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端午节的诗词或者散文赏析

文学网 时间:2019-10-05 20:47:08

和端五

张耒

赛舟深悲千载冤,忠魂一去讵能还。

国亡身殒今何有,只留离骚活着间。

七律·端五

殷尧藩(唐)

少年佳节倍多情,老去谁知感伤生;

不效艾符趋风俗,但祈蒲酒话泰平承平。

鬓丝日日添白头,榴锦年年照眼明;

千载贤愚同瞬息,几人湮没几垂名。

蒲月五日

梅尧臣

屈氏已沉死,楚人哀不容。

未尝奈谗谤,徒欲却蛟龙。

未泯生前恨,而追没後踪。

沅湘碧潭水,应自照千峰。

七律·端五

老 舍

端五偏逢风雨狂,村童仍着旧衣裳;

相邀情重携蓑笠,敢为泥深恋草堂;

有客齐心当骨血,无钱买酒卖文章;

昔时此会鱼三尺,不似今朝豆味喷鼻。

端五

李隆基(唐)

端五临中夏,时清日复长。盐梅已佐鼎,曲糵且传觞。

事前人留迹,年深缕积长。当轩知槿茂,向水觉芦喷鼻。

亿兆同归寿,群公共保昌。忠贞如不替,贻后来昆芳。

端五日赐衣

杜甫(唐)

宫衣亦着名,端五被恩荣。细葛含风软,喷鼻罗叠雪轻。

自天题处湿,当暑著来清。意内称是非,毕生荷圣情。

菩萨蛮

陈义(宋)

包中喷鼻黍分边角。彩丝剪就交绒索。樽俎泛菖蒲。年年蒲月初。主人恩义重。对景承欢宠。何日玩山家。葵蒿三四花。

渔家傲

欧阳修(宋)

蒲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渐渐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恰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骊时一弄。犹松。轻易惊破纱窗梦。

浣溪沙

苏轼(宋)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代端五浴芳兰。流喷鼻涨腻满晴川。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花心动

史浩(宋)

槐夏阴浓,笋成竿、红榴正堪攀折。菖歜碎琼,角黍堆金,又赏一年佳节。宝觥交劝周到愿,把玉腕、彩丝双结。最好是,龙舟竞夺,锦标方彻。此意凭谁向说。纷两岸,游人强生区分。输赢既分,些个悲欢,过眼尽归休歇。到头都是强阳气,初不悟、本无生灭。见破底,何必更求指诀。

赏析那

小重山·端五

[元]舒頔(Dí)

碧艾喷鼻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难过,谁复吊沅湘。 旧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舒頔生于1304,死于1377年,处于元明易代之际(元代灭于1368年),正如上文说的“遭逢浊世”。“尝避寇岩谷,被执,頔正色叱贼,贼感而释之”。从“避寇”、“被执”、“叱贼”等词语中我们可以看出,所谓的贼寇指确当然是朱元璋等起义兵,“入明屡召不出,洪武十年(一三七七)终老于家”,这些记录告知我们,舒頔和元代的感情联系。这一点对理解本诗是极为主要的,命题人没有在注释里注明舒頔糊口的时期,影响了考生对诗歌内在的精确掌控,不克不及说是一个掉误。固然,若是安徽的处所教材中有对舒頔其人其诗的先容,又另当别论,由于舒頔是绩溪人,绩溪在安徽,这也是命题人选这首诗的缘由。

本曲以端五节为载体,从面前所见的荆楚端五风尚写起,刻画出一幅热烈忙碌的气象,与下片的“无人解”构成光鲜对照。但沅湘之水却把作者带入了汗青,经由过程纪怀屈原抒发本身对元代覆灭的感伤和不仕明代的节烈,“空难过,谁复吊沅湘” 、“《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等诗句转达就是作者的伤感掉落,而“旧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则表白了作者对元代的忠贞决心。

历来写端五的诗词都良多,多半会提到屈原的往事,借屈原之羽觞浇本身之块垒,或抒发本身郁郁不得志的掉落情怀,或赞美屈原的精力而表白本身的忠义之心,总之,流不尽的沅湘之水,就是中国掉意文人的辛酸之泪。“沅湘碧潭水,应自照千峰”(梅尧臣),“堪笑楚江空渺渺,不克不及洗得直臣冤”(文秀),“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戴叔伦)。

读中国古诗词总让人感觉气闷,而没有发上指冠的酣畅,仿佛他们只会躲在角落里哀怨或表白忠心,历来都不会愤慨似的。最多不外是装聋作哑,“学呆,妆痴,谁解此中意?”“尽教他争甚底,不如他打盹,不如咱沉浸,都不管天和地”,没有几个敢真正站起往来来往怒去喊去抗争!这和《诗经》首创的“悲而不伤,哀而不怨”的温顺敦朴的诗风与屈原的喷鼻草佳丽的艺术传统是分不开的。

中国虽然说是一个诗的年夜国,出现出许很多多的年夜诗人,但贫乏真正有抵挡精力的诗人,这不克不及不说是一种缺憾!

乞助!!端五节诗词 赏析

第一首诗好理解,是唐朝文秀在端五节感怀屈原而做的一首诗。诗的意思很直白,年夜体就是说“端五节是从甚么时辰起头呈现的?之前的人们都传言说是为了记念屈原,他站在楚江边上怅但是笑,这涛涛的江水竞不克不及洗去臣身上的委屈!”

端五节的由来就是屈原投江后,江边的苍生怕鱼儿摧残浪费蹂躏屈原的尸身,边用棕叶包起粽子投入江中,以祭亡灵。

第二首诗很有趣味,他写的是泛泛人家的端五糊口。在端五节的,除要吃粽子,还要喝雄黄酒(白娘子传奇里面有一段就是端五节时,白蛇喝了雄黄酒而现出原型),有些处所还吃桑葚。且家家户户都要贴符水,以祛邪。诗的最后两句说他在自家门口贴了黄符,为的是怕借主来收账,用灵符使他避开。

“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描述的是山村天然的风景。意思年夜概说的是坐落在五重山(深山)里的村子古朴天然,最是修身养性的好处所,漫山的石榴花突然富强地开放了。至于它要表达的意思,没有全诗和出处,也欠好枉自评论。

古诗端五唐文秀赏析

《端五》

唐 文秀

节分端五自谁言,

万古传说风闻为屈原 。

堪笑楚江空渺渺 ,

不克不及洗得直臣冤。

诗人简介:无。年夜概距今1300年。

诗的年夜概意思: 端五节年夜概从甚么时辰起头的?又是为何而设立的?只是平易近间传说,是为了记念爱国诗人屈原。因而我站在楚江上追思,面前一片烟泼浩淼,空空荡荡,我轻视地笑了,为何如斯宽广的年夜江,就不克不及包涵一颗爱国的心,不克不及为勇于说实话的人洗刷委屈呢?

乞助 乞助!~赏析 几首端五诗词

蒲月五日 (梅尧臣)

屈原已沉江自杀,楚报酬他的不被容纳而悲痛。

哪里能避免诽语,只不外试图驱逐蛟龙而已。

没有消弭屈原生前的撼恨,反而追寻他身后的遗踪.

(只留下)碧绿的沅湘水,反照着山岳的影子.

梅公固然在位途上极不满意,而在诗坛上却颇负盛名,他怀着无穷的悲忿、苦闷、巴望和疾苦的表情,写出了《蒲月五日》,借屈原以抒发他的“不遇”情怀。

求有关端五节的几首古诗的翻译和赏析

浣溪沙

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①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②。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鹤发唱黄鸡③。

① 元丰五年(1082)三月谪居黄州时代作。《东坡志林》卷一载:“(余)因往(沙湖)相田得疾,闻麻桥人庞安常善医而

聋,遂往求疗。……疾愈,与之同游清泉寺。寺在蕲水郭门外二里许”。蕲水,今湖北浠水县,在黄州东。兰溪,出箬

竹山,溪两侧多生兰草,故名。

② 萧萧,同潇潇,雨声。子规,杜鹃的别号。

③ 休将,不要。鹤发,指老年。

这是一首触景生慨、包含人生哲理的小词,表现了作者酷爱糊口、乐不雅奔放的人生立场。

上片写暮春游清泉寺所见之幽雅景色。山下溪水潺湲,溪边的兰草才抽出嫩芽,舒展浸泡在溪水中。松柏夹道的沙石巷子,颠末春雨的冲洗,干净无泥。时价日暮,松林间的杜鹃在潇潇细雨中啼叫着。这是一幅何等优美安好的山林景色啊!首七字既点出游清泉寺时的时令,也点明兰溪之名的由来。“浸”字与“皋兰被径兮,斯路渐”(《楚辞·招魂》)中的“渐”字一样,均有“舒展”之意。兰草此际始出“芽”,其芽尚“短”,但朝气勃勃,长势很快,已由岸边舒展至溪水中矣。杜鹃叫声凄婉,本是易激发羁旅之愁的。但作者此际安步溪边,触目不过生意,浑然忘怀红尘的喧哗和宦海的污秽,表情是愉悦的。兼之疾病始愈,有医者相伴游赏,故杜鹃的啼叫亦未能搅乱作者此时之清兴。总之,上片只是写实景,其心里所唤起的应是对年夜天然的爱好及对人生的回味,这就引出了下片的对人生的哲思。

下片就面前“溪水西流”之景生发感伤订定合同论。“百川东到海,什么时候复西归”(汉·《长歌行》)。“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时”。江水的东流不返,正如人的芳华韶华只有一次一样,都是不成抗拒的天然纪律,曾使古今无数报酬之叹伤。而作者此际面临着面前西流的兰溪水,却发生奇奥的联想:既然溪水可以西流,报酬甚么不成以从头具有芳华韶华呢?人生之“再少”,非如道教徒所祈求的“返老还童”,乃是说应连结一种年青的乐不雅的心态。由于人其实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人所能改变的,仅仅是对这个世界的立场和观点。白居易《醉歌》诗有“谁道使君不解饮,听唱黄鸡与白天。黄鸡催晓丑时鸣,白天催年酉前没。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红颜看已掉”诸句,乃嗟老叹衰之词也。作者尾句反用其意,以为即便到了老年末年,也不该有那种“黄鸡催晓”、红颜已掉的衰颓心态,表现了作者在贬谪时代奔放振作的精力状况。

全词的特点是即景抒慨,写景纯用白描,详尽淡雅;抒慨高昂振拔,富有哲理。此前,作者于熙宁六年(1073)曾有诗云:“江边出身两悠悠,久与沧波共白头。造物亦知人易老,故教江水向西流”(《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绝》其三)。乃是在钱塘潮来江水回流时所生发的感伤,与此词旨趣有附近的地方。但那时作者是自请外任,以太常博士直史馆的头衔到斑斓富庶的杭州作通判,是京官下派作处所官,宦途掉意之感其实不浓。此时则是以待罪之官的身份被安设在荒僻的黄州,孤寂痛楚的表情不是等闲可以解脱的。是以,此词下片所表示出来的对芳华活力的呼喊,对老而无为的不雅点的否弃,便显得尤其宝贵。可以说,这类在“命压人头不何如”的窘境中的乐不雅高昂的精力,是苏轼之所以遭到后代爱崇的主要缘由之一。

喜迁莺 (宋·黄裳)

(1)梅霖:梅雨。这三句意谓,梅雨方才停歇,恰是深红色的石榴花争开的时节。写时令之美。

(2)角黍:粽子,因以芦叶裹成角状,故名。晋周处《风土记》:“仲夏端五,烹鹜角黍。”喷鼻蒲:草名,可供食用。金玉:极言其精美、珍贵。玳筵:以玳瑁装潢坐具的宴席。这几句写宴会之盛。

(3)斗巧:角逐技能。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载:“蒲月五日,四平易近并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戏。”玉腕:雪白的手段,指代女子。彩丝双结:把彩丝保持在手段上。《荆楚岁时记》:“以五彩丝系臂,名曰辟兵,使人不病瘟。”两句意谓青年男女用五彩丝缠了手臂在一路斗草游戏。

(4)舣彩舫:把彩船停靠在岸边,舣船拢岸。两两:一双双,一对对。

(5)喧雷:喧响声如雷。方彻:才完结。

(6)高揭:高高掀起,指日暮仍有人不雅赛舟。

(7)钩:形容新月如钩。

此词上片先写端五天然风光,接着铺述各种风尚:尝角黍、品喷鼻蒲、戏斗草、结彩丝,而竞龙舟是此中最昌大的风俗。全词有点有面,有叙有议,声与色齐作,景与情融合。音节浏亮,造语清圆,光彩艳丽,豪情欢畅,恍如一幅承平治世的端五风尚画。

陆游——《渔家傲·寄仲高》

【年月】:宋

【作者】:陆游——《渔家傲·寄仲高》

【内容】

东望山阴何处是?

来往一万三千里。

写得家信空满纸。

流清泪,书回已经是来岁事。

寄词红桥桥下水,扁舟何日寻兄弟?

行遍涯真老矣。

愁无寐,鬓丝几缕茶烟里。

【鉴赏】:

陆升之,字仲高,山阴人,与陆游同曾祖,比陆游年夜十二岁,有“词章俱妙”的才名,和陆游豪情好。

陆游十六岁时赴临安应试,他正好与陆游同业。绍兴二十年(1150),陆升之任诸王宫年夜小学传授,阿附秦桧,以密告秦桧政敌李光作私史事(升之为李光侄婿),擢年夜宗正丞。据韦居安《梅磵诗话》记录,陆游有《送仲高兄宫学秩满赴行在》诗以讽之,诗云:“兄去游东阁,才堪直北扉。莫忧持晚,姑记乞身归。

道义无今古,功名有长短。临分出苦语,不敢计从背。“求全谴责他的行动有背于道义,要获得功名富贵,就不该不择手段,乃至为舆论所非议,是以陆游劝他尽早抽身。仲卓识到陆游的诗就很不欢快。厥后陆游入朝,仲高亦照抄此诗送行,只改”兄“字为”弟“字。两人的思惟分岐,是因对秦桧立场分歧而起。绍兴二十五年秦桧身后,其翅膀蒙受贬逐,仲高是以也远徙雷州达七年。孝宗隆兴元年(1163),陆游罢枢密院编修官,还家待缺,而仲高自已雷州贬归山阴。

是时两人相遇,对床夜话。因为时候的推移和形式的改变,彼此之间的隔膜也已消弭。陆游应仲高之请作《复斋记》,历述其生平出处本末,提到擢升年夜宗正丞那一段,说在他人可以称得上是个美差,仲高升,任此职倒是不幸。在年夜节上,陆游仍不苟且,但口吻却委宛多了;还称道仲高经此挫折,能“落其浮华,以返本根”,要向仲高进修。陆游入蜀后,乾道八年在阆中曾收到仲高写给他的信,有诗记其事。据《山阴陆氏族谱》,仲高死于淳熙元年(1174)六月,次年春陆游在成都始得讯,遂作《闻仲高从兄讣》诗。

这一首《寄仲高》的词,当是淳熙二年之前在蜀所作,只述兄递久别之情,不再说起旧事,已感不必再说了。

上片起二句:“东望山阴何处是?来往一万三千里。”写蜀中与故里山阴间隔之远,为后文写思家和忖量仲高之情发端。“写得家信空满纸”和“流清泪”二句,是为着写思家之情的深切。“空满纸”,情难尽:“流清泪”,情难抑,作者的伤感,深深地传染着读者。作者道不尽的辛酸,岂是“家信”能表述清晰的。“书回已经是来岁事”句,紧接写信的事,自叹徒劳;又呼应起二句,加倍伤感。一封家信的答复,竟要期待到来年,这类情境极其尴尬,而表达却崭新颖。

前人诗词,少见如许写。这一句是全词意境最好的立异之句。这类句,不成多得,也不克不及强求,须从实境实感中天然得来。陆游心情如斯,感到自心中油但是发,正所谓“文章本天成,高手偶得之”。

下片起二句,从思家转到忖量仲高。“寄语红桥桥下水,扁舟何日寻兄弟?”奇妙地借“寄语”流水来表达怀人之情。红桥,在山阴县西七里迎恩门外,当是两人共收支之地,词由桥写到水,又由水引出扁舟;事实上是倒过来想乘扁舟沿流水而到红桥。词题是寄仲高,不是怀仲高,故不专写纪念仲高专写纪念高,只这二句,而“兄弟”一呼,已经是情谊满溢了。

况寄言只凭假想,相寻了无按期,用笔未几,而辛酸之情却更深一层了。陆游分开南郑宣抚使司幕府后,经三泉、益昌、剑门、武连、绵州、罗江、广汉等地至成都;又以成都为中间,展转来往于蜀州、嘉州、荣州等地在奔走中韶华渐逝,已年届五十,故接下去有“行遍海角真老矣”之句。这一句从归乡未得,转到万里流散、韶华老迈之慨。再接下去二句:“愁无寐,鬓丝几缕茶烟里。”典故用自杜牧《题禅院》诗:“觥船一棹百分空,十岁芳华不负公,本日鬓丝禅榻畔,茶烟轻飏落花风。”陆游早年即以经济自大,又以纵饮高傲,同于杜牧;现在老迈无成,几丝鹤发,坐对茶烟,也同于杜牧。出身之感不异,天然轻易引发共识,信手拈用其诗,犹如已出,不见用典的陈迹。这三句,是向仲高告知本身的糊口近况,看似低沉,现实则否则。由于对低沉而有感伤,即是不安于低沉、不甘于低沉的一种表示。

这首词从寄语亲人表达思乡、怀人及本身作客漂荡的情状,语有新意,情亦缱绻,在陆游的词中是笔调较为凄婉之作。它的结尾看似有些低沉,而现实其实不低沉,化愤激不服与强烈热闹为闲适与凄婉,又是陆诗与陆词的常见意境。

诗词舒*<小重山端午>的赏析?

  “空难过”慨叹了众人忙于节日的喜庆,而不睬解或淡忘了端五节厚重的汗青内在;表达对爱国诗人屈原的纪念之情。

  无人解”,抒发了作者不为世俗理解的孤寂落漠情怀,也表达了对屈原忠义气节的崇拜。

  附全诗鉴赏:

  小重山 端五

  碧艾喷鼻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①长。空难过, 谁复吊沅湘②。

  旧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注:①五色臂丝:荆楚风尚,端五节以五彩丝系臂。②沅湘:沅水和湘水。湘水支流中有汨罗江。

  这首词包含了浓厚的平易近族风味,描述的是荆楚之地的端五风尚。全词从“碧艾喷鼻蒲”入笔,“处处忙”道出了端五时节的繁忙。儿共女,庆端阳,描摹出一幅百口团聚共度佳节的温馨,描绘出了中华平易近族在节日当中同享嫡亲的乐趣。“细缠五色臂丝长”,缠五色臂丝是荆楚之地的一种平易近族风尚,是在端五节由孩子们将五色丝带缠在臂上,这类五色的臂丝又叫“朱索”或“长寿缕”,听说可以或许克服鬼魅,企保安然。上阕的最后两句“空难过,谁复吊沅湘”,将全词斥地了一个新的境地,为下阕的吊唁屈原奠基了基调,为抒怀作了铺垫。“空难过”慨叹了众人忙于节日的喜庆,而不睬解或淡忘了端五节厚重的汗青内在;表达对爱国诗人屈原的纪念之情。“谁复吊沅湘”,交接了“空难过”的启事,本来人们忙着过端五,只是一般性地喜庆,而忘怀了这个特别节日所包含的汗青文化内在,谁还记得那为爱国诗人屈原呢?作者有感而发,直指俗弊。在这热烈喜庆的节日里,诗人却“空难过”,与“庆端阳”的热烈构成光鲜的对照。下阕直抒本身的豪情,依然应用了对照手法。就是写悲悼屈子之情思了。“旧事莫论量”,确切,千年已过,人们记住最多的不是屈子的《离骚》,而是汨罗江投河自杀的忠义气节。“千年忠义气,日星光”,日星本是六合的精髓,终明儿不灭,将屈原的千古年夜义与日星之光等量齐观,其实不为过,年夜忠年夜义,应当被永久铭刻。“离骚读罢宗堪伤”,此一句不单单写出了对屈子年夜义的崇拜,还道出了文人的同病相怜。“无人解”,抒发了作者不为世俗理解的孤寂落漠情怀,也表达了对屈原忠义气节的崇拜。千年已过,即是多么的悲歌年夜义,又能被几人记得呢?即是记得,又有几人能解?树转午阴凉,端五之时的燥热气候,能得一份的凉意已经是不容易,难道也是屈子的好心吗?结尾由情归景,景中又似有余情,年夜有余音不停之意。

  在端五“读罢”《离骚》,伤感之情油但是生!而那些忙着“庆端阳”的人们,却无人解“此中味”,更使人难过非常!词人何等但愿能记住这位富有“忠义气”,夸姣的风致与六合比寿,与日月齐光的屈年夜夫啊!作者经由过程对照手法的应用,把心里的感情抒发得深邃深挚、有力,值得咀嚼。

  词最凸起的表示手法是对照。上阕中世人的忙碌喜庆和作者的独自难过构成对照;下阕中世俗对屈原的不睬解和作者读《离骚》的深切感伤构成对照。本曲以端五节为载体,从面前所见的荆楚端五风尚写起,刻画出一幅热烈忙碌的气象,与下片的“无人解”构成光鲜对照。但沅湘之水却把作者带入了汗青,经由过程纪怀屈原抒发本身对元代覆灭的感伤和不仕明代的节烈,“空难过,谁复吊沅湘” 、“《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等诗句转达就是作者的伤感掉落,而“旧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则表白了作者对元代的忠贞决心。“树转午阴凉”,以景结情,情在景中,是古诗词的经常使用扫尾法。可以收到“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的余韵围绕的结果。作者的灰心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