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红颜知己的诗词有哪些

文学网 时间:2019-09-18 14:50:31

1、《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什么时候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2、《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寿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六合合,乃敢与君绝!

3、《蝶恋花·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蕉萃。

4、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5、《离思》

曾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首,半缘修道半缘君。

1、《卜算子》

北宋李之仪

赏析

李之仪这首《卜算子》深得平易近歌的神气风味,大白如话,复叠回环,同时又具有文人词构想新巧。同住长江边,同饮长江水,却因相隔两地而不克不及相见,此情如水长流不息,此恨绵绵终无绝期。只能对空遥祝君心永似我心,彼此不负相思情义。语极泛泛,豪情却深邃深挚竭诚。假想很新颖,深得平易近歌风味,以情语见长。

这首词的结尾写出了隔断中的永久的爱恋,给人以江水长流情长的感触感染。全词以长江水为抒怀线索。悠悠久江水,既是两边万里阻隔的自然障碍,又是一脉相通、遥寄情思的自然载体;既是悠悠相思、无限别恨的触发物与意味,又是两边永久友情与等候的见证。跟着词情的成长,它的感化也不竭转变,可谓妙用无限。

2、《上邪》

出自 汉乐府平易近歌《饶歌》

赏析

本篇是汉乐府平易近歌《饶歌》中的一首情歌,是一名痴情女子对爱人的强烈热闹剖明,在艺术上很见匠心。诗的主人公在呼天为誓,坦直地暗示了“与君相知,长寿无绝衰”的欲望以后,转而从“与君绝”的角度落墨,这比平铺更有情味。主人公假想了三组独特的天然变异,作为“与君绝”的前提:“山无陵,江水为竭”——江山消逝了;“冬雷震震,夏雨雪”——四时倒置了;“六合合”——再度回到浑沌世界。这些假想一件比一件荒诞,一件比一件古怪,底子不成能产生。这就把主人公执迷不悟的恋爱夸大得无以复加,以致于把“与君绝”的可能从底子上解除了。这类怪异的抒怀体例精确地表达了热恋中人独有的绝对化心理。密意奇想,确切是“短章之神品”。

3、《蝶恋花·柳永》

作者宋朝 柳永

赏析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但是生。“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暗示抒怀主人公安身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成果倒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擅长内心,反说它从遥远的天际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增添画面的视觉性与活动感;另外一方面也是由于其“春愁”是由天际景物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现主人公望断海角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但愿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襟曲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如有万千思路。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畅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荡,颇具波涛。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情愿为忖量伊人而日渐瘦削与蕉萃。“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表示了主人公的刚毅性情与执着的立场,词境也是以得以升华。 贺裳《皱水轩词筌》以为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骚,妾疑将身嫁与平生休。纵被无情弃,不克不及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外“气加婉矣”。实在,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红颜瘦”,固然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后来,王国维在《人世词话》中谈到“古今之成年夜事业、年夜学问者,必颠末三种境地”,被他借用来形容“第二境”的即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蕉萃”。这年夜概恰是柳永的这两句词归纳综合了一种坚持不懈的刚毅性情和执着立场。

4、出处

唐•白居易《长恨歌》

注释

比翼鸟:牝牡比翼而飞的鸟。

连理枝:两棵树分歧根而枝干却合生在一路。

赏析

这两句诗是唐玄宗与杨贵妃真心相爱时,二人所立下的誓语,也是后代情侣最爱好的两句诗。我们两人如在天上,愿意化作那凤凰于飞的小鸟;若在地下,愿意变成枝干相连的树枝。凤凰于飞是形容男女的恩爱相依;树枝连理是比方夫妻的齐心相连。后代情侣经常使用“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两句诗看成誓辞,甘心相爱,永不变心。

5、《离思》

作者 中唐 元稹

赏析

“曾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句话的意思:履历过非常深广的沧海的人,别处的水再难以吸引他;除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掉色。

以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隐喻恋爱之深广笃厚,见过年夜海、巫山,别处的水和云就难以看上眼了,除人所念、钟爱的女子,再也没有能使我动情的女子了。诗人的这个“心上人”,听说是双文,即诗人所写传奇《莺莺传》中的莺莺,诗人因双文身世寒门而丢弃她后,有八九年“不向花回首”(《梦游春七十韵》)。又有人说此诗是为吊唁亡妻韦丛而作,韦丛身世高门,斑斓贤惠,二十七岁早逝后,诗人曾暗示誓不另娶(《遣悲怀·之三》)。两句诗化用典故,取譬极高。前句典出《孟子·尽心上》“不雅于海者难为水”;后句典出宋玉《高唐赋序》“姜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后人援用这两句诗,多喻指对恋爱的虔诚,申明非伊莫属、爱不另与。这两句诗还简缩为成语“曾沧海”,还可比方曾履历过很年夜的排场,眼界坦荡,见多识广,对照较泛泛的事物不放在眼里。

写逝去朱颜良知的诗词

苏轼的《江城子》 :十年存亡两茫茫!不考虑,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苦楚。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打扮。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赏析: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日夜记梦》是宋朝年夜文学家苏轼为吊唁原配老婆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表示了绵绵不尽的忧伤和忖量。此词情义缱绻,字字血泪。上阙写词人对亡妻的深邃深挚的忖量,写实;下阙记叙黑甜乡,抒写了词人对亡妻执着不舍的密意,写虚。上阙记录,下阙记梦,虚实连系,陪衬出对亡妻的忖量,加深全词的哀痛基调。词中采取白描手法,出语如话家常,却字字从肺腑镂出,天然而又深入,平平中寄寓着真淳。全词思致委宛,境地层出,情调苦楚哀婉,为到处颂扬的名作。

求写给朱颜良知的诗句

士为良知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重逢未嫁时。百年拜别在高楼,一代容颜为君尽。感君令媛意,惭无倾城色。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朱颜。

隔山隔水一线牵,

梦里千回暖内心,

诗情话意聊不尽,

重逢一笑为朱颜!

网海初识好知已,

银屏长辞吐真心。

谢君不弃终难忘,

从此夜夜相思情!

一见倾慕爱无悔,为卿痴狂为卿醉,怎奈佳人本无意,我心已死坠循环!

一夜白头万事非,对花对酒断肠归,满地空余梨花雪,鸳鸯什么时候知双飞?

春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喷鼻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幽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顾,那人却在,灯火衰退处。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海角,君隔我天涯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我们只是良知

苏轼为他的朱颜良知所作的诗词!?

  西江月

  苏轼

  玉骨那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

  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幺凤。

  素面常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苏轼词作鉴赏

  这首词明为咏梅,暗为悼亡,是苏轼为吊唁决然随本身贬谪岭南惠州的侍妄朝云而作。词中所描述的惠州梅花,实为朝云斑斓的姿容和高洁的人品的化身。

  词的上阕写惠州梅花的风韵、神韵。首先两句,突兀而起,说惠州的梅花发展瘴疠之乡,却不怕瘴气的侵袭,是因这它有冰雪般的肌体、仙人般的品格。接下来两句说它的仙姿艳态,引发了海仙的羡爱,海仙常常调派使者来到花丛中看望;这个使者,本来是倒挂树上的绿毛小鸟(状如幺凤)。以上数句,逼真地勾画出岭南梅花超尘脱俗的风味。

  下阕追写梅花的描摹。“素面常嫌粉涴”,岭南梅自然明净的面貌,是不屑于用铅粉来妆饰的;施了铅粉,反而袒护了它的天然美容。岭南的梅花,花叶周围皆红,即便梅花谢了(洗妆),而梅叶仍有红色(不褪唇红),称得上是灿艳多姿,年夜可游目骋情。面临着这类美景的东坡,却还有怀抱:“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东坡慨叹爱梅的高贵情操已跟着晓云而成空无,已不再梦见梅花,不象王昌龄梦见梨花云那样做统一类的梦了。句中“梨花”即“梨花云”,“云”字承前“晓云”而来。晓与朝叠韵同义,这句里的“晓云”,可以以为是朝云的代称,流露出这首词的大旨所。

  这首咏梅词空灵含蓄,言近旨远,给人以深深的遐思。词虽咏梅,实有依靠,此中蕴有对朝云的一往情深和无穷思恋。作者既以人拟花,又借比方以花拟人,不管是写人仍是写花都妙得其神韵。张贵《词源》论及咏物词时指出:“体物稍真,则拘而不顺畅;摹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一段意思,全结句,斯为绝妙。”以这一尺度来权衡此词,可以窥见其崇高高贵的艺术技能。

  ●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

  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苏轼词作鉴赏

  以豪宕派著称的苏轼,也常有清爽婉丽之作,这首《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就是这么一首佳构。

  “花褪残红青杏小”,既写了衰亡,也写了新生,残红褪尽,青杏初生,这本是天然界的新陈代谢,但让人感应几分悲惨。睹暮春风景,而抒伤春之情,是古诗词中常有之意,但东坡却从中超脱了。“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作者把视野分开枝头,移向广漠的空间,表情也随之轩敝。燕子飘动,绿水围绕着村上人家。春意盎然,一扫起句的悲惨。用他人经常使用的意象和流利的乐律把伤春与奔放两种对峙的心情化而为一,生怕只有东坡可以自在为之。“燕子飞时”化用晏殊的“燕子来时新社,梨花掉队清明”,点明时候是立春后的第五个戊日,与前后所写风景符合合。

  “枝上柳绵吹又少”,与起句“花褪残红青杏小”,本应同属一组,写枝上柳絮已被吹得愈来愈少。但作者没有接连描述,用“燕子”二句穿插,伤感的音调中注入疏朗的氛围。絮飞花落,最易撩人愁绪。这一“又”字,表白词人看絮飞花落,非止一次。伤春之感,惜春之情,见于言外。这是道地的婉约气概。相传苏轼谪居惠州时曾命妾妇朝云歌此词。朝云歌喉将啭,却已泪满衣衿。

  “墙里秋千墙外道”,天然是指上面所说的阿谁“绿水人家”。因为绿水以内,环以高墙,所以墙门外汉只能听到墙内荡秋千人的笑声,却见不到芳踪,所以说,“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不难想象,此刻发出笑声的佳人正欢畅地荡着秋千。这里用的是隐显手法。作者只写佳人的笑声,而把佳人的面貌与动作,则全数埋没起来,让读者随行人一路去想象,想象一个墙里少女荡秋千的欢喜排场。可以说,一堵围墙,盖住了视野,却挡不住芳华的美,也挡不住人们对芳华美的神驰。这类写法,可谓绝顶高超,用“隐”来激起想象,从而拓展了“显”的意境。一样是写女性,苏东坡一洗“花间派”的“绮怨”之风,情形活泼而不流于艳,豪情真率而不落于轻,难能宝贵。

  从“墙里秋千墙外道”直至结尾,词意流走,趁热打铁。修辞上用的是“顶真格”,即过片第二句的句首“墙外”,紧接第一句句末的“墙外道”,第四句句首的“笑”,紧接前一句句末的“笑”,滔滔向前,不成抑止。按词律,《蝶恋花》本为双叠,上下阕各四仄韵,字数不异,节拍相等。东坡此词,前后豪情色采分歧节拍有异,实是作者文思畅达,信笔挺书,冲破了词律。

  这首词上下句之间、上下阕之间,常常表现出各种扑朔迷离的矛盾。例如上片结尾二句,“枝上柳绵吹又少”,豪情低落:“海角何处无芳草”,强自振奋。这情与情的矛盾是因实际中,词人屡遭迁谪,这里反应出思惟与实际的矛盾。上片偏重哀情,下片偏重欢喜,这也是情与情的矛盾。而“多情却被无情末路”,不但写出了情与情的矛盾,也写出了情与理的矛盾。佳人洒下一片笑声,杳但是去;行人凝睇秋千,空自多情。词人固然写的是情,但此中也渗入着人生哲理。

  江南暮春的风景中,作者借墙里、墙外、佳人、行人一个无情,一个多情的故事,寄寓了他的忧愤之情,也包含了他布满矛盾的人生悖论的思考。

  ●蝶恋花

  苏轼

  记得画屏初会遇。

  美梦惊回,望断高唐路。

  燕子双飞来又去。

  纱窗几度春景暮。

  那日绣帘相见处。

  低眼佯行,笑整喷鼻云缕。

  敛尽春山羞不语。

  人前深意难轻诉。

  苏轼词作鉴赏

  这首词写一个男人对心上人的忖量,哀婉悱恻,柔情似水,其品格不输于“花间”或“婉约”派词家之作。

  “记得画屏初会遇”,写出这恋爱的初步是美好的,使人难忘的,与心爱的人画屏之间的初度会遇,至今记得清清晰楚。紧接着说“美梦惊回,望断高唐路。”是谓情缘俄然被切断,美梦既破,所有夸姣的神驰都成泡影了。“高唐”,即高唐不雅,又称高唐台,古云梦泽中,宋玉《高唐赋》和《神女赋》中写楚怀王和楚襄王都曾于此不雅中梦与巫山神女相遇。“燕子双飞来又去。纱窗几度春景暮”,进一步写出男主人公的一片痴情。固然是“高唐梦断”,情丝却还牢牢相连,恰如梁间的双飞燕春来又秋去,斑斓的春景几度从窗前暗暗走过,而对她的忖量却其实不因时候的流逝而削弱半分。

  “那日绣帘相见处”,忆写相会的时候与地址。“低眼佯行,笑整喷鼻云缕”,活画出女方的娇羞之态,低眉垂眼,假意要走开,却微笑着用手清算本身的鬓发。一个“佯”字,见出她的内疚之态,一个“笑”字,传出钟情于他的心底奥秘。“敛尽春山羞不语,人前深意难轻诉”,进一步写出女方的心里勾当,她敛起眉头不措辞,不是对他无情,实出于害臊。可愈是如斯,愈见出其纯挚。全词活跃而有分寸,细腻而有余味。

  此词布局错落有致。上片写恋爱的“美梦惊回”,下片写甜美的欢会,用的是倒叙。单就上片说,从初会写到分裂,再写到无限尽的忖量,天然又是顺叙。如斯交叉来去,使词盘曲生情,曳生姿,同时,此词以相见之欢反衬相离之苦。下片集中翰墨将荡气回肠的欢会详加描写,就恰是为了反衬公掉恋的疾苦。

  ●点绛唇

  苏轼

  红杏飘喷鼻,柳含烟翠拖轻缕。

  水边朱户。

  尽卷傍晚雨。

  烛影摇风,一枕伤春绪。

  归不去。

  凤楼何处。

  芳草迷归路。

  苏轼词作鉴赏

  这是一种相思怀人之作,写得密意一片,动人至深,足见东坡豪宕而外,别有一番情怀。

  “红杏飘喷鼻,柳含烟翠拖轻缕”,起笔点染春色如画。姹紫嫣红之春景,数红杏、柳烟最具有特点性,故词中素有“红杏枝头春意闹”、“江上柳如烟”之名句。此写红杏意犹未足,更写其喷鼻,着一“飘”字,足见词人感触感染之馨逸。写翠柳,状之以含烟,继之以拖轻缕,既能写出其轻如烟之态,又写出其垂丝拂拂之姿。这里以春色暗示伊人之夸姣。下边二句,遂由景及人。“水边朱户”,点出伊人所居。朱户、临水,透出一种秀雅之致,以暗示伊人之美。“尽卷傍晚雨”,词笔至此终究写出伊人,同时又已轻轻宕开。伊人卷帘,其所见独一片傍晚雨罢了。“傍晚雨”,隐然喻说着一个愁字。冠一尽字,犹言老是,实已道出伊人相思之久,无可何如之情。

  “烛影摇风,一枕伤春绪。”烛影暗承上文傍晚而来,摇风,可见窗户敞开,亦暗合前之朱户卷帘。伤春绪即相思情,一枕,言老是愁卧,悉绪满怀,相思成疾矣。此句又与上片尽卷傍晚雨相映照。上写伊人卷帘愁望傍晚之雨,此写本身相思成疾卧对风烛,遂以虚摹与写实,造成共时之奇境。“归不去”,一语道尽此情没法美满之恨事。“凤楼何处。芳草迷归路。”凤楼朱户归不去。惟有长存于心的瞩望罢了。“何处”二字,问得凄然。瞩望终非实际,实际是两人之间,横互着一段不成超越之间隔。词人以芳草萋萋的旧典象喻之。此路虽是归路,直指凤楼朱户,但实没法超出。着一“迷”字,豪情繁重而深入,迷惘掉落之感,天长地远之恨,跃然纸上。

  起句对杏喷鼻柳烟之一往情深,与结句芳草迷路之回去无计,相反相成,使人向往,意境凄迷。此词成就之妙,还于意境之空灵。红杏柳烟,属相思中之境地,而春色宛然如画。芳草归路,似喻人世阻绝,亦具凄美之感。此词意蕴之本体,实为词人之密意。

  ●少年游

  润州作,代人寄远

  苏轼

  客岁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

  本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

  好似笎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苏轼词作鉴赏

  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三月底、四月初,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因施助哀鸿而远润州时(今江苏镇江)。为依靠本身对老婆王润之的忖量之情,他写下了这首词。此词是作者假托老婆杭思己之作,涵蓄委婉地表示了夫妻两边的一往情深。

  上片写夫妻分袂时候之久,诉说亲人不妥别而别、当归而未归。前三句别离点明拜别的时候——“客岁相送”;拜别的地址——“余杭门外”;别离时的天气——“飞雪似杨花”。把别离的时候与地址说得如斯之分明,申明夫妻间无时无刻不惦记。年夜雪纷飞本不是出门的日子,可是公事身,不能不送丈夫冒雪动身,这类苦楚氛围天然又加深了常日的忖量。后三句与前三句对举,一样点明时候——“本年春尽”,天气——“杨花似雪”,可是客岁送此外丈夫“犹不见还家”。原觉得此次行役的时候不长,当春便可还家,可现在春季已尽,杨花飘絮,却不见人归来,怎能不叫人牵肠挂肚呢?这一段引入了《诗。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手法,而“雪似杨花”、“杨花似雪”两句,对比既工,语亦精致,可谓推陈出新的绝妙好辞。

  下片转写夜晚,着意描绘老婆对月思己的孤寂、难过。“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说的是孤单中,本想仿效李白的“碰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卷起帘子引明月作伴,可是风露又趁机而入,透过窗纱,扑入肚量。结尾三句是说,老婆人世孤寂地忖量丈夫,好似姮娥月宫孤寂地忖量丈夫后羿一样。姮娥垂怜双栖燕子,把她的辉煌与柔情斜斜地洒向那画梁上的燕巢,这就不克不及不使老婆由恋慕双燕,而更忖量远方的亲人。

  词中将“姮娥”与作者之妻类比,以虚衬实,以虚证实,陪衬老婆的孤寂无伴;又以对照陪衬法,经由过程描述双燕相伴的画面,反衬出天上孤寂无伴的姮娥和梁下孤寂无伴的老婆思情之伶丁、凄冷。这一崇高高贵的艺术手法,与上片飞雪与杨花互喻的手法一道,发生了强烈的艺术传染力,深深地感动了读者的心魂。

参考资料:宋词鉴赏辞典

诗词 英雄 朱颜

  咏不雅海云远

  不雅前路,归何处?

  花非花,雾非雾.

  零落星斗不成触.

  佛有怒,心中苦,

  神剑倩绣英雄路.

  天欲绿,海如蓝,

  爷屈死,师悠然.

  魔火烧尽百家寒.

  多情怯,泪始干,

  龙王饮血虎盘跚.

  智愚忠,仁崎岖潦倒,

  信至尽,义蹉跎.

  人世正道源何处?

  良知殇,朱颜涣,

  孤云忍藏天心善.

  远难达,近何就?

  亏奇遇,枉情仇.

  平生功名为枕头.

  长短孰?义焉附?

  真龙假龙化粪土.

  皎皎新月晓晓日,

  辛辛劳苦英雄志!

  赞项羽

  力拔江山世无双,美姬宝马不忍亡。

  可怜将军垓下曲,歌未成行泪成行。

  戮力虽至乌江亭,何颜再会江东郎。

  长虹贯日剑气寒,流芳百世名霸王

  西江月

  苏轼

  玉骨那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

  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幺凤。

  素面常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苏轼词作鉴赏

  这首词明为咏梅,暗为悼亡,是苏轼为吊唁决然随本身贬谪岭南惠州的侍妄朝云而作。词中所描述的惠州梅花,实为朝云斑斓的姿容和高洁的人品的化身。

  词的上阕写惠州梅花的风韵、神韵。首先两句,突兀而起,说惠州的梅花发展瘴疠之乡,却不怕瘴气的侵袭,是因这它有冰雪般的肌体、仙人般的品格。接下来两句说它的仙姿艳态,引发了海仙的羡爱,海仙常常调派使者来到花丛中看望;这个使者,本来是倒挂树上的绿毛小鸟(状如幺凤)。以上数句,逼真地勾画出岭南梅花超尘脱俗的风味。

  下阕追写梅花的描摹。“素面常嫌粉涴”,岭南梅自然明净的面貌,是不屑于用铅粉来妆饰的;施了铅粉,反而袒护了它的天然美容。岭南的梅花,花叶周围皆红,即便梅花谢了(洗妆),而梅叶仍有红色(不褪唇红),称得上是灿艳多姿,年夜可游目骋情。面临着这类美景的东坡,却还有怀抱:“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东坡慨叹爱梅的高贵情操已跟着晓云而成空无,已不再梦见梅花,不象王昌龄梦见梨花云那样做统一类的梦了。句中“梨花”即“梨花云”,“云”字承前“晓云”而来。晓与朝叠韵同义,这句里的“晓云”,可以以为是朝云的代称,流露出这首词的大旨所。

  这首咏梅词空灵含蓄,言近旨远,给人以深深的遐思。词虽咏梅,实有依靠,此中蕴有对朝云的一往情深和无穷思恋。作者既以人拟花,又借比方以花拟人,不管是写人仍是写花都妙得其神韵。张贵《词源》论及咏物词时指出:“体物稍真,则拘而不顺畅;摹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一段意思,全结句,斯为绝妙。”以这一尺度来权衡此词,可以窥见其崇高高贵的艺术技能。

  ●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

  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苏轼词作鉴赏

  以豪宕派著称的苏轼,也常有清爽婉丽之作,这首《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就是这么一首佳构。

  “花褪残红青杏小”,既写了衰亡,也写了新生,残红褪尽,青杏初生,这本是天然界的新陈代谢,但让人感应几分悲惨。睹暮春风景,而抒伤春之情,是古诗词中常有之意,但东坡却从中超脱了。“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作者把视野分开枝头,移向广漠的空间,表情也随之轩敝。燕子飘动,绿水围绕着村上人家。春意盎然,一扫起句的悲惨。用他人经常使用的意象和流利的乐律把伤春与奔放两种对峙的心情化而为一,生怕只有东坡可以自在为之。“燕子飞时”化用晏殊的“燕子来时新社,梨花掉队清明”,点明时候是立春后的第五个戊日,与前后所写风景符合合。

  “枝上柳绵吹又少”,与起句“花褪残红青杏小”,本应同属一组,写枝上柳絮已被吹得愈来愈少。但作者没有接连描述,用“燕子”二句穿插,伤感的音调中注入疏朗的氛围。絮飞花落,最易撩人愁绪。这一“又”字,表白词人看絮飞花落,非止一次。伤春之感,惜春之情,见于言外。这是道地的婉约气概。相传苏轼谪居惠州时曾命妾妇朝云歌此词。朝云歌喉将啭,却已泪满衣衿。

  “墙里秋千墙外道”,天然是指上面所说的阿谁“绿水人家”。因为绿水以内,环以高墙,所以墙门外汉只能听到墙内荡秋千人的笑声,却见不到芳踪,所以说,“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不难想象,此刻发出笑声的佳人正欢畅地荡着秋千。这里用的是隐显手法。作者只写佳人的笑声,而把佳人的面貌与动作,则全数埋没起来,让读者随行人一路去想象,想象一个墙里少女荡秋千的欢喜排场。可以说,一堵围墙,盖住了视野,却挡不住芳华的美,也挡不住人们对芳华美的神驰。这类写法,可谓绝顶高超,用“隐”来激起想象,从而拓展了“显”的意境。一样是写女性,苏东坡一洗“花间派”的“绮怨”之风,情形活泼而不流于艳,豪情真率而不落于轻,难能宝贵。

  从“墙里秋千墙外道”直至结尾,词意流走,趁热打铁。修辞上用的是“顶真格”,即过片第二句的句首“墙外”,紧接第一句句末的“墙外道”,第四句句首的“笑”,紧接前一句句末的“笑”,滔滔向前,不成抑止。按词律,《蝶恋花》本为双叠,上下阕各四仄韵,字数不异,节拍相等。东坡此词,前后豪情色采分歧节拍有异,实是作者文思畅达,信笔挺书,冲破了词律。

  这首词上下句之间、上下阕之间,常常表现出各种扑朔迷离的矛盾。例如上片结尾二句,“枝上柳绵吹又少”,豪情低落:“海角何处无芳草”,强自振奋。这情与情的矛盾是因实际中,词人屡遭迁谪,这里反应出思惟与实际的矛盾。上片偏重哀情,下片偏重欢喜,这也是情与情的矛盾。而“多情却被无情末路”,不但写出了情与情的矛盾,也写出了情与理的矛盾。佳人洒下一片笑声,杳但是去;行人凝睇秋千,空自多情。词人固然写的是情,但此中也渗入着人生哲理。

  江南暮春的风景中,作者借墙里、墙外、佳人、行人一个无情,一个多情的故事,寄寓了他的忧愤之情,也包含了他布满矛盾的人生悖论的思考。

  ●蝶恋花

  苏轼

  记得画屏初会遇。

  美梦惊回,望断高唐路。

  燕子双飞来又去。

  纱窗几度春景暮。

  那日绣帘相见处。

  低眼佯行,笑整喷鼻云缕。

  敛尽春山羞不语。

  人前深意难轻诉。

  苏轼词作鉴赏

  这首词写一个男人对心上人的忖量,哀婉悱恻,柔情似水,其品格不输于“花间”或“婉约”派词家之作。

  “记得画屏初会遇”,写出这恋爱的初步是美好的,使人难忘的,与心爱的人画屏之间的初度会遇,至今记得清清晰楚。紧接着说“美梦惊回,望断高唐路。”是谓情缘俄然被切断,美梦既破,所有夸姣的神驰都成泡影了。“高唐”,即高唐不雅,又称高唐台,古云梦泽中,宋玉《高唐赋》和《神女赋》中写楚怀王和楚襄王都曾于此不雅中梦与巫山神女相遇。“燕子双飞来又去。纱窗几度春景暮”,进一步写出男主人公的一片痴情。固然是“高唐梦断”,情丝却还牢牢相连,恰如梁间的双飞燕春来又秋去,斑斓的春景几度从窗前暗暗走过,而对她的忖量却其实不因时候的流逝而削弱半分。

  “那日绣帘相见处”,忆写相会的时候与地址。“低眼佯行,笑整喷鼻云缕”,活画出女方的娇羞之态,低眉垂眼,假意要走开,却微笑着用手清算本身的鬓发。一个“佯”字,见出她的内疚之态,一个“笑”字,传出钟情于他的心底奥秘。“敛尽春山羞不语,人前深意难轻诉”,进一步写出女方的心里勾当,她敛起眉头不措辞,不是对他无情,实出于害臊。可愈是如斯,愈见出其纯挚。全词活跃而有分寸,细腻而有余味。

  此词布局错落有致。上片写恋爱的“美梦惊回”,下片写甜美的欢会,用的是倒叙。单就上片说,从初会写到分裂,再写到无限尽的忖量,天然又是顺叙。如斯交叉来去,使词盘曲生情,曳生姿,同时,此词以相见之欢反衬相离之苦。下片集中翰墨将荡气回肠的欢会详加描写,就恰是为了反衬公掉恋的疾苦。

  ●点绛唇

  苏轼

  红杏飘喷鼻,柳含烟翠拖轻缕。

  水边朱户。

  尽卷傍晚雨。

  烛影摇风,一枕伤春绪。

  归不去。

  凤楼何处。

  芳草迷归路。

  苏轼词作鉴赏

  这是一种相思怀人之作,写得密意一片,动人至深,足见东坡豪宕而外,别有一番情怀。

  “红杏飘喷鼻,柳含烟翠拖轻缕”,起笔点染春色如画。姹紫嫣红之春景,数红杏、柳烟最具有特点性,故词中素有“红杏枝头春意闹”、“江上柳如烟”之名句。此写红杏意犹未足,更写其喷鼻,着一“飘”字,足见词人感触感染之馨逸。写翠柳,状之以含烟,继之以拖轻缕,既能写出其轻如烟之态,又写出其垂丝拂拂之姿。这里以春色暗示伊人之夸姣。下边二句,遂由景及人。“水边朱户”,点出伊人所居。朱户、临水,透出一种秀雅之致,以暗示伊人之美。“尽卷傍晚雨”,词笔至此终究写出伊人,同时又已轻轻宕开。伊人卷帘,其所见独一片傍晚雨罢了。“傍晚雨”,隐然喻说着一个愁字。冠一尽字,犹言老是,实已道出伊人相思之久,无可何如之情。

  “烛影摇风,一枕伤春绪。”烛影暗承上文傍晚而来,摇风,可见窗户敞开,亦暗合前之朱户卷帘。伤春绪即相思情,一枕,言老是愁卧,悉绪满怀,相思成疾矣。此句又与上片尽卷傍晚雨相映照。上写伊人卷帘愁望傍晚之雨,此写本身相思成疾卧对风烛,遂以虚摹与写实,造成共时之奇境。“归不去”,一语道尽此情没法美满之恨事。“凤楼何处。芳草迷归路。”凤楼朱户归不去。惟有长存于心的瞩望罢了。“何处”二字,问得凄然。瞩望终非实际,实际是两人之间,横互着一段不成超越之间隔。词人以芳草萋萋的旧典象喻之。此路虽是归路,直指凤楼朱户,但实没法超出。着一“迷”字,豪情繁重而深入,迷惘掉落之感,天长地远之恨,跃然纸上。

  起句对杏喷鼻柳烟之一往情深,与结句芳草迷路之回去无计,相反相成,使人向往,意境凄迷。此词成就之妙,还于意境之空灵。红杏柳烟,属相思中之境地,而春色宛然如画。芳草归路,似喻人世阻绝,亦具凄美之感。此词意蕴之本体,实为词人之密意。

  ●少年游

  润州作,代人寄远

  苏轼

  客岁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

  本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

  好似笎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苏轼词作鉴赏

  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三月底、四月初,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因施助哀鸿而远润州时(今江苏镇江)。为依靠本身对老婆王润之的忖量之情,他写下了这首词。此词是作者假托老婆杭思己之作,涵蓄委婉地表示了夫妻两边的一往情深。

  上片写夫妻分袂时候之久,诉说亲人不妥别而别、当归而未归。前三句别离点明拜别的时候——“客岁相送”;拜别的地址——“余杭门外”;别离时的天气——“飞雪似杨花”。把别离的时候与地址说得如斯之分明,申明夫妻间无时无刻不惦记。年夜雪纷飞本不是出门的日子,可是公事身,不能不送丈夫冒雪动身,这类苦楚氛围天然又加深了常日的忖量。后三句与前三句对举,一样点明时候——“本年春尽”,天气——“杨花似雪”,可是客岁送此外丈夫“犹不见还家”。原觉得此次行役的时候不长,当春便可还家,可现在春季已尽,杨花飘絮,却不见人归来,怎能不叫人牵肠挂肚呢?这一段引入了《诗。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手法,而“雪似杨花”、“杨花似雪”两句,对比既工,语亦精致,可谓推陈出新的绝妙好辞。

  下片转写夜晚,着意描绘老婆对月思己的孤寂、难过。“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说的是孤单中,本想仿效李白的“碰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卷起帘子引明月作伴,可是风露又趁机而入,透过窗纱,扑入肚量。结尾三句是说,老婆人世孤寂地忖量丈夫,好似姮娥月宫孤寂地忖量丈夫后羿一样。姮娥垂怜双栖燕子,把她的辉煌与柔情斜斜地洒向那画梁上的燕巢,这就不克不及不使老婆由恋慕双燕,而更忖量远方的亲人。

  词中将“姮娥”与作者之妻类比,以虚衬实,以虚证实,陪衬老婆的孤寂无伴;又以对照陪衬法,经由过程描述双燕相伴的画面,反衬出天上孤寂无伴的姮娥和梁下孤寂无伴的老婆思情之伶丁、凄冷。这一崇高高贵的艺术手法,与上片飞雪与杨花互喻的手法一道,发生了强烈的艺术传染力,深深地感动了读者的心魂。

  参考资料:宋词鉴赏辞典

哀痛的诗句,越多越好!唐诗宋词都可以…

1、《节妇吟·寄东平李司空师道》

唐朝:张籍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缱绻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夫君执戟明光里。

知君专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存亡。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重逢未嫁时。

译文:你明知我已有了丈夫,还偏要送给我一对明珠。我心中感谢感动你情义缱绻,把明珠系在我红罗短衫。我家的高楼就连着皇家的花圃,我丈夫拿着长戟在皇宫里值班。

固然知道你是真心朗朗无讳饰,但我已立誓与丈夫存亡共患难。偿还你的双明珠我两眼泪涟涟,遗憾没有碰到你在我未嫁之前。

2、《虞佳丽·曲阑深处重相见》

清朝:纳兰性德

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苦楚别后两应同,最是不堪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忆来何事最断魂,第一折技花腔画罗裙。

译文:昔时在盘曲的回廊深处,我再一次与你重逢,我顾恤地将你轻轻拥人怀中。两人深隋相偎,低语呢喃,互述久别后的相思情义。

在我的怀里,你的身体微微颤抖,轻轻擦拭着滴落的晶莹泪水,让人无穷地顾恤,而今,记忆中的美好已成别后的苦楚。别离后只感觉半生伶丁,枕上早已经是泪痕点点。最是苦楚清凉,在沉寂月明时分,最是惧怕忆起,那时与你一路泼墨画罗裙。

3、《锦瑟》

唐朝:李商隐

锦瑟无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思?只是那时已怅惘。

译文:瑟本有二十五根弦,但此诗创作于李商隐老婆身后,故五十弦有断弦之意但即便如许它的每弦、每音节,足以表达对那夸姣韶华的忖量。庄周实在知道本身只是神驰那自由安闲的胡蝶。望帝那夸姣的心灵和作为可以打动杜鹃。

年夜海里明月的影子像是眼泪化成的珍珠。只有在彼时彼地的蓝田才能天生如同生烟似的良玉。那些夸姣的事和年月,只能留在回想当中了。而在那时那些人看来那些事都只是泛泛而已,却其实不知爱护保重。

4、《玉楼春·春恨》

宋朝: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轻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万万缕。海角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译文:在绿杨垂柳、芳草萋萋的长亭旧道上,他仿佛情侣等闲地抛下我就登程远去。楼头的钟声惊醒了五更的残梦,心头的离愁就像洒在花底的三月春雨。

无恋人哪里晓得多情的人的忧?,一寸相思愁绪竟化作了万缕千丝。海角地角再远也有穷尽终了那一天,只有怀人的愁思倒是无穷绵长、没有尽期啊。

5、《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唐朝: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译文:默不作声,孤孤独单,独自一人徐徐登上空空的西楼,昂首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垂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孤单地孤立院中,幽邃的天井被覆盖在清凉苦楚的秋色当中。

那剪也剪不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烦意乱的,恰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环绕纠缠在心头,却又是另外一种无可名状的疾苦。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