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力:被三个苹果改变的世界

文学网时间:2018-09-01 07:26:17

  ,这篇经典语录是由成功励志网收集整理,有时候一篇文章,一个故事就能让人的一生改变,希望有关于苹果力:被三个苹果改变的世界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这位隶属于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蔷薇目、蔷薇科、苹果亚科、苹果属、真正苹果组、苹果系、苹果种的植物同学,名字叫:苹果。

  它远不止是一种水果,它是寓言、教、、文化、艺术、科技的载体,两千多年来与人类发展进程一同行,直到今天。

  人类苹果始,正如微博上三个苹果的著名段子所言,它了夏娃,砸醒了牛顿,现在握在乔布斯手中。苹果亦是最伟大的,以极具亲和力的方式和沟通着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物质的关系。

  一个苹果所带来的新世界和新世界观,远不止我们专题中所列的26种。它们印证着苹果力--集力、吸引力、创新力、粘合力、力于一体的神奇力量,让人类一次次触摸到现实与未知世界的接口,进而激发更多的探索、创新、冒险;又让人更加真切地体验未来和发现,进而树立起乐观、坚定、挚爱的。

  三个苹果救世界,、知识、。不仅如此,它们为人类了一扇通向未知世界的门,在接过那个苹果的时候,我们都在期待去探索一个未知而充满的世界。

  从夏娃摘下苹果的那一刻开始,人类从此就和苹果牢牢地绑在了一起。驱动她的只是人类的好奇心和心态,却未想到了新世界的大门。这种水果自此被符号化,代表着一代又一代的人类叛离固定模式的努力。

  另一个苹果,则击中了人类最具智慧的头颅。牛顿的故事不论,都在人类探索世界的道上留下了漂亮的一笔。

  接下来是乔布斯的苹果。这个完美主义者和偏执狂,给人们设计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让一种产品成为一个教,一部分人类开始思考新世界的可能性,可大部分人类却从此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接受。

  所以才有微博上那个著名的段子:迄今为止,有3个著名的苹果对人类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一个了夏娃,一个砸醒了牛顿,一个现在握在乔布斯手中。

  男人设计了这个世界,男人了世界的规则,男人说:那棵树的果实你不能吃。为什么?你不需要知道。

  可惜,女人并不这么想。女人是服从直觉的动物,她只自己身体的,智慧之树的果实从开始。其实根本不存在蛇引诱夏娃、夏娃引诱亚当的命题,因为人类的终究会他们去探索未知世界,无论怎样他们都想打开不能打开的盒子。这跟蛇还是女人无关。

  牛顿的故事则完全是男性的逻辑能力在驱动。虽然这个故事有几分附会的色彩--《艾萨克.牛顿爵士生平回忆录》中认为,那颗苹果并没有打中牛顿的头--但大多数人都愿意相信一个在苦苦思索的大科学家被来自自然的力量所点醒,这样传奇式的描述更符合我们的情趣。牛顿从那颗苹果上得到的是,对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的总结,而以往我们只知道是什么,而不知道为什么。

  乔布斯的苹果Logo据说来自吃毒苹果的图灵,虽然Logo设计师不止一次声明并非如此,但粉丝更愿意相信这个有着传奇色彩的附会,这样就和前两个苹果的色彩如出一辙了。乔布斯相信,用户是没有能力提供有价值的的,所以他给粉丝的回电子邮件都是如此简洁:不。你不需要它。

  乔布斯固执地把这个世界的规则设定为他的规则,因为其他的东西都是多余的,因为不。你不需要它。当然,他给我们带来的的确是一个美妙的新世界,人类立刻就陷入这种全新的体验当中。

  所以,夏娃的苹果带我们看到这个新世界,牛顿的苹果带我们了解这个新世界,而乔布斯的苹果则带我们体验这个新世界。有趣的是,乔布斯的规则依然是男人的规则--你必须要用iTunes。为什么?你不需要知道。

  白雪公主因吃毒苹果而死去,帕里斯王子把金苹果给了阿佛洛狄特而引发特洛伊战争,赫拉的结婚礼物是金苹果,威廉.退尔发动人民起义的故事里的重要道具是苹果,纽约是大苹果,我们都爱吃苹果派......

  不过,苹果只是人类选择的符号,重点是在接过它之后,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所有的苹果,都代表着一个未知世界,正如同《黑客帝国》里尼奥面对的两颗胶囊:红色还是蓝色,是回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现,还是跟我们去看看另一个世界?我们选择苹果,是因为我们对现行的旧有模式感到厌倦,不是说旧模式不好,而是人类原始的好奇心总着我们去看看门后面是什么。

  1984年苹果推出Macintosh对抗IBM时,利用《1984》这个概念作了著名广告,把IBM比喻为老大哥。此后,苹果的老大哥概念中还包括微软。乔布斯的苹果,以设计感和体验为我们制造出一种:眼下,你已经被控制了,选择我,你则可以进入一个新的世界。购买苹果产品的消费者,不仅仅是因为苹果产品本身的设计出众,更是因为立刻觉得自己拥有了对抗的力量和不同于庸众的品位--是的,我已经属于另外一个你们完全无解的世界了。

  风水轮流转,2011年,MOTO推出XOOM,广告中把苹果比喻为老大哥--白色线控制了全世界,每个人都把自己关在i字头里,而少数的人则悲哀地望着这些面目模糊的人。这也是苹果战略成功之后的必然结果,苹果产品越畅销,苹果越普及,它也从小众的骄傲变成了大众的,它就从老大哥的对抗者变成了老大哥。

  企业的也正是如此,为我们制造,无论是小众的优越感还是大众的认同感。在苹果公司之前,从迪士尼到麦当劳,从IBM到微软,它们也是这么做的。它们为我们设计生活,设计看世界的方式,他们用来控制人的不是思想,而是产品。

  迪士尼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为儿童建立了米老鼠俱乐部,但他们随即发现比儿童更乐于在Neverland里玩耍。随之而来的就是新模式的建立,迪士尼立刻建立起依赖于衍生品销售、主题乐园和提供梦幻体验三位一体的娱乐模式,让在这里找到臆想中无忧无虑的童年。玩旋转木马是的,但是在迪士尼乐园里玩旋转木马则是光荣的。

  麦当劳则成功地把汽车生活、速度感、工业时代的时髦与食品紧密地连接在一起,它把快餐变成了一种荣耀,成为了进入工业时代的最简洁的方式。正如几十年后的80年代,TANG果珍的广告用TANG,果珍,太空时代饮品作为最大卖点,立刻就抓住了当时对太空充满了好奇与的电视观众。

  其实,每一个企业都渴望成为老大哥,它们希望从产品入手,发明一种模式,让消费者习惯这种模式,从而再也离不开它。它所贡献的一切,都会被粉丝认为是优点,从而接受。

  无论是和经济、商业和产品、IT和电子、生活和趣味,模式设计者都在扮演的角色--不要问为什么,只管去喜欢,你所得到的幸福必将大于承受的痛苦。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召回机制,所以企业和商人还算是。

  人类寻找苹果的过程,就是寻找别人为自己赋予意义的过程。到,从工业到消费,从现实到虚拟,我们都在寻求别人为自己定制一个生活模式。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哲人王掌控这个世界。而现在,商人掌控着这个世界,他们让我们在符号的掩护下并在否定的情况活着。

  《黑客帝国》里的机器以电子手段构建世界,让Matrix比这个世界还要真实。虚拟和现实国度里的模式设计者,从不缺乏规划这个世界的手段,他们如同一般决定我们的生活和喜好。

  我们这个时代有哪些模式规划者?最初,只是商人制造Logo控制我们的,现在以社交网络和苹果为代表的技术力量则似乎要接管我们的数字化--所以,Facebook的扎克伯格被当类2.0造物主,而Techcrunch的主笔阿灵顿则称没有乔布斯的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技术将会安排我们的一切吗?不管你是否承认,以往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技术时代正隐约可见。

  物质丰裕的年代里,拜物教大行其道。你未必每周去读经或者做礼拜,但你必定每天在家里、电梯和公交车上接受广告的洗礼,如波德里亚所言,橱窗、广告、生产的商号和商标在这里起着主要作用,并着一种一致的集体观念,好似一条链子、一个几乎无法分离的整体,它们不再是一串简单的商品,而是一串意义。

  广告公司和传媒是拜物教的布道者。它们负责阐述和意义,消费者负责接收意义,直至最后为这些缥缈的意义买单。各式Logo因而成为最显眼的图腾--你不一定能发出它们的标准读音,但在广告的教育下,你一定明白它来自哪个国家,代表哪一类商品,象征的是古典还是现代。快速消费品行业和时尚行业最热衷于塑造Logo,前者需要横向的地毯式轰炸营造品牌,后者需要纵向的高端价值塑造以高附加值。

  宜家必须让你在里面绕几十分钟,因为他们相信你不能产品的。他们把产品的名称设计得拗口难听,是因为想断绝你和家具之间的情感联系--这样你才能弃之如敝履,在购买目录上的替代品时毫无心理负担。

  Windows几年升级一次,并不是我们有这个需求,而是硬件厂商和配套软件厂商需要挣钱。没有升级,WINTEL和PC厂商的报表数据不会那么好看。你可以选择不升级,代价是不兼容和无法使用--MSN就是这么干的。

  很多网络游戏你可以永远免费玩,但你必须持续不断地购买道具,你在虚拟系统里的能力,和你现实世界中的财务能力是挂钩的,否则你在里面永远都是一个菜鸟。

  乔布斯用i打头的3个产品重新塑造人类的视听和沟通习惯,而扎克伯格几乎仅凭个人之力让Facebook在7年时间内拥有5亿用户。他们不仅塑造了Logo,他们还能用技术的力量让用户产生使用黏性--所以,习惯iPhone的人一般不轻易换手机,天天上Facebook的人肯定要随时更新状态,否则就和跟《社交网络》上的那个倒霉蛋一样,因为忘记修改单身状态,而被女友大骂一顿。

  在Logo的年代里,我们只是被消费产品。而到了极客的年代里,我们是被嵌入到产品中。不只是你使用技术,技术也在玩你。互联网专家杰伦.兰尼尔预言,人类将最终成为电脑的某种外设插件,其功能在于协助后者更有效地外部世界。

  技术控制的背后都站着先知一般的模式设计者。不喜欢iPhone的人可以举出一百个缺点,无法拆卸电池、过于费电、死亡之握......喜欢iPhone的人,一个理由就够了,因为它是苹果的产品。每个人都知道,苹果背后站着完美主义者乔布斯。

  乔布斯一个人决定软件、硬件、系统设计、应用程序、外围周边、广告方案和产品设计,从不信任用户的商业。有两个例子:设计麦金塔电脑机箱的时候,乔布斯故意设计方案,使普通消费者难以拆开,因为他不希望有顾客修改里面的任何东西。在系统的问题上,约翰。斯卡利说:乔布斯认为如果你了系统,人们就会自己动小手脚进行修改,而这些修改是对用户体验的,而他不会交付一种他自己不想提供的用户体验。

  苹果让我们拥有白色的线、流畅的多点触摸、简洁的设计感、贴合的用户体验和无穷无尽的应用程序;Facebook让我们体验和几亿人交往的、数不胜数的社交游戏、通行无阻的FB账号;微软让你在一个平台上,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游戏、上网、写作和看电影。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描述的盛世景象能给我们一点:人们被打点好一切--不愁吃穿,享受着最舒适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可以乘坐私人的超音速飞机,去世界各地度假旅行。经济繁荣和享受生活成为整个社会唯一的哲学。看上去很美好,唯一的问题是,每个人是被幸福的。被恩赐幸福的同时,需要额外代价--这个世界,没有艺术、诗歌,亦没有莎士比亚。

  和美丽新世界一样,苹果、Facebook和微软最大的问题在于封闭--不是商业上的封闭,而是运行规则上的封闭。

  在苹果的世界里,你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程序在应用商店被下架和--苹果是这个世界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你过问。

  在Facebook这个用户超过5亿人的王国里,所有的规则都是扎克伯格制定的,所以我们免费使用这个网站的代价是被广告,因为我们的隐私是商品,而扎克伯格对个人隐私的态度,正如Facebook员工所言,个人隐私?扎克伯格根本就不相信这东西的存在!

  但我们还是趋之若鹜,因为我们懒得思考,以为他们都是好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它们很酷,不使用它,自己就out了。

  《美丽新世界》里的人则说: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需要诗,需要真正的,需要,需要善,需要。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