显语言的优美整饬。

3唐朝诗人元稹的宝塔诗《一字至七字茶诗》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这是一道饶有趣味的诗,在描写上,有动人的芬芳:香叶,有楚楚的形态:嫩芽,曲尘花,还有生动的色彩:“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饮茶之时,应是夜后陪明月,晨前对朝霞,真是如神仙般的生活,可谓“睡起有茶饴有饭,行看流水坐看云”(《痴绝翁》);而茶可洗尽古今人不倦,又是何等的妙用啊。

4关于采茶的,我们来看唐朝刘禹锡的《西山兰若试茶歌》(节选):山僧后檐茶数从,春来映竹抽新茸。

宛然为客振衣起,自傍芳丛摘鹰嘴。

暮春时节的清晨,那时山上晨气清稀,露香犹在,在山寺后的绿茶丛中采摘形如鹰嘴的嫩芽,让人感受到的是幻术般的露的芬芳和风雅发生。

煮茶、煎茶需要洁净的茶具,5“素瓷传静夜,芳气满闲轩”(唐·陆士修《五言月夜啜茶联句》),6“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唐·徐夤《茶盏》);讲究用轻清之水煎茶,用泉水、江水,甚至用松上雪、梅花蕊上雪,清高鹗在《茶》中就曾写道:7“瓦铫煮春雪,淡香生古瓷。

晴窗分乳后(分乳即泡茶),寒夜客来时”;更需水沸适度:8“时看蟹目溅,乍见鱼鳞起。

声疑松带雨,饽恐生烟翠”(唐·皮日休《煮茶》),因此煮茶的过程是别具情趣的,其中宋代苏轼的那首9《汲江煎茶》,刻画情景细致入微,又兼传神写意,颇有独到处: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

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

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泻时声。

枯肠未晚禁三碗,生听荒城长短更。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凄冷的夜晚,诗人独自到江边汲水,江畔寂寥无人,正是“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的景象。

踩在钓石上,用瓢舀水,月影随入;小杓分江,江水入瓶……归到家中,生...

张岱的生平

一、张岱的名士风度 张岱(1597-1684年,一说卒于1689年),字宗子、石公,号陶庵、蝶庵、会稽外史等,山阴(今浙江绍兴)人,祖籍四川绵竹,故又自称“蜀人”、“古剑”。

张岱出身于仕宦之家。

高祖天复,官至云南按察副使,甘肃行太仆卿。

曾祖张元汴,隆庆五年(1571)状元及第,官至翰林院侍读,詹事府左谕德。

祖父张汝霖,万历二十三年(1595)进士,官至广西参议。

父张耀芳,副榜出身,为鲁藩右长史。

张岱的出身,又是书香门第,家学渊源。

先辈均是饱学之儒,精通史学、经学、理学、文学、小学和舆地学。

天复、元汴父子曾撰修《绍兴府志》、《会稽志》及《山阴志》,“三志并出,人称谈迁父子。

”(《家传》)(下引张岱诗文及评论出自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出版、夏咸淳点校的《张岱诗文集》者,均只注篇名。

)祖父汝霖,“幼好古学,博览群书。

”(同上)至老,手不释卷。

曾积三十年之精神,撰修《韵山》,后因与《永乐大典》类同而辍笔(《陶庵梦忆韵山》)。

张氏三世藏书,岱“自垂髫聚书四十年,不下三万卷。

”(《陶庵梦忆三世藏书》)张岱的出身,还是一个文艺之家。

祖孙几代都工诗擅文,咸有著述。

天复有《鸣玉堂稿》,元汴有《不二斋稿》,汝霖有《石介园文集》,耀芳“善歌诗,声出金石。

”(《家传》)张氏从汝霖起,自蓄声伎,讲究此道。

耀芳“教习小蹊,鼓吹戏剧。

”(《家传》)到张岱这辈,则“主人精赏鉴,延师课戏,童手指千。

蹊童到其家,谓‘过剑门’,焉敢草草。

”(《陶庵梦忆过剑门》)他拜师学琴,习曲三十余首,指法“练熟还生,以涩勒出之。

”(同上《绍兴琴派》)并“结丝社,月必三会之。

”(同上《丝社》)张岱仲叔联芳,“能写生,称能品”,与沈周、文征明、董其昌、李流芳辈“相伯仲”。

又好古玩,富收藏,精鉴赏,“所遗尊?、卣彝、名画、法锦,以千计。

”(《附传》)张岱耳濡目染,亦自手眼不低,所作种种文物古玩之题铭,诸多磁窑铜器之品评,确为行家里手。

张岱生活在明清鼎革之际。

明中叶以后,宦官擅权,奸臣当道,特务横行,党争酷烈,内忧外患,愈演愈烈。

贤能忠直,或被贬逐,或遭刑戮。

与此同时,思想界涌现了一股反理学、叛礼教的思潮。

以王艮、李贽为代表的王学左派,公开标榜利欲、情欲为人之本性,反对理学家的矫情饰性,主张童心本真,率性而行。

这无疑是对传统礼教的反叛,对程朱“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的挑战。

在这种思潮的推动下,文人士子在对社会黑暗绝望之余,纷纷追求个性解放:纵欲于声色,纵情于山水,最大程度地追求物质和精神的满足。

他们一方面标榜高雅清逸,悠闲脱俗,在风花雪月、山水园林、亭台楼榭、花鸟鱼虫、文房四宝、书画丝竹、饮食茶道、古玩珍异、戏曲杂耍、博弈游冶之中,着意营造赏心悦目、休闲遣兴的艺术品味,在玩赏流连中获得生活的意趣和艺术的诗情;另一方面他们在反叛名教礼法的旗号下,放浪形骸,纵情于感官声色之好,穷奢极欲,焚膏继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人情以放荡为快,世风以侈靡相高。

”(张瀚《松窗梦语》卷七)如果说前者主要表现他们的避世玩世的话,那末后者主要发泄他们的傲世愤世。

在张氏祖孙的交游中,不乏这样的文人名士。

如徐渭、黄汝亨、陈继儒、陶望龄、王思任、陈章侯、祁彪佳兄弟等,正是这样的家庭出身,这样的社会思潮、人文氛围,造就了张岱的纨绔习气和名士风度,决定了他的《陶庵梦忆》、《西湖梦寻》和《王郎?文集》的主要内容。

张岱自称: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

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

(《自为墓志铭》)可谓兼纨绔子弟的豪奢享乐习气和晚明名士文人纵欲玩世颓放作风兼而有之。

张岱博洽多通,经史子集,无不该悉;天文地理,靡不涉猎。

虽无缘功名,却有志撰述。

一生笔耕不辍,老而不衰。

所著除《自为墓志铭》中所列十五种之外,还有《王郎?诗集》、《有明于越三不朽图赞》、《石匮书后集》、《奇字问》、《老饕集》、《陶庵肘后方》、《茶史》、《桃源历》、《历书眼》、《涫朗乞巧录》、《柱铭对》、《夜航船》、杂剧《乔坐衙》、传奇《冰山记》等共三十余种。

其中《夜航船》一书,内容殆同百科全书,包罗万有,共计二十大类,四千多条目。

张岱涉猎之广泛,著述之宏富,用力之勤奋,于此可见。

而他与一般玩物之纨绔、玩世之名士的畛域,也于此分界。

张岱对于自己的才高命蹇,是不胜其愤的,并将其愤世疾俗之情,寓于山水:以绍兴府治,大如蚕筐。

其中所有之山,磊磊落落,灿若列眉,尚于八山之外,犹遗黄琢。

则郡城之外,万壑千岩,人迹不到之处,名山胜景,弃置道旁,为村人俗子所埋没者,不知凡几矣。

(《黄琢山》)余因想世间珍异之物,为庸人埋没者,不可胜记。

而尤恨此山生在城市,坐落人烟凑集之中,仅隔一垣,使世人不得一识其面目,反举几下顽石以相诡溷。

何山之不幸,一至于此。

(《峨眉山》) 这两段文字,一则言名山胜景被埋没之多,另一则言其被埋...

关于时间的诗句,并标明作者和住处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日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汉乐府《长歌行》,“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宋·岳飞·《满江红》;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平日弗用功,自到临期悔.明·张岱《课儿读》;

关于“雷峰塔”的诗句有哪些?

扫花游(西湖十咏·雷峰落照)朝代:宋代作者:陈允平原文:1. 数峰蘸碧,记载酒甘园,柳塘花坞。

最堪避暑。

爱莲香送晚,翠娇红妩。

2.欸乃菱歌乍起,兰桡竞举。

日斜处。

望孤鹜断霞,初下芳杜。

2.遥想山寺古。

看倒影金轮,逆光朱户。

暝烟带树。

有投林鹭宿,凭楼僧语。

可惜流年,付与朝钟暮鼓。

漫凝伫。

步长桥、月明归去。

3.张岱雷峰塔闻子状雷峰,老僧挂偏裘,日日看西湖,一生看不足。

4.时有熏风至,西湖是酒床,醉翁潦倒立,一口吸西江。

明末清初的张岱是一个怎样的人

张岱(1597年~1679年)又名维城,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天孙,别号蝶庵居士,晚号六休居士,汉族,山阴(今浙江绍兴)人。

寓居杭州。

出生仕宦世家,少为富贵公子,精于茶艺鉴赏,爱繁华,好山水,晓音乐,戏曲,明亡后不仕,入山著书以终。

张岱为明末清初文学家、史学家、散文家,其最擅长散文,著有《琅嬛文集》《陶庵梦忆》《西湖梦寻》《三不朽图赞》《夜航船》等绝代文学名著。

有关描写泰山的诗句

关于泰山的诗: 泰山--张岱 正气苍茫在,敢为山水观? 阳明无洞壑,深厚去峰峦。

牛喘四十里,蟹行十八盘。

危襟坐舆笋,知怖不知欢。

望岳 杜甫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游泰山 李白 其一 四月上泰山 石屏御道开 六龙过万壑 涧谷随萦回 马迹绕碧峰 于今满青苔 飞流洒绝巘 水急松声哀 北眺崿嶂奇 倾崖向东摧 洞门闭石扇 地底兴云雷 登高望蓬瀛 想象金银台 天门一长啸 万里清风来 玉女四五人 飘摇下九垓 含笑引素手 遗我流霞杯 稽首再拜之 自愧非仙才 旷然小宇宙 弃世何悠哉 其二 清晓骑白鹿 直上天门山 山际逢羽人 方瞳好容颜 扪萝欲就语 却掩青云关 遗我鸟迹书 飘然落岩间 其字乃上古 读之了不闲 感此三叹息 从师方未还 其三 平明登日观 举手开云关 精神四飞扬 如出天地间 黄河从西来 窈窕入远山 凭崖览八极 目尽长空闲 偶然值青童 绿发双云鬟 笑我晚学仙 蹉跎凋朱颜 踌躇忽不见 浩荡难追攀 其四 清斋三千日 裂素写道经 吟诵有所得 众神卫我形 云行信长风 飒若羽翼生 攀崖上日观 伏槛窥东溟 海色动远山 天鸡已先鸣 银台出倒景 白浪翻长鲸 安得不死药 高飞向蓬瀛 其五 日观东北倾 两崖夹双石 海水落眼前 天光遥空碧 千峰争攒聚 万壑绝凌历 缅彼鹤上仙 去无云中迹 长松入云汉 远望不盈尺 山花异人间 五月雪中白 终当遇安期 于此炼玉液 其六 朝饮王母池 暝投天门关 独抱绿绮琴 夜行青山间 山明月露白 夜静松风歇 仙人游碧峰 处处笙歌发 寂静娱清晖 玉真连翠微 想象鸾凤舞 飘摇龙虎衣 扪天摘匏瓜 恍惚不忆归 举手弄清浅 误攀织女机 明晨坐相失 但见五云飞...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