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净沙秋思诗词赏析

文学网 时间:2020-11-18 18:28:52

天净沙 秋思 赏析

文学赏析 天净沙·秋思--闻名书法家崔国伟书 这首小令很短,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个字,全曲无一“秋”字,但却描画出一幅苍凉动听的秋郊落日图,而且正确地转达出旅人凄苦的心情。

这首被赞为秋思之祖的胜利曲作,从多方面体现了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特性。

1、以景托情,寓情于景,在景情的融合中组成一种苍凉悲苦的意境。

中国古典诗歌十分讲求意境的缔造。

意境是中国古典诗歌美学中的一个首要范围,它的本色特性在于情形融合、心物合一。

情与景可否妙合,成为可否组成意境的关头。

清王夫之《萱斋诗话》曰:“情形名为二,而实不成离。

神于诗者,妙合无垠。

”王国维《人世词话删稿》云:“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马致远这首小令,前四句皆写景致,这些景语都是情语,“枯”“老”“昏”“瘦”等字眼使浓厚的秋色之中蕴含着无穷苍凉悲苦的情调。

而末了一句“断肠人在海角”作为曲眼更具备一语道破之妙,使前四句所描之景成为人勾当的情况,作为海角断肠人心里悲惨情绪的触发物。

曲上的景物既是马致远旅途中之所见,乃眼中物。

但同时又是其情绪载体,乃心中物。

全曲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形妙合,组成了一种动听的艺术地步。

2、使用浩繁密集的意象来表达作者的羁旅之苦以及悲秋之恨,使作品布满浓厚的诗情。

意象是指泛起在诗歌之中的用以转达作者情绪,寄寓作者头脑的艺术形象。

中国古典诗歌每每具备使意图象繁复密集的特点。

中国古代很多诗人经常在诗中慎密地分列浩繁的意象来脸色达意。

马致远此曲较着地体现出这一特点。

短短的二十八字中分列着十种意象,这些意象既是断肠人糊口的真实情况,又是他心里繁重的哀伤悲惨的载体。

若是没有这些意象,这首曲也就不复存在了。

与意象的繁复性并存的是意象表意的单一性。

在统一作品之中,分歧的意象的职位地方比力平衡,并没有决心凸起的个别,其情绪指向趋于一致,即浩繁的意象每每配合转达着作者的统一情绪基调。

此曲亦如斯。

作者为了表达本身难过感慨的情怀,选用浩繁的物象入诗。

而这些物象可以或许转达作者的心里情绪,情与景的连系,便使作品中意象的情绪指向显现一致性、单一性。

浩繁的意象被作者的统一情绪的线索串连起来,组成一幅完备的丹青。

意象的繁复性与单一性的连系,是造成中国古典诗歌意蕴深挚、地步调和、诗味浓重的首要缘由。

古典诗歌中意象的放置每每具备多而稳定,条理分明的特色,这类有序性的发生患上力于作者以时间、空间的正常次序来放置意象的习气。

有人称马致远的这首《天净沙·秋思》为“并列式意象组合”,实在并列之中仍然体现出必定的次序来。

全曲十个意象,前九个天然地分为三组。

藤缠树,树上落鸦,第一组是由下及上的分列;桥、桥下水、水边住家,第二组是由近由远的分列;古驿道、道上西风瘦马,第三组是从远方而到今朝的分列,中心略有变革。

因为中心插入“西风”写触感,变换了描述角度,于是增长了意象的跳跃感,但这类跳跃还是局部的,不超越秋天景色的范畴。

末了一个意象“斜阳西下”,是全曲的年夜布景,它将前九个意象全数统摄起来,造成一时多空的排场。

因为它自己也是放远眼光的产品,是以作品在总体上也浮现出由近及远的空间分列次序。

从老树到流水,到旧道,再到斜阳,作者的视线层层扩展,步步拓开。

这也是意象有序性的浮现之一。

3、善于加工提炼,用极为精练的白描伎俩,勾画出一由游子暮秋远行图。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小令中泛起的意象其实不别致。

此中“旧道”一词,最先泛起在签名为李白《忆秦娥·箫声咽》词中“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旧道音尘绝”。

宋张炎《壶中天·扬舲万里》词中也有“老柳官河,夕阳旧道,风定波犹直”。

董解元《西厢记》中有一曲【仙吕·赏花时】:“夕照平林噪晚鸦,风袖翩翩吹瘦马,一经入海角,冷落古岸,衰草带霜滑。

看见个孤林端入画,蓠落萧疏带浅沙。

一个老迈伯打鱼虾,横桥流水。

草屋映荻花。

”此中有六个意象泛起在马曲之中。

又有元朝无名氏小令《醉中天》(见《乐府新声》):“老树悬藤挂,夕照映残霞。

隐约平林噪晓鸦。

一带山如画,懒设设鞭催瘦马。

斜阳西下,篱笆草屋人家。

”也有六个意象与马曲不异。

十分较着,《醉中天》是从《赏花时》中脱化而来,摹拟陈迹犹在,二曲中泛起的意象虽与马曲多有不异的地方,但相比之下,皆不如《天净沙·秋思》质朴、天然、简练。

马致远在创作《天净沙·秋思》时遭到董曲的影响以及开导,这是无疑的,但他不是一味仿照,而是凭据本身的糊口体验与审美眼光进行了从新创作。

在景物的选择上,他为了凸起与强化凄切凉悲苦的情绪,拔取了最能体现秋季苍凉萧条景致,最能浮现羁旅行人伶丁难过情怀的十个意象入曲,将本身的情绪浓缩于这十个意象之中,末了才以点晴之笔揭示全曲主题。

他删了一些尽管很美,但与表达的情绪不合的景物。

如草屋映荻花,夕照映残霞,一带山如画,使全曲的意象在表达情绪上具备同一性。

在文句的磨炼上,马致远充实显示了他的才气,前三句十八个字中,全是名词以及形容词,无一动词,各类景物的瓜葛和它们各自的动态与外形,全...

天净沙秋思马致远赏析

枯藤老树昏鸦③,小桥流水人家④,旧道西风瘦马⑤。

斜阳西下,断肠人在海角⑥。

赏析:这支散曲以精粹的语言、巧妙的构想,把老拙的树、枯干的藤、暮色中的乌鸦、简陋的小桥、清凉的溪水、希罕的人家、冷落的道路、严寒的西风、将落的太阳这些天然景物组织起来,渲(xuàn)染了暮秋薄暮的冷落气氛,反映了古代阔别家乡的人在秋日思乡的豪情。

尽管情调低落一些,但意境确是很美的。

全篇读来,音节调和委婉,诗中有画,是元人散曲中的一片名作。

注释:①、天净沙:散曲曲牌名。

②、秋思:秋色引发的愁思。

这曲直的问题。

③、枯藤:干涸的藤子。

昏鸦:黄昏时的乌鸦。

这句说:一根根枯藤环绕纠缠在老树的枝头,上面几只晚归的乌鸦在凄声啼叫。

④、这句说;有一座小桥,桥下是清清的流水,桥边有零寥落落的几户人家。

⑤、旧道:古老冷落的道路。

西风:指金风抽丰。

这句说;阵阵金风抽丰之中,一个伶丁的游客,骑着一匹瘦马,在古老冷落的道路上走着。

⑥、断肠人:心境悲戚的人。

海角:天边,指阔别家乡之处。

这两句说:这时候太阳将近落山了,阔别家乡的人内心是何等的悲戚啊!...

天净沙 秋思 赏析

文学赏析 天净沙·秋思--闻名书法家崔国伟书 这首小令很短,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个字,全曲无一“秋”字,但却描画出一幅苍凉动听的秋郊落日图,而且正确地转达出旅人凄苦的心情。

这首被赞为秋思之祖的胜利曲作,从多方面体现了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特性。

1、以景托情,寓情于景,在景情的融合中组成一种苍凉悲苦的意境。

中国古典诗歌十分讲求意境的缔造。

意境是中国古典诗歌美学中的一个首要范围,它的本色特性在于情形融合、心物合一。

情与景可否妙合,成为可否组成意境的关头。

清王夫之《萱斋诗话》曰:“情形名为二,而实不成离。

神于诗者,妙合无垠。

”王国维《人世词话删稿》云:“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马致远这首小令,前四句皆写景致,这些景语都是情语,“枯”“老”“昏”“瘦”等字眼使浓厚的秋色之中蕴含着无穷苍凉悲苦的情调。

而末了一句“断肠人在海角”作为曲眼更具备一语道破之妙,使前四句所描之景成为人勾当的情况,作为海角断肠人心里悲惨情绪的触发物。

曲上的景物既是马致远旅途中之所见,乃眼中物。

但同时又是其情绪载体,乃心中物。

全曲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形妙合,组成了一种动听的艺术地步。

2、使用浩繁密集的意象来表达作者的羁旅之苦以及悲秋之恨,使作品布满浓厚的诗情。

意象是指泛起在诗歌之中的用以转达作者情绪,寄寓作者头脑的艺术形象。

中国古典诗歌每每具备使意图象繁复密集的特点。

中国古代很多诗人经常在诗中慎密地分列浩繁的意象来脸色达意。

马致远此曲较着地体现出这一特点。

短短的二十八字中分列着十种意象,这些意象既是断肠人糊口的真实情况,又是他心里繁重的哀伤悲惨的载体。

若是没有这些意象,这首曲也就不复存在了。

与意象的繁复性并存的是意象表意的单一性。

在统一作品之中,分歧的意象的职位地方比力平衡,并没有决心凸起的个别,其情绪指向趋于一致,即浩繁的意象每每配合转达着作者的统一情绪基调。

此曲亦如斯。

作者为了表达本身难过感慨的情怀,选用浩繁的物象入诗。

而这些物象可以或许转达作者的心里情绪,情与景的连系,便使作品中意象的情绪指向显现一致性、单一性。

浩繁的意象被作者的统一情绪的线索串连起来,组成一幅完备的丹青。

意象的繁复性与单一性的连系,是造成中国古典诗歌意蕴深挚、地步调和、诗味浓重的首要缘由。

古典诗歌中意象的放置每每具备多而稳定,条理分明的特色,这类有序性的发生患上力于作者以时间、空间的正常次序来放置意象的习气。

有人称马致远的这首《天净沙·秋思》为“并列式意象组合”,实在并列之中仍然体现出必定的次序来。

全曲十个意象,前九个天然地分为三组。

藤缠树,树上落鸦,第一组是由下及上的分列;桥、桥下水、水边住家,第二组是由近由远的分列;古驿道、道上西风瘦马,第三组是从远方而到今朝的分列,中心略有变革。

因为中心插入“西风”写触感,变换了描述角度,于是增长了意象的跳跃感,但这类跳跃还是局部的,不超越秋天景色的范畴。

末了一个意象“斜阳西下”,是全曲的年夜布景,它将前九个意象全数统摄起来,造成一时多空的排场。

因为它自己也是放远眼光的产品,是以作品在总体上也浮现出由近及远的空间分列次序。

从老树到流水,到旧道,再到斜阳,作者的视线层层扩展,步步拓开。

这也是意象有序性的浮现之一。

3、善于加工提炼,用极为精练的白描伎俩,勾画出一由游子暮秋远行图。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小令中泛起的意象其实不别致。

此中“旧道”一词,最先泛起在签名为李白《忆秦娥·箫声咽》词中“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旧道音尘绝”。

宋张炎《壶中天·扬舲万里》词中也有“老柳官河,夕阳旧道,风定波犹直”。

董解元《西厢记》中有一曲【仙吕·赏花时】:“夕照平林噪晚鸦,风袖翩翩吹瘦马,一经入海角,冷落古岸,衰草带霜滑。

看见个孤林端入画,蓠落萧疏带浅沙。

一个老迈伯打鱼虾,横桥流水。

草屋映荻花。

”此中有六个意象泛起在马曲之中。

又有元朝无名氏小令《醉中天》(见《乐府新声》):“老树悬藤挂,夕照映残霞。

隐约平林噪晓鸦。

一带山如画,懒设设鞭催瘦马。

斜阳西下,篱笆草屋人家。

”也有六个意象与马曲不异。

十分较着,《醉中天》是从《赏花时》中脱化而来,摹拟陈迹犹在,二曲中泛起的意象虽与马曲多有不异的地方,但相比之下,皆不如《天净沙·秋思》质朴、天然、简练。

马致远在创作《天净沙·秋思》时遭到董曲的影响以及开导,这是无疑的,但他不是一味仿照,而是凭据本身的糊口体验与审美眼光进行了从新创作。

在景物的选择上,他为了凸起与强化凄切凉悲苦的情绪,拔取了最能体现秋季苍凉萧条景致,最能浮现羁旅行人伶丁难过情怀的十个意象入曲,将本身的情绪浓缩于这十个意象之中,末了才以点晴之笔揭示全曲主题。

他删了一些尽管很美,但与表达的情绪不合的景物。

如草屋映荻花,夕照映残霞,一带山如画,使全曲的意象在表达情绪上具备同一性。

在文句的磨炼上,马致远充实显示了他的才气,前三句十八个字中,全是名词以及形容词,无一动词,各类景物的瓜葛和它们各自的动态与外形,全...

天净沙秋思赏析

全诗头两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就给人造成一种荒凉昏暗的气氛,又显示出一种清爽清幽的地步,这里的枯藤老树给人以苍凉的感受,昏,点出时间已经是薄暮,小桥流水人家,给人感触幽雅闲致。

12个书画出一幅暮秋荒僻冷僻的村野图景。

旧道西风瘦马,诗人描画了一幅金风抽丰萧瑟凄凉凄苦的意境,为荒僻冷僻的村野图又增长一层冷落感。

斜阳西下使这幅暗淡的画面有了几丝惨澹的光芒,加倍深了悲惨的气氛。

诗人把十种平平无奇的客观景物,巧妙地连绵起来,经由过程枯,老,昏,古,西,瘦六个字,将诗人的无穷愁思天然的寓于图景中。

末了一句断肠人在海角是点睛之笔,这时候在暮秋村野图的画面上,泛起了一名流落海角的游子,在残阳落日的冷落旧道上,牵着一匹瘦马,迎着凄苦的金风抽丰,信步满游,愁肠绞断,殊不知本身的归宿在何方,泄漏了诗人明珠暗投的悲惨情怀。

(347字)

天净沙秋思赏析每一一句的赏析

马致远一曲小令,短短28字,意蕴深远,布局精良,平仄升沉,抑扬有致,音韵铿锵,直贯灵心。

......你看: 斜阳下, 乌鸦归巢, 小桥边,农人回家; 而冷落旧道上, 瑟瑟金风抽丰中, 咱们的主人公倒是疲人瘦马,踽踽独行,夜宿那边, 嫡何往?都还不患上而知。

这又怎不叫他哀肠百转、倍思故里! 全曲不着一"秋", 却写尽暮秋冷落萧瑟的肃杀气象; 不消一"思", 却将游子浓重的乡愁与忧思写患上极尽描摹。

正所谓:“不著一字, 尽患上风骚。

” “枯藤老树昏鸦,” 小令伊始,由近处着笔,“在一株枯藤环绕纠缠的老树枝头,几只乌鸦守在巢边‘哇哇’怪叫”,就将一幅萧瑟肃杀的暮秋景色展示在读者面前,牢牢扣住了读者的心弦。

“藤”、“树”、“鸦”,本是郊外习以为常的景物,并没有出格的地方,可一旦与“枯”、“老”、“昏”连系匹配,一股萧瑟肃杀之气当即从字里行间油然升起,笼罩在读者心头,再加之平仄的转换与音韵的共同,“平淡—仄仄—平淡—”,两字一顿,语调由低转高,再由高转低,“枯、老、昏”挨次递进,紧压过来,让人顿感气味闭塞,真有喘不外气来的感受。

“小桥流水人家,”诗人笔锋一转,读者的视野也随着带向远方,一组布满以及安全详糊口气味的丹青展示在咱们眼前,咱们高度严重的情感也是以一缓,长长地吐出一口吻来。

这既是对远处风光的诗意描画,也浮现了流落的诗人对清闲安静的田园糊口的憧憬与渴想。

在平仄的应用上,采纳了“仄平—平仄—平淡—”的组合方法,语调也因平仄的转换而显患上高兴与缓和起来。

“小桥流水人家”也是以而成为描述诗意的田园糊口的千古绝句。

“旧道西风瘦马。

”诗人笔锋一收,又将咱们从夸姣的向往与憧憬中拉回到无奈的实际里来:旧道萧索、西风残落、瘦马宛然,不管甘愿不甘愿,喜欢不喜欢,人在江湖,身不禁己,浪迹海角的孤行苦旅还患上继承。

“仄仄—平淡—仄仄—”,音声一变,气味也由舒缓再次转为急促,显示出诗人的激忿的情感,咱们的心境也不禁自立地随着严重起来。

“斜阳西下—,”“平淡平仄——”咱们的心再次被诗人揪起来:夕照西逝,暮霭笼罩,颠沛劳累的诗人彻夜会宿在那边?嫡还将去往何方? “断肠人在海角。

” “仄平淡—仄平淡——”诗人发出一声仰天长吁,就此作结。

“伤心的旅人,在遥远的他乡流落流离。

”是伤心?是孤寂?是悲痛?是无助?仍是无奈?又彷佛是兼而有之。

这既是诗人对人生境遇的感怀与嗟叹,也是对那时暗中实际的有力质问以及无情揭破。

受字数限定以上供参考。

...

《天净沙.秋思》全文翻译及赏析

《天净沙·秋思 》马致远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旧道西风瘦马。

斜阳西下, 断肠人在海角。

译文: 枯藤环绕纠缠的老树栖息着黄昏归巢的乌鸦, 小桥旁潺潺的流水映出几户人家, 冷落的旧道上,迎着萧瑟的金风抽丰走来一匹孤傲的瘦马。

斜阳已经经朝西落下,流落未归的游子还在海角。

赏析:这首小令仅五句28字,语言极其凝练却容量庞大,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幅悲绪四溢的“游子思归图”,极尽描摹地转达出流落羁旅的游子心。

这幅丹青由两部门组成: 1、由精心拔取的几组能代表萧秋的景物构成一幅暮色苍莽的秋野图景; 2、抒写心里深处无尽伤痛而独行寒秋的海角游子剪影。

第一幅画共18个字九个名词,此间无一虚词,却天然流利而涵蕴丰硕,作者以其娴熟的艺术技巧,让九种分歧的景物沐于斜阳的清辉之下,象片子镜头同样以“蒙太奇”的笔法在咱们眼前挨次显现,一会儿就把读者带入暮秋时节:几根枯藤环绕纠缠着几颗残落了黄叶的秃树,在金风抽丰萧萧中瑟瑟地颤动,天空中点点寒鸦,声声哀鸣……写出了一片萧飒悲惨的秋天景色,造成一种凄清颓败的空气,烘托出作者心里的悲伤。

咱们可以想象,昏鸦尚能有老树可归,而游子却流落无着,有家难归,此间该是多么的悲苦与无奈啊!接下来,面前显现一座小桥,潺潺的流水,另有依稀袅起炊烟的田舍小院。

这类有人家安居此间的田园小景是那样清幽而甜美,安适而闲致。

这一切,不得不令浪迹海角的游子想起本身家乡的小桥、流水以及亲人。

在这里,以乐景写哀情,使人倍感苍凉,烘托出沉溺堕落异乡的游子那心里旁皇无助的客子之悲。

第二幅画里,咱们可以看到,在萧瑟的金风抽丰中,在寂寞的旧道上,饱尝乡愁的游子却骑着一匹延滞归期的瘦马,在沉沉的暮色中向着远方踽踽而行。

此时,斜阳正西沉,撒下凄冷的斜晖,本是鸟禽回巢、羊牛回圈、人儿归家的团聚时刻,而游子却还是“断肠人在海角”,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流落异乡的游子面临如斯萧瑟苍凉的气象,怎能不悲从中来,怎能不撕心裂肺,怎能不柔肠寸断!一颗流落羁旅的游子心在金风抽丰中鲜血淋淋…… 一支极其简短的小曲,表达了难以尽述的内蕴,形象地描画出海角游子凄楚、悲怆的心里世界,给人以震撼人心的艺术感觉。

让人读之而倍感其苦,咏之而更感其心。

读此曲而不泪下者不明其意也。

这首小令之以是得到如斯高的赞誉,一方面是因为它描画了一幅绝妙的暮秋老景图,真切地浮现出海角沉溺堕落人的孤寂愁苦之情,情调尽管低落,但却反映了那时烦闷的期间气氛,具备必定的社会心义。

另外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它有很高的艺术成绩。

比力较着的特色是: 1.简约与深细相依 前人宋玉曾经用“增之一分则过长,减之一分则过短”,来形容美男身量的恰如其分。

《天净沙秋思》文字之精粹,也能够说到达了不克不及再增、减一字的水平。

全篇仅五句,二十八字,既无浮夸,也不消典,纯用白描勾画出如许一幅生动的图景:暮秋的黄昏,一个露宿风餐的游子,骑着一匹瘦马,迎着一阵阵冷飕飕的西风,在旧道上踽踽独行。

他走过缠满枯藤的老树,看到行将归巢的暮鸦在树梢上回旋;他走过横架在溪流上的小桥,来到溪边的几户人家门前,这时候太阳将近落山了,本身却尚未找到投宿之处,迎接他的又将是一个漫漫的永夜,不由悲从中来,肝肠寸断。

至于游子为何流散到这里?他事实要到哪里去?这些言外之意,尽可任凭读者本身去想象。

这首小令,确凿不愧为言简意丰、以少胜多的佳作。

小令的前三句,十八个字,共写了藤、树、鸦、桥、水、家、道、风、马九种事物,一字一词,一字一景,真堪称“惜墨如金”。

可是,凝炼而其实不简陋,九种事物名称以前划分冠以枯、老、昏、小、流、人、古、西、瘦等浮现各自特性的修饰语,使各个事物都带上了光鲜的个性,又使原本互不相关的事物,在凄凉的暮秋暮色笼罩下,组成了一个同一体。

作者没有写这些事物的方位,也未写这些事物与游子勾当的瓜葛,但读者又可以想象获得,并把它们慎密地接洽起来。

简约之中见出深细。

2.静景与动景相映 《天净沙秋思》的艺术效果,又患上力于胜利地应用映衬技法。

作者将许多相对于自力的事物同时纳入一个画面之中,从而形成动与静、明与暗、布景与主体的互相映衬:处于动态中的“流水”,与处于静态中的“小桥”“人家”相映,更显出情况的清幽;“西风”与“旧道”相映,使道路更见凄凉;在作者勾画的秋天景色图上,一壁是枯藤、老树、昏鸦在金风抽丰萧飒中一派灰暗,一壁是夕照的余辉给枯藤、老树、昏鸦涂上一抹金黄的颜色;“小桥流水人家”,显现一派清雅、安逸的气象,与沉溺堕落他乡的游子相映,使“断肠人”更添悲愁。

从整个构图看,前四句写景,末一句写人。

但人是主体,景物是人勾当的布景,把布景写充实了,主体就被烘托出来了。

这恰是互相映衬的妙用。

3.景致与情思相融 诗言志。

这首小令旨在表达海角沉溺堕落人的凄苦之情。

但人的头脑豪情,是抽象的工具,难于表达。

作者应用传统的寄情于物的写法,把这类凄苦愁楚之情,刻划患上极尽描摹。

枯藤、老树、昏鸦、西风、瘦马、斜阳,这些有形的可感的事物,具备较着的暮秋色采...

观沧海.次北固山下.钱塘湖春行.天净沙秋思.的名句赏析.尽可能简短.合用...

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这两句话点明“观沧海”的位置:诗人登上碣石山顶,居高临海,视线寥廓,年夜海的壮阔气象一览无余。

如下十句描述,概由此拓展而来。

前四行诗句描述沧海气象,有动有静,如“金风抽丰萧瑟,洪波涌起”与“水何澹澹”写的是动景,“树木丛生,百草丰茂”与“山岛竦峙”写的是静景。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是望海初患上的年夜致印象,有点像绘画的粗线条。

在这水波“澹澹”的海上,最早映入眼帘的是那突兀矗立的山岛,它们粉饰在平阔的海面上,使年夜海显患上神奇壮观。

这两句写出了年夜海前景的一般轮廓,下面再层层深刻描述。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金风抽丰萧瑟,洪波涌起。

”前二句详细写竦峙的山岛:尽管已经到金风抽丰萧瑟,草木摇落的季候,但岛上树木繁茂,百草丰美,给人诗意盎然之感。

后二句则是对“水何澹澹”一句的进一层描述:定神细看,在金风抽丰萧瑟中的海面竟是洪波巨澜,汹涌升沉。

这儿,虽是秋日的典范情况,却无半点萧瑟苍凉的悲秋意绪。

作者面临萧瑟金风抽丰,极写年夜海的广宽壮美:在金风抽丰萧瑟中,年夜海波澜壮阔,浩淼接天;山岛挺拔高耸,草木繁茂,没有涓滴凋衰感慨的情调。

这类新的地步,新的格调,正反映了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义士”胸襟。

“日月之行,若出此中;星汉光辉,若出其里。

”前面的描述,是从海的平面去察看的,这四句则接洽廓落无垠的宇宙,纵意宕开年夜笔,将年夜海的气魄以及威力托如今读者眼前:茫茫年夜海与天相接,空蒙浑融;在这雄奇壮丽的年夜海眼前,日、月、星、汉(星河)都显患上眇小了,它们的运行,彷佛都由年夜海自由吐纳。

诗人在这里描述的年夜海,既是面前实景,又融进了本身的想象以及浮夸,展示出一派吞吐宇宙的雄伟景象,年夜有“五岳起方寸”的势态。

这类“覆盖吞吐景象”是诗人“眼中”景以及“胸中”情融合而成的艺术地步。

言为心声,若是诗人没有雄伟的政治理想,没有立功立业的雄心勃勃,没有对出路布满信念的乐观气宇,那是不管若何也写不出如许壮丽的诗境来的。

曩昔有人说曹操诗歌“时露霸气”(沈德潜语),指的就是《观沧海》这种作品。

“幸乃至哉,歌以咏志。

”这是合乐时的套语,与诗的内容无关。

也指出这是乐府唱过的。

次北固山下:诗以对偶句发轫,既工丽,又跳脱。

“客路”,指作者要去的路。

“青山”点题中“北固山”。

作者乘舟,正朝着展示在面前的“绿水”进步,驶向“青山”,驶向“青山”以外遥远的“客路”。

这一联先写“客路”而后写“行舟”,其人在江南、神驰故乡的流散羁旅之情,已经吐露于字里行间,与末联的“乡书”、“归雁”,遥相照应。

颔联的“潮平两岸阔”(也有写作 潮平两岸失),“阔”,是浮现“潮平”的成效。

春潮涌涨,江水浩渺,放眼望去,江面彷佛与岸平了,船上人的视线也因之坦荡。

这一句,写患上恢弘阔年夜,下一句“风正一帆悬”,便愈见杰出。

“悬”是端端直直地高挂着的模样。

诗人不消“风顺”而用“风正”,是由于光“风顺”还不足以包管“一帆悬”。

风虽顺,却很猛,那帆就鼓成弧形了。

只有既是顺风,又是以及风,帆才气够“悬”。

阿谁“正”字,兼包“顺”与“以及”的内容。

这一句写小景已经至关逼真。

但还不仅如斯,如王夫之所指出,这句诗的妙处,还在于它“以小景传年夜景之神”(《姜斋诗话》卷上)。

可以假想,若是在弯弯曲曲的小河里行船,老要转弯子,如许的小景是可贵泛起的。

若是在三峡行船,即便风顺而风以及,却仍然波翻浪涌,如许的小景也是可贵泛起的。

诗句妙在经由过程“风正一帆悬”这一小景,把平野坦荡、年夜江直流、波平浪静等等的年夜景也浮现出来了。

读到第三联,就知道作者是于岁暮腊残,连夜行舟的。

潮平而无浪,风顺而不猛,近看可见江水葱茏,眺望可见两岸空旷。

这显然是一个晴明的、到处泄漏着春季气味的夜晚,孤舟扬帆,缓行江上,不觉已经到残夜。

这第三联,就是浮现江上行舟,行将天亮时的情形。

这一联从来到处颂扬,说:“‘海日生残夜,江春入客岁’,诗人已经来少有此句。

张燕公(张说)手题政事堂,每一示能文,令为楷式。

”(《河岳英魂集》)明朝胡应麟在《诗薮·内编》里说,“海日”一联“形容景物,妙绝千古”。

当残夜还未减退之时,一轮红日已经从海上升起;当客岁还没有逝去,江上已经呈露春意。

“日生残夜”、“春入客岁”,都暗示时序的瓜代,并且是那样匆匆不成待,这怎不叫身在“客[2]路”的诗人顿生思乡之情呢?这两句炼字炼句也极见工夫。

作者从炼意着眼,把“日”与“春”作为复活的夸姣事物的意味,提到主语的位置而加以夸大,而且用“生”字以及“入”字使之拟人化,付与它们以人的意志以及情思。

妙在作者无心说理,却在描述景物、节令之中,蕴含着一种天然的理趣。

海日生于残夜,将驱尽暗中;江春,那江上景物所浮现的“春意”,突入客岁,将赶走严冬。

不仅写景传神,叙事切当,并且浮现出具备广泛意义的糊口真谛,给人以乐观、踊跃、向上的艺术鼓动气力。

此句与“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有异曲同工之妙。

海日东升,春意萌动,诗人放舟于绿水之上,继承向青山以外的客路驶去。

这时候候,一群...

天净沙秋思赏析

全诗头两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就给人造成一种荒凉昏暗的气氛,又显示出一种清爽清幽的地步,这里的枯藤老树给人以苍凉的感受,昏,点出时间已经是薄暮,小桥流水人家,给人感触幽雅闲致。

12个书画出一幅暮秋荒僻冷僻的村野图景。

旧道西风瘦马,诗人描画了一幅金风抽丰萧瑟凄凉凄苦的意境,为荒僻冷僻的村野图又增长一层冷落感。

斜阳西下使这幅暗淡的画面有了几丝惨澹的光芒,加倍深了悲惨的气氛。

诗人把十种平平无奇的客观景物,巧妙地连绵起来,经由过程枯,老,昏,古,西,瘦六个字,将诗人的无穷愁思天然的寓于图景中。

末了一句断肠人在海角是点睛之笔,这时候在暮秋村野图的画面上,泛起了一名流落海角的游子,在残阳落日的冷落旧道上,牵着一匹瘦马,迎着凄苦的金风抽丰,信步满游,愁肠绞断,殊不知本身的归宿在何方,泄漏了诗人明珠暗投的悲惨情怀。

(347字)...

赏析《天净沙秋思》 年夜约100字,急求!!!!

古人论曲,无人推重这首小令。

这首小令很短,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个字,但却描画出一幅苍凉动听的秋郊落日图,而且正确地转达出旅人凄苦的心情。

这首胜利的曲作,从多方面体现了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特性,《天净沙?秋思》属于中国古典诗歌之中最为成熟的作品之一,虽然它属于曲体,具备气概兼豪宕与清爽,意境柔美、咏唱恋情。

在艺术上。

一,恍如唐人绝句(《宋元戏曲考?元剧之文章》)马致远的小令按内容可分为三类、善于加工提炼,用极为精练的白描伎俩,来抒发羁游览子的悲苦情怀,使小我的情绪得到广泛的社会心义。

经由过程以上阐发可以看出:感叹时世、描述景物,艺术目光很高的王国维将它列为元人小令的“最好者”,并评论说、使用浩繁密集的意象来表达作者的羁旅之苦以及悲秋之恨,使作品布满浓厚的诗情,语言凝练,天然流利等特点。

[越调?,在景情的融合中组成一种苍凉悲苦的意境。

二;天净沙]《秋思》堪称其小令中的绝唱,但现实上,在诸多方面体现着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特性。

是以、以景托情,寓情于景:“《天净沙》小令,纯是天籁。

三,勾画出一由游子暮秋远行图。

4、采纳悲秋这一审美情绪体验方法 开展...

就《天净沙 秋思》艺术特点的一个方面进行赏析

比柳宗元年夜一岁的刘禹锡,尽管由于加入政治刷新勾当一样蒙受冲击,但生理经受能力却年夜的多。

刘禹锡贬到朗州,今天湖南常德时,是三十四岁。

正感触喜气洋洋,一醒觉来却被赶出了朝廷,苦闷是可想而知的。

但他这小我求异生理很强,干甚么都想不同凡响,不愿吠形吠声。

“自古逢秋悲寥寂,我言秋天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偿词二首》)悲秋,历来就是诗人的职业病,他却偏要反其道而行之,认为秋高气爽的秋日令人气量气度坦荡,更有诗意。

同时,他的自我浮现欲也比力强,爱显示本身。

晚年与白居易登上一座高塔时,还满意洋洋地唱着:“步步相携不觉难,九层云外倚雕栏。

突然笑语半天上,无穷游人举眼看。

”(《同乐天登栖灵寺塔》)站在塔顶上年夜声谈笑,他竟然以此为乐。

刘禹锡也研究哲学,也深信禅宗,但效果与柳宗元纷歧样,在怎么用于立品处世这一点上,他也获得了脚踏实地的益处,他能经由过程哲学的深思,把糊口中的愁恨化解为一种具备汗青深度的感悟。

如许,他就能从有限的时空跳出来,在更高的层面上求患上生理均衡:巴山楚水苍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念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本日听君唱一曲,暂凭樽酒长精力(《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这两首诗的难得,在于诗人对秋日以及秋色的感觉不同凡响,一反曩昔文人悲秋的传统,唱出了高昂的励志高歌。

诗人深深晓得古来悲秋的实质是志士失志,对实际绝望,对出路灰心,于是在秋日只看到萧条,感触寥寂,去世气沉沉。

诗人同情他们的遭遇以及处境,但分歧意他们的灰心绝望的情绪。

他针对这类寥寂之感,偏说秋日比那万物萌发、欣欣茂发的春季要好,夸大秋日其实不去世气沉沉,而是颇有朝气。

他指惹人们看那振翅高举的鹤,在秋天晴空中,排云直上,强健凌厉,发奋有为,年夜展弘图。

显然,这只鹤是怪异的、孑立的。

但恰是这只鹤的坚强搏斗,打破了秋日的肃杀空气,为年夜天然别出心裁,使志士们精力为之奋起。

这只鹤是不屈志士的化身,搏斗精力的体现。

以是诗人说,“便引诗情到碧霄”。

“诗言志”,“诗情”即志气。

人果然有志气,便有搏斗精力,便不会感触寥寂。

这就是第一首的主题头脑。

这两首《秋词》主题不异,但各写一壁,既可自力成章,又是互为弥补。

其一赞秋气,其二咏秋色。

气以励志,色以冶情。

以是赞秋气以美志向崇高,咏秋色以颂情操明净。

景随人移,色由情化。

景致如容妆,见性格,显道德。

春色以鲜艳媚谄,秋天景色以风骨见长。

第二首的前二句写秋日景致,诗人只是照实地勾画其本质,显示其特点,清白明净,有红有黄,略有色采,吐露出文雅闲淡的情韵,泠然如温文尔雅的正人风采,使人敬肃。

谓予不信,试上高楼一望,便使你感触清彻入骨,头脑澄净,心境寂然深邃深挚,不会像那富贵冶艳的春色,教人轻佻若狂。

末句用“春色嗾人狂”反比陪衬出诗旨,点出全诗暗用拟人伎俩,生动形象,应用巧妙。

这是两首抒发群情的即兴诗。

诗人经由过程光鲜的艺术形象表达深入的头脑,既有哲理意蕴,也有艺术魅力,发人思索,耐人吟咏。

法国年夜作家巴尔扎克说过,艺术是头脑的结晶,“艺术作品就是用最小的面积惊人的地集中了最年夜量的头脑”,于是能唤起人们的想象、形象以及深入的美感。

刘禹锡这两首《秋词》给予人们的不只是秋日的朝气以及素色,更叫醒人们为抱负而搏斗的英雄风格以及崇高情操,得到深入的美感以及兴趣。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