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孤字同音的结尾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10-07 17:15:25

毛泽东的故事、诗词有哪些?

诗词:《咏蛙》:独坐池塘如虎踞 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 哪个虫儿敢作声 。

《挽易昌陶 》:去去思君深 思君君不来 愁杀芳年友 悲叹有余哀 衡阳雁声彻 湘滨春溜回 感物念所欢 踯躅南城隈 城隈草萋萋 涔泪侵双题 采采余孤景 日落衡云西 方期沆养游 零落匪所思 永决从今始 午夜惊鸣鸡 鸣鸡一声唱 汗漫东皋上 冉冉望君来 握手珠眶涨 关山骞骥足 飞飚拂灵帐 我怀郁如楚 放歌依列嶂 列嶂青且倩 愿言试长剑 东海有岛夷 北山尽仇怨 荡涤谁家子 安得辞浮贱 子期竟早亡 牙琴从此绝 琴绝最伤情 朱华春不荣 后来有千日 谁与共平生 望灵荐杯酒 惨淡看铭旌 惆怅中何寄 江天水一泓 《送纵宇一郎东行 》:云开衡岳积阴止 天马凤凰春树里 年少峥嵘屈贾才 山川奇气曾钟此 君行吾为发浩歌 鲲鹏击浪从兹始 洞庭湘水涨连天 艟艨巨舰直东指 无端散出一天愁 幸被东风吹万里 丈夫何事足萦怀 要将宇宙看秭米 沧海横流安足虑 世事纷纭何足理 管却自家身与心 胸中日月常新美 名世于今五百年 诸公碌碌皆余子 平浪官前友谊多 崇明对马衣带水 东瀛濯剑有书还 我返自崖君去矣 . 。

《虞美人 赠杨开慧 》:堆来枕上愁何状 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怎难明 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 倦极身无恁 一勾残月向西流 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

《贺新郎 赠杨开慧》: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 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 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 算人间知已吾和汝 人有病 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 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 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 又恰象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 和云翥 。

《沁园春 长沙 》:独立寒秋 湘江北去 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 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 百舸争流 鱼翔浅底 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 问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候 曾记否 到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 。

《菩萨蛮 黄鹤楼 》:茫茫九派流中国 沉沉一线穿南北 烟雨莽苍苍 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 剩有游人处 把酒酹滔滔 心潮逐浪高 《西江月 秋收起义 》:军叫工农革命 旗号镰刀斧头 匡庐一带不停留 要向潇湘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 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愁 霹雳一声暴动 《西江月 井冈山 》:山下旌旗在望 山头鼓角相闻 敌人围困万千重 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 更加重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 报道敌军宵遁 《清平乐 蒋桂战争 》:风云突变 军阀重开战 洒向人间都是怨 一枕黄洋再现 红旗跃过汀江 直下龙岩上杭 收拾金瓯一片 分田分地真忙 《采桑子 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 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 不似 春光 胜似春光 寥廓江天万里霜 《如梦令 元旦 》:宁化 清流 归化 路隘林深苔滑 今日向何方 直指武夷山下 山下 山下 风展红旗如画 《减字木兰花 广昌路上 》:漫天皆白 雪里行军情更迫 头上高山 风卷红旗过大关 此行何去 赣江风雪迷漫处 命令昨颁 十万工农下吉安 《渔家傲 反第一次大围剿 》:万木霜天红烂漫 天兵怒气冲霄汉 雾满龙冈千嶂暗 齐声唤 前头捉了张辉瓒 二十万军重入赣 风烟滚滚来天半 唤起工农千百万 同心干 不周山下红旗乱 《渔家傲 反第二次大围剿 》:白云山头云欲立 白云山下呼声急 枯木朽株齐努力 枪林逼 飞将军自重霄入 七百里驱十五日 赣水苍茫闽山碧 横扫千军各卷席 有人泣 为营步步嗟何及 《菩萨蛮 大柏地 》: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行动上 雨后复斜阳 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 弹洞前村壁 装点此关山 今朝更好看 《忆秦娥 娄山关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 《念奴娇 昆仑 》:横空出世 莽昆仑 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 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 江河横溢 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 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 不要这高 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 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 一截赠美 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 环球同此凉热 生活历程:领导长沙、安源等地工人运动,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等著作,提出“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的著名论断,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针对国民党内战提出“针锋相对”的斗争方针,建国初期提出的一系列治国措施,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发动“大跃进”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发动文化大革命和晚年的错误。

小时候的故事:斗智 在上私塾的几年中,毛泽东对同学团结友爱,礼让.为先。

放学之后在回家的路上,有些同学总喜欢抢头,他却从容不迫地慢慢走。

毛泽东对人很有礼貌,但对于无理取闹的人力主制服。

他常常对人说:“逢恶就莫怪,逢善就莫欺。

” 一天,毛泽东从韶山到外婆家去。

当他走到一个山谷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双手插腰拦住了去路,原来是当地一个姓赵的富豪子弟。

毛泽东早就听说,这个人经常在穷人面前舞文弄墨,以富欺贫。

赵某横在路上,傲慢地说:“我知道你是文家的外甥,今天要考考你,能答得出,我就放你过去,若答不...

古诗中的平仄到底怎么区分?

请问什么是平仄? 悬赏分:0 - 解决时间:2006-4-16 18:47 请问平仄是什么意思,是指发音吗。

提问者: 致君 - 举人 四级 最佳答案 统诗词的写作方法 □ 符瓦 (一)声调 传统诗词讲究音乐性,易诵能唱,容易记忆。

所以它的写法强调懂得格律,过去便有人将它称为格律诗。

懂得传统诗词的格律,要先从字的声调入手。

从前的四声,为平、上、去、入;今天的四声,为阴平、阳平、上、去。

古人把上、去、入三声统称为仄声,故声调的问题概括起来就是分清平仄两个字。

有人研究过,认为粤方言(白话)更接近古代的语言,所以懂得说白话的人,要区分平仄声比较容易。

平是平顺的意思,声音比较响亮动听,能拖长,也就是如一条平坦的路径,可以顺利的走下去。

仄是倾斜的意思,属仄声类的字,声音比较拗屈难听,较短促,如人为想将它拖长,则不可能。

要正确运用此平仄声判断方法,最好是将同拼音不同调的两三个字来对比,如钟和众、期和企、花和画等,前者和后者一读白话声,便有明显的区别:前者悦耳、平柔,属平声;后者聱牙、急迫,属仄声。

习惯于区分现代新四声,即阴平、阳平、上声、去声的人,要知道古代的入声字已经分散到新四声中去。

那么,分散到上声和去声的入声字,自是仄声;这里十分要注意的是已分散到阴平和阳平去的原入声字。

如“插”字和“差”字,在现代普通话中同音,同属阴平声调,但如读起白话来,便有很大区别,又如现代普通话“衣”“一”。

同音,但在古语中“一”是入声字,“衣”是平声字,是不容混淆的。

所以,只懂得现代普通话而不懂得白话的人,要正确区分出传统的平仄声,必须手上有一本《词林正韵》之类的工具书不可,特别是要掌握好入声字这一类。

除了查工具书、字典或词典这一手段外,多背熟一些古代名篇,也能正确区分某些疑难字的音调,在同一句中,唐诗是“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也就是说,一句子中的第二、第四或第六的双数字,平仄必须按固定格式,不能混乱。

如上面提到的“画”字,如果用其他方法无法判出其平仄声归属,我们的头脑中立时涌起“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这一名句,那么按照同句的平仄相间的句式,便很容易判断出它属仄声。

至于,同句平仄相间的规律又该是如何呢?这是我们在下一回要谈到的主要内容。

传统诗词的写作方法 □ 符瓦 (二)句式 在律诗和绝句中采取的句式,大多是采取前为双后为单的词组组合法。

如“床前/明月/光”,为2/2/1句式;“风急/天高/猿啸哀”为2/2/3句式;“凤凰台上/凤凰游”为4/3句式;“于无声处/听惊雷”为另一种类型的4/3句式。

词的不同之处,是大量采用前为单后为双的词组组合法,且此种句式在不同词牌不同地方与前双后单的句式是不能混乱的。

如“金风玉露一相逢”和“便胜却人间无数”两个七言连续句,前者是前双后单句式,后者是前单后双句式,为3/4句式。

词中有的五言句也是这样,如辛弃疾《沁园春·灵山齐 赋》的“正惊湍直下”,为1/4句式,与“床前明月光”的句子结构截然不同。

律诗和绝句的平仄声调,一般是要“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即除结尾字的押韵规律外,逢双数的字,必须是平声和仄声错开,为此只有两种情况:仄平仄和平仄平。

如“风急天高猿啸哀”的二四六位数的字,分别是急、高、啸,为仄、平、仄声;而一三五位数的字分别为风、天、猿,都是平声,却不妨碍入律,这就是“一三五不论”的意思。

“于无声处听惊雷”。

的二四六数字分别是无、处、惊,为平、仄、平声;而一三五数的字分别为“于、声、听”,为平平仄声。

一般情况下,单数位的字是不论平仄声的,但应力争避免“三平脚”或“三仄脚”,也就是说,不要末尾的三个字都是平声或都是仄声。

所以五言字的第三位和七言诗的第五位的字,有时就需要讲究一下。

此外,犯“孤平”即同一句诗除韵脚外,只出现一个平声字,也是诗家之忌,但此内容较复杂,还有较深一层的“补救”方法,作诗者在初始可以抱着“不以词害意”的创作观点。

词里的平仄声,要求更为严格,相当多的长调都不能按照“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写诗格式去做,必须对照词谱的固有格式去填写,所以说是“按谱填词”,这样说来,学写词的人,手上有一本“词谱”之类的工具书是有必要的。

如最简单的《十六字令》,它的定格是“一(韵)1┃--┃┃-(韵),--┃(句)+┃┃--(韵)”其中一是平声,┃是仄声,+是可平可仄的地方。

由此看来,写词要比写诗难。

有的初学者以为只是符合词牌那规定的字数就可以算是该词了,不讲句式和平仄规律,随意填写却冠上词牌名,谁知是贻笑大方。

传统诗词写作方法 □ 符瓦 (三)格律 律诗从第一句到第八句,平仄的“二四六分明”,简单说是“对粘”关系:“对”是相对的意思,也就是说第二句与第一句的平仄要相反,如果第一句的二、四、六位字为平仄平,那么第二句的二、四、六字就应为仄平仄。

“粘”是粘贴的意思,就是说下句与上句的平仄相同,如第二句为仄平仄,那么第三句也是仄平仄。

再往下推,都是这样对粘下去,第四句和第三句对、第五句又和第四句粘……试...

唐诗宋词的知识

牛:牛的勇敢是“视死如归”的勇敢,是不顾一切向前猛冲的方式。

马:马是野性动物本能的象征。

马力大无比,精力旺盛而且卤莽冲动,因此常常是男性性欲的象征。

马象征“张扬”它是英气勃勃的,潇洒的,帅气的,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张扬的。

所以性格像马的人是引人注目的。

羊:代表的是温和,和平,善良的性格。

有时候可能会比较软弱。

鹿:类似于羊,不过鹿更有灵气。

它温柔,善良,聪明,但是也可能有软弱的不足。

狼:狼可以象征心中害怕的各种东西,尤其是被人认为是兽性的,攻击性的,破坏性的。

可能一个人害怕的是非理性的或来自童年创伤经验(如恋母,恋父情节)本能压抑的结果。

熊:在西方人的梦里,胸的象征意义与我们的有些不同。

在西方,熊象征一是男性心理的女性成分;二是象征母亲,真实的母亲,或潜意识中可以获得的智慧;第三,或者仅是潜意识的象征。

在中国,汹在人们心中代表笨拙,但是有力量。

熊更多是代表男人。

他的性格是温厚的,天真的。

狮子:狮子的性格是有权威性,有所谓王者的气质,是英雄原型的权利原型的结合。

与老虎相比,狮子更有团体性,权威性的另一面是喜欢保护弱者,保护自己的朋友。

狮子是一个威严的,也是慈爱的家长。

狮子实际上也有妩媚的一面,有“狮子”人格的女性,是那种妩媚起来光彩四射的女人。

鱼,古代释梦书说梦见鱼表示发财,有时是这样的。

从谐音上,鱼和“富裕”的“裕”字同音。

鱼还代表性。

容格提到:鱼,特别是生活在海洋深处的鱼,表示人心理上的低级中心,表示人的交感神经系统。

这种说法也是很有道理的。

鱼常常象征着潜意识或人的直觉。

在一些艺术家的梦里,它代表神秘而且难以捕捉的灵感。

鸟:鸟是飞在天空的,它没有依凭任何有形的东西,只凭五星的风。

所以它主要代表自由,也代表自然,直接,简明,不虚饰。

鸟也可以是性的象征。

在半坡遗址中的彩陶上,有种鱼鸟纹,画的是鱼把鸟的头吞到嘴里。

鱼吞鸟头这一事件是不可能发生的,真正发生的是鱼所象征的女人和鸟所象征的男人之间的性关系。

蛇:蛇是人最常用的意象之一。

蛇表示的内容很丰富。

首先,蛇表示性,特别是男性生殖器。

从形状上看这二者的确很像。

蛇还代表邪恶,狡诈与欺骗以及诱惑。

这与许多神话和民间传说中的蛇形象相同。

从另一方面来说,蛇又代表智慧,一种深入人心深处的智慧,深刻的直觉智慧。

蛇还有其他的一些特征,比如冷血,所以蛇可以象征一个人情感冷漠,再如蛇会缠人,或者吞食人。

因为蛇也可以象征一种人的情感,他(她)对你纠缠不休,缠得你喘不过气来;或者,他(她)对你关怀得无微不至使你没有了独立性。

蝙蝠:对西方人来说,蝙蝠是一种可怕的动物,作为一种夜间动物,它可以象征与早期的创伤性经历有关的潜意识内容。

另一方面,蝙蝠也可以象征直觉的智慧。

因为蝙蝠不用眼睛,可以在黑暗中飞行,也可以象征直觉。

蝴蝶:象征自由,没,性爱和爱情,也可以象征死亡,因为死亡是最大的自由,也是性的极致。

蝴蝶还可以象征灵魂,象征“不现实的事物”。

精神世界的事物,因为它的形状非常单薄,我们甚至可以认为它没有肉体。

蜘蛛:代表舒服--因为蜘蛛会结网。

但蜘蛛有时代表性,因为它毛毛的爪子使人想到阴毛。

蜘蛛有时还代表那种把孩子管的紧紧的,抓得牢牢的母亲。

A)蛇、狼—snake\wolf —残忍的人 鼠—rat —卑鄙的的人 羊—sheep —胆小的,温驯的人 虎—tiger —残暴的的人 狮子—lion —凶猛的人 猴子—monkey —聪明的人 牛—cattle —卑鄙的人 驴子—ass —愚笨迟钝的人 骡子—mule —秉性顽强的人 母猪—sow —贪吃的人 羔羊—lamp —性情温和的人 教堂的老鼠—church mouse —贫穷的人 狐狸—fox —老奸巨滑的人兔子—rabbit —胆小怕死的人 鲸—whale —庞大的人(或物) 大熊—bear —粗鲁暴躁的人 (B)老鹰—eagle —目光锐利的人 鸽子—dove —性情温和的人 天鹅—swan —姿态优美的人 口衔橄榄枝的鸽子—pigeon —和平的象征 夜莺—nightingale —优美的声音 百灵—lark —欢乐活泼的人 乌鸦—crow —带来凶兆的人 孔雀—peacock —美丽,爱慕虚荣的人 麻雀—sparrow —个头矮小的人 鹅—goose —傻瓜,呆子 (C)蜗牛—snail —行动迟缓的人 蝴蝶—butterfly —美丽的人 蜜蜂—bee —忙碌的人,勤劳繁忙的人 黄蜂—wasp —脾气暴躁的 不好意思,能力有限啦~

对仗 是什么意思?

对仗,就是诗词中的对偶。

关于“对仗”这个术语的来历,王力先生指出是源于古代的仪仗队是两两相对的现象。

究竟是不是这样,可以不必细究。

需要弄明白的,倒是“对偶”是什么意思。

对偶,就是把同类或对立的概念放在诗词句中相同的位置,使之并列起来。

具体要求是对偶句即对仗句字数相等,句法相似,词性相同或相反,词意相关或相对,平仄相对,一一对称。

这种对仗现象的真正渊源,在于古代诗文中的对句。

我国古代最早的书籍之一的《易经》,其《系辞》中说:“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乾知大始,坤作成物。

乾以易知,坤以简能。

”另一部古书《老子》中说:“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声音相和,前后相随。

”《诗经》中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这些对偶,都是适应修辞的需要的。

到后来,随着四六体骈文和五七言律诗的出现,对仗才逐步规则起来,形成对仗的标准。

并在此基础上,演化出对联及其艺术。

一般地说,对仗的规则是: 第一,出句和对句的平仄是相对立的。

第二,出句的字和对句的字不可重复。

这个规则,是律诗和词中的对句所必须遵循的。

为了说明律诗对仗的规则,这里也举几个例子看看: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中: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

杜甫《咏怀古迹》中: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

杜甫《登高》中: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杜甫《登楼》中: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

杜甫《秋兴八首》中: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

毛泽东《送瘟神》(其二)中: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毛泽东《到韵山》中: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毛泽东《登庐山》中: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

这些律句,都是完全合乎对仗规则的对句。

我们再仔细观察,上述八联对句还足以说明律诗(包括绝句〕中三种特殊形式的对仗: 其一,数目对。

象“三山”、“一水”、“三峡”、“五溪”、“万里”、“百年”、“九派”、“三吴”,其中前边的字都是数词,因而构成数目对。

这种对仗,在律、绝中极为常见,在诗词中也屡见不鲜。

其二,颜色对。

象“青天”、“白鹭”、“红雨”、“青山”、“红旗”、“黑手”、“黄鹤”、“白烟”,其中前边的字都是颜色,因而构成颜色对。

这种对仗,在律、绝和词曲中也很常见。

其三,方位对。

象“北极”、“西山”、“西望”、“东来”,其中前边的字都是方位,因而构成方位对。

这种对仗,在律、绝及词曲中同样是常见的。

数目、颜色、方位这三类词,在对仗中自成一类,很少与别的词相对。

此外,在对仗中,一般要求名词对名词,形容词对形容词,动词对动词,副词对副词,虚词对虚词,代词对代词,等等。

在很多情况下,不及物动词也可以与形容词相对,连绵字与连绵字相对,而且词性须一致。

单说名词对名词,也很复杂,要注意人名对人名,地名对地名,专用名词对专用名词,等等。

从名词的细目上分,还可以分为天文、时令、地理、宫室、服饰、器用、植物、动物、人伦、人事、形体、文化、武备、技艺、珍宝等等。

在对仗方面,词性、词类、句型等分别整齐相对的,称作“工对”,如同前面所举的例句,基本都属于工对。

工对也称“严对”。

比工对的要求宽一些的对仗,称作“宽对”,两句在大的方面相对,其中有的字词不甚相对。

如王维《使至塞上》诗中的“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塞”为地理,“天”为天文,天文对地理,便属宽对。

还有“借对”,亦称“假对”。

如杜甫《曲江》诗中的“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寻常”,一是平常的意思;二是数词,古时八尺为“寻”,两“寻”为“常”。

借“寻常”对“七十”,是数词对数词。

此外,还有借字音的,如刘长卿《重别薛六》诗中“寄身且喜沧海近,顾影无如白发何。

”“沧”与“苍”同音,借“沧”为“苍”,与上句的“白”字相对。

对仗中还有“当句对”和“隔句对”之说。

诗词中有的在一句中自成对仗,叫“当句对”。

如杜甫《白帝》诗中的“戎马不如归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

”“归马”对“戎马”,“百家”对“千家”。

“隔句对”亦称“扇面对”,在诗词中不是相连的两句对仗,而是第三句对第一句,第四句对第二句这样隔句相对。

诗中如《诗经·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今我来思”对“昔我往矣”,“雨雪霏霏”对“杨柳依依”。

词中类似的例子就更多了,《沁园春》上片的第四、五、六、七句和下片的第三、四、五、六句,均要求作扇面对。

如陈人杰《诗不穷人》中的:“虫鱼鸟兽”对“山川草木”,“飞动毫端”对“纵横纸上”;“西湖名胜”对“南朝将相”,“只说孤山”对“到今几姓”。

毛泽东《雪》中的:“大河上下”对“长城内外”,“顿失滔滔”对“惟余莽莽”;“唐宗宋祖”对“秦皇汉武”,“稍逊风骚”对“略输文采”。

对此,在本书后面“词的句式”中还将论及。

另外,还有“错综对”、“流水对”。

“错综对”又叫“犄角对”、“交股对”,对仗时字词不是依次相对,而...

古诗词常用修辞手法及其作用

统诗词的写作方法 □ 符瓦 (一)声调传统诗词讲究音乐性,易诵能唱,容易记忆。

所以它的写法强调懂得格律,过去便有人将它称为格律诗。

懂得传统诗词的格律,要先从字的声调入手。

从前的四声,为平、上、去、入;今天的四声,为阴平、阳平、上、去。

古人把上、去、入三声统称为仄声,故声调的问题概括起来就是分清平仄两个字。

有人研究过,认为粤方言(白话)更接近古代的语言,所以懂得说白话的人,要区分平仄声比较容易。

平是平顺的意思,声音比较响亮动听,能拖长,也就是如一条平坦的路径,可以顺利的走下去。

仄是倾斜的意思,属仄声类的字,声音比较拗屈难听,较短促,如人为想将它拖长,则不可能。

要正确运用此平仄声判断方法,最好是将同拼音不同调的两三个字来对比,如钟和众、期和企、花和画等,前者和后者一读白话声,便有明显的区别:前者悦耳、平柔,属平声;后者聱牙、急迫,属仄声。

习惯于区分现代新四声,即阴平、阳平、上声、去声的人,要知道古代的入声字已经分散到新四声中去。

那么,分散到上声和去声的入声字,自是仄声;这里十分要注意的是已分散到阴平和阳平去的原入声字。

如“插”字和“差”字,在现代普通话中同音,同属阴平声调,但如读起白话来,便有很大区别,又如现代普通话“衣 ”“一”。

同音,但在古语中“一”是入声字,“衣”是平声字,是不容混淆的。

所以,只懂得现代普通话而不懂得白话的人,要正确区分出传统的平仄声,必须手上有一本《词林正韵》之类的工具书不可,特别是要掌握好入声字这一类。

除了查工具书、字典或词典这一手段外,多背熟一些古代名篇,也能正确区分某些疑难字的音调,在同一句中,唐诗是“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也就是说,一句子中的第二、第四或第六的双数字,平仄必须按固定格式,不能混乱。

如上面提到的“画”字,如果用其他方法无法判出其平仄声归属,我们的头脑中立时涌起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这一名句,那么按照同句的平仄相间的句式,便很容易判断出它属仄声。

至于,同句平仄相间的规律又该是如何呢?这是我们在下一回要谈到的主要内容。

传统诗词的写作方法 □ 符瓦 (二)句式在律诗和绝句中采取的句式,大多是采取前为双后为单的词组组合法。

如“床前/明月/光”,为2/2/1句式;“风急/天高/猿啸哀”为2/2/3句式;“ 凤凰台上/凤凰游”为4/3句式;“于无声处/听惊雷”为另一种类型的4/3句式。

词的不同之处,是大量采用前为单后为双的词组组合法,且此种句式在不同词牌不同地方与前双后单的句式是不能混乱的。

如“金风玉露一相逢”和“便胜却人间无数”两个七言连续句,前者是前双后单句式,后者是前单后双句式,为 3/4句式。

词中有的五言句也是这样,如辛弃疾《沁园春·灵山齐 赋》的“正惊湍直下”,为1/4句式,与“床前明月光”的句子结构截然不同。

律诗和绝句的平仄声调,一般是要“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即除结尾字的押韵规律外,逢双数的字,必须是平声和仄声错开,为此只有两种情况:仄平仄和平仄平。

如“风急天高猿啸哀”的二四六位数的字,分别是急、高、啸,为仄、平、仄声;而一三五位数的字分别为风、天、猿,都是平声,却不妨碍入律,这就是“一三五不论”的意思。

“于无声处听惊雷”。

的二四六数字分别是无、处、惊,为平、仄、平声;而一三五数的字分别为“于、声、听”,为平平仄声。

一般情况下,单数位的字是不论平仄声的,但应力争避免“三平脚”或“三仄脚”,也就是说,不要末尾的三个字都是平声或都是仄声。

所以五言字的第三位和七言诗的第五位的字,有时就需要讲究一下。

此外,犯“孤平”即同一句诗除韵脚外,只出现一个平声字,也是诗家之忌,但此内容较复杂,还有较深一层的“补救”方法,作诗者在初始可以抱着“不以词害意”的创作观点。

词里的平仄声,要求更为严格,相当多的长调都不能按照“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写诗格式去做,必须对照词谱的固有格式去填写,所以说是“按谱填词”,这样说来,学写词的人,手上有一本“词谱”之类的工具书是有必要的。

如最简单的《十六字令》,它的定格是“一(韵)1┃--┃┃-(韵),--┃(句)+┃┃--(韵)”其中一是平声,┃是仄声,+是可平可仄的地方。

由此看来,写词要比写诗难。

有的初学者以为只是符合词牌那规定的字数就可以算是该词了,不讲句式和平仄规律,随意填写却冠上词牌名,谁知是贻笑大方。

传统诗词写作方法 □ 符瓦 (三)格律律诗从第一句到第八句,平仄的“二四六分明”,简单说是“对粘”关系:“对”是相对的意思,也就是说第二句与第一句的平仄要相反,如果第一句的二、四、六位字为平仄平,那么第二句的二、四、六字就应为仄平仄。

“粘”是粘贴的意思,就是说下句与上句的平仄相同,如第二句为仄平仄,那么第三句也是仄平仄。

再往下推,都是这样对粘下去,第四句和第三句对、第五句又和第四句粘……试看杜甫诗:“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

诗,词格律怎么分,有什么区别?比如说平仄指的是什么,音?

诗词格律一般有四大要素:用韵、平仄、对仗、字数。

其中律诗最为严格,必须满足全部要素。

近体诗中的绝句以及词、散曲一般不需要对仗。

古体诗相对最为宽松,一般只有不严格的用韵的概念。

平仄是四声二元化的尝试。

四声是古代汉语的四种声调。

所谓声调,指语音的高低、升降、长短。

平仄是在四声基础上,用不完全归纳法归纳出来的,平指平直,仄指曲折。

在古代上声,去声,入声为仄,剩下了的是平声。

自元朝周德清后,平分阳阴,仄归上去,逐步形成阴平,阳平归平,上声,去声归去,入声取消的格局。

在现代汉语四声中,分为阴平、阳平、上声及去声。

古代“平声”这个声调在现代汉语中分化为阴平及阳平,即所谓第一声、第二声。

古代“上声”这个声调在现代汉语中一部分变为去声,一部分仍是上声。

上声是现代汉语拼音的第三声。

古代“去声”这个声调在现代汉语中仍是去声,即第四声。

古代“入声”这个声调在现代汉语中已经不存在;变为阴平、阳平、上声及去声里去了。

简单说,在现代汉语四声中,第一声、第二声是平声;第三声、第四声是仄声。

雁门太守行 黑云压城城欲摧 表达了作者什么意思? 这句诗好在哪里?...

首句既是写景,也是写事,成功地渲染了敌军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和危急形势。

“黑云压城城欲摧” 一个“压”字,把敌军人马众多,来势凶猛,以及交战双方力量悬殊、守军将士处境艰难等等,淋漓尽致地揭示出来。

次句写城内的守军,以与城外的敌军相对比,忽然,风云变幻,一缕日光从云缝里透射下来,映照在守城将士的甲衣上,只见金光闪闪,耀人眼目。

此刻他们正披坚执锐,严阵以待。

这里借日光来显示守军的阵营和士气,情景相生,奇妙无比。

怎么认识对联的上下句

一) 对联的构成:1) 名称:对联雅作楹联,俗称对子。

2) 构成:有上联、下联,横批(往往被忽略。

是对联的灵魂、中心,点睛之笔)三部分组成。

一般都以为对联就是律诗中两组对偶句(颈颔两联),还以律诗中的联句为例诠释对联,严格地说有些律诗里的偶句根本就不是对联。

就内容方面的要求这些偶句差得很远,这一直以来这是一个误区。

我们知道律诗只有五、七言两种,可以肯定的是,律诗中颈、颔两联的结构、形式、声律与五、七言对联相类似。

以此为切入点,作为初学可以借鉴为了解、入门所有类型对联的基础知识尚可,对联内涵还包括更丰富,更广阔的内容!(在后面以实例进行详细分解)。

仅此远远不够,这里首先说明。

但我们在下面的述叙中依然因袭传统说法比较习惯,易于理解。

二) 对联的特点: 所谓特点,指对联独有的凸出的,甚至独有之处。

1) 形式上:讲究对仗,而且真正严格完整的对联是由三部分组成,即上面所讲的上联、下联(两句中元素的音、义、性对称,起句尾字仄声,落句尾字平声即仄起平落罕有例外,骈体文中唯一不求押韵)、横批,有横批,为对联这种文学载体所特有,即使对联写好以后不用来悬挂、张贴,也应该有。

没有横批的只能叫对偶句,或对仗句,对句! 2) 内容上:“对”者:半折,联者:合一。

对联:就是将需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用相对等的两部分联接完成(无情对例外)。

这个特点大多数律诗的联句若从诗中拿出来后就不知所云了! 3) 综合性:对联的大美体现出它的民族性、实用性(广泛、装饰、情趣性)、艺术性(音乐、建筑、文学)、生命性。

民族性:中华独有。

多家颇有论述,尽人皆知,不再累述。

实用性:三教九流雅俗共赏(包含民俗性),具有最广泛的群众性的艺术形式。

几乎所有庆典:节日和典礼都有它的影子(婚、丧、寿、乔迁、落成、节日。

);名胜建筑,日常器物、时古遗志;休闲娱乐冶情),供大众欣赏。

艺术性:诗词歌赋的各种精华包含其,可两字成对,百言千言甚至万言。

小视之为句,大看来乃篇。

读来朗朗上口那韵律的音乐美令人神清气爽。

悬于两楹,于环境浑然一体为建筑增色天香,画龙点睛!生命性:在骈体文中,它是迄今为止最为活跃的还在不断发展,与时俱进的一种文学表现形式。

一切文学形式都具有它的时代性,而对联却象常青树一样,经年不衰!起码在汉字没有消失前不会象其他骈文一样衰微! 三) 对联的发展1) 对联于先秦以前时代的文学作品中不自觉发端。

可以说有文字就有了对联的萌芽 2) 对联产生的必然是汉字及中华民族对双偶的偏爱传统和汉魏隋唐骈体文的兴盛。

对对偶自觉地追寻。

3)对联成熟于格律诗成熟的同时(盛唐)。

律诗中偶句是对联完善的直接因素。

4)对联兴盛于明清并延续至今(辛亥革命后有瞬间低潮)。

5)在汉字不消亡时代,对联将不会消失,而且将会突破律绝中固有模式。

四)对联的类别(从对联的构成要素角度)对联有好多种分类方法:有按其用途、修辞等标准划分的。

笔者以符合五、七言律绝中偶句正格格律为标准划分如下(具体内容在后面将一一分述): 1) 正格:符合五、七言律、绝中偶句正格格律的对联分为正格。

2) 变格:上述正格相应变格(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拗救等形成的称为变格。

3) 异格:不同于正格、变格的之外的所有称为异格。

总结:就对联的构成要素小结一下:字数相同,平仄相对,仄起平落,讲究对仗,双全一意。

以下重点说一下平仄相对,仄起平落,对仗对偶和双全一意 对联的要素刍议: 一) 平仄 1) 平仄为何?先说声调的问题。

诗文由语言最小单位汉字组成,所有的诗文应都是为了读的。

读就有声,有听,即使不出声受者自己也会揣测情意,读给心听。

作者与读者、听者通过读(包括默读)依据对声意的印象进行心的交流,达到情感共鸣。

汉字是表音、义、形统一体的文字。

每个字都有自己的读音(声\韵\调组成)。

所有读音归纳起来一般有四种声调。

古代叫平上去入,现代汉语以普通话标准为读书音,叫一二三四声。

古今同一字由于声调读得不同,意义就不一样,词、词组、句子也一样,表达的情感色彩也不一样,受者的感觉也不一样!而汉语大多由两个字组成一个完整词义的词,毎字一个音节,两个音节形成基本音步。

在读词组、句子中尤其如此,往往重点都落在词后面的那个字音节上。

在古代骈体文中,文言行文字数较现代用白话少,诗词等要求语言精练,这种情况更加突出。

加之单从汉字表面上无法看出声调,而且在古时以同音字为汉字互注,作为识别手段即“反切”。

不像现在在引进的拼音注音。

所以一字变音一系列字许随之而变.但终究变化是随时间的渐变,那些留存和变化混合在学者面前就形成好多变革的总结.终究有规可循! 经过历朝历代的先贤不但在实践中的总结,积累了从内容到形式一些利于表情达意、美文饰章技巧和规律。

有关于音韵的,修辞的,也有谋篇布局的。

到盛唐时期,随着格律诗的完善,对诗中字的声调也有了一定完整成熟的规则。

以求达到最好的音乐美感境界,逐渐把平声字归于平,上去入归为仄。

确立了平...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