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皇帝诗词 描写“皇帝”的诗句有哪些

文学网 时间:2019-09-13 14:19:39

1、《离思》 唐·元稹

曾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首,半缘修道半缘君。

2、《竹枝词》 唐·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

3、《年龄诗经》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正人好逑。

参差荇菜,摆布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梦寐以求,寤寐思服。悠哉悠哉,展转反侧。

参差荇菜,摆布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摆布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1、《鹊桥仙》唐·秦不雅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重逢,便胜却人世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悠久时,又岂执政朝暮暮。

2、《江城子》 唐·苏轼

十年存亡两茫茫,不考虑,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苦楚。

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打扮。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关于古代描述或歌颂天子的诗词

你好、我来为你解答:

  对劲采用。

  唐 李商隐

  无题

  昨夜星斗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心相印。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秋蓬。

  唐 杜牧

  赠别(二首)

  (一)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仲春初。东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知。

  (二)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尊前笑不成。烛炬有心还惜别,替身垂泪到天明。

  唐 元稹

  离思

  曾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首,半缘修道半缘君。

  唐 刘禹锡

  竹枝词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

  年龄 诗经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正人好逑。参差荇菜,摆布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梦寐以求,寤寐思服。悠哉悠哉,展转反侧。 参差荇菜,摆布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摆布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宋 秦不雅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重逢,便胜却人世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悠久时,又岂执政朝暮暮。

  雁邱词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存亡相 许。不着边际双飞客,老翅几次寒 暑。欢喜趣,拜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孤单昔时箫鼓,荒烟照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 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畅饮,来访雁邱处。

  苏轼

  江城子

  十年存亡两茫茫,不考虑,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苦楚。 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 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就这些吧。

描述帝王的诗句有哪些?

1、《入朝曲》

南北朝:谢朓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

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

飞甍夹驰道,垂杨荫御沟。

凝笳翼高盖,叠鼓送华辀。

献纳云台表,功名良可收。

译文:江南有一块富裕斑斓的处所,它曾被良多帝王作为首要国都。弯弯的河流中有带着青苔的绿水流过,高大的山岳中有红楼隐现。

气焰轩昂的屋脊夹着天子专用的道路,杨柳的柳荫盖住流经宫苑的河流。舒缓的笳声,轻而密的鼓声送着我坐的富丽车辆。我立品朝堂,供献的忠言被采用,富贵荣华都可以获得。

2、《南乡子·自古帝王州》

宋朝:王安石

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晋代衣冠成古丘。

绕水恣行游。上尽层城更上楼。旧事悠悠君莫问,回头。槛外长江空自流。

译文:这里曾是历代帝王定都之所,四周树木碧绿茂盛,山环水绕,云蒸霞蔚。可是,四百年来的富贵隆盛已像梦一般逝去,令人感慨。那晋代的帝王将相,早已经是一杯黄土,被汗青抛弃。

绕着江岸纵情地游行游赏,登上一层楼,再上一层楼,旧事悠悠,早已不值一问,不如早回头。旧事如烟,就像这槛外无情的江水空自东流。

3、《眼儿媚·玉京曾忆昔富贵》

宋朝:赵佶

玉京曾忆昔富贵。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译文:回想汴京往昔的富贵,万里江山都属于帝王之家。豪华的宫殿园林,弦管笙琶的声音昼夜不竭。花城早已经是空寂无人、萧索萧瑟,固然身处黄沙漫天的胡地,那富贵如春的汴京依然经常缭绕在梦中。故乡在何处,怎样忍心听到那羌笛演奏苦楚透骨的《梅花落》。

4、《汴京纪事》

宋朝:刘子翚

辇毂富贵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

缕衣檀板无色彩,一曲那时动帝王。

译文:帝京昔时是何等地富贵热烈,回忆起来,令人无穷地伤感;李师师也老了,流落漂泊在湖湘的平易近间。旧时的舞衣与檀板都黯然掉色,饱受了风蚀尘染;有谁相信,她昔时轻歌一曲,能使君王倾倒迷乱?

5、《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五代:李煜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序递次添喷鼻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译文:红红的太阳已升到最高处了,透过帘幕照进宫内,可从昨夜便起头的舞乐狂欢还没竣事,宫女们鱼贯而入,挨个儿将金炉里将近燃尽的檀喷鼻,从头添加上,她们练习有素而又轻巧的莲步,是不会把那些铺设在地上的红色锦缎弄皱的。

那是一名标致斑斓的舞者,还在酣舞不止,脚步都有些不稳了,那发髻的金钗儿都倾斜着,还在往返摆动。怪不得她有点脚步不稳,必然昨夜喝了太多的酒,这会儿酒劲儿还没过呢。

她时不时拈起花儿来嗅嗅,是为了想让花的喷鼻味使本身苏醒一下,她那卧鱼嗅花的身材,真美。跟贵妃娘娘醉酒时是一样的,你看,她还在静听其他宫殿里隐约约约传来的箫鼓吹打的声音。

描述天子即位的句子

即位年夜典是为新天子继位所进行的一个主要的宫庭典礼,即位年夜典会在老天子身后一个月以内择谷旦进行。在古代,大都环境下老天子死时下一代天子和年夜臣们城市在身旁,老天子一气绝,年夜臣们会当即参拜新天子,这个实在就已算是继位了;先帝身后,新帝即位年夜典之前这段时候,新天子(虽然他还没进行即位年夜典)仍会被年夜臣们称为皇上。等进行完即位年夜典后,就是名正言顺的天子了。

“即立”在周朝青铜器铭文中是一个常见的辞汇。如元年师兑簋铭文中有“惟元年蒲月初吉甲寅,王在周,各康庙,即立。”又如谏簋铭文中有“惟五年三月初吉庚寅,王在周师录宫。旦,王各年夜室,即立。司马共右谏入门立中廷。” 按照刘雨《近出殷周金文综述》等资料编录的西周青铜器金文呈现“即立”的环境,可较着看出西周金文“即立”有必然的格局。 最典型的是四十二年逑鼎的铭文,相干部门为:“唯卌又二年蒲月既生霸乙卯,王在周康穆宫。旦,王各年夜室,即立”。本句可分为若干部门,第一部门是时候,本句中为“唯卌又二年蒲月既生霸乙卯”,有编年有纪月有月相有纪日。第二部门是“王”在某宫庙,本句为“王在周康穆宫”。第三部门是王“格”年夜室而即立,“格”字有的学者释读为“各”字,《尔雅》“格,至也”。本器金文第三部门为“旦王各年夜室即立”。用现代汉语说这个“即立”的格局的话,就是某年代日,周王在某宫庙,早晨周王来到年夜室,即立。在“即立”以后,金文就会记实在场的王臣和周王的册命或犒赏等。前述二十余篇呈现“即立”的金文,都严酷地遵照这个格局。值得注重的是,这二十余个“即位”格局句的第一部门时候的编年,有“元年”有“十又一年” 有“卅年(三十年)”有“卌又二年(四十二年)”等,可见那时的“即立”其实不必然在编年元年。  

楔子明史赞曰:明有全国,传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罢了。仁、宣之际,国势初张,法纪修立,浑厚未漓。至成化以来,号为承平无事,而晏安则易耽怠玩,富盛则渐启骄奢。孝宗独能恭俭有制,勤政爱平易近,兢兢于保泰持盈之道,用使朝序清宁,平易近物康阜。《易》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知此道者,其惟孝宗乎!弘治十八年蒲月七日早朝时,天子朱佑樘颁布发表退位给未满十六岁的太子朱厚照,朝野上下无不为之感应震动。同年六月新皇朱厚照正式即位,年号正德,改来岁为元年。当一场盛大肃静而且史无前例的即位典礼在京城进行以后,年夜明皇朝迎来了汗青上的第二个太上皇,与首个真正以明日宗子身份登临皇位的第十位天子。而在这个时辰,却还没有一小我意想到,传承上百年的年夜明皇朝也迎来了她完全改变的机会,一个加倍光辉强大的皇朝将活着界的东方傲然自力。第001章即位年夜典天灰蒙蒙的,敞亮的启明星才方才落下,连太阳都还没有升起,朱厚照却早已在宫人的帮忙下穿上了一身黄色的衮服,他的双手放在膝上静静的期待着,全部房间内都静暗暗的,仅为偶然衮冕上的珠串会跟着他的呼吸摆动发出响亮的碰撞声。本日的乾清宫已被宫人们清算扫除得面目一新,可是室内的浩繁安排都没有变更。他的视野一寸寸的端详着这座熟习却又目生的宫殿,儿时与父皇相处的一点一滴不时在贰心中划过。从今天起头这座紫禁城中最尊贵的宫殿与这个国度就要改换主人,完全的属于他了。嘹亮的钟鼓鸣声打破了紫禁城的平和平静,也叫醒了朱厚照的寻思,他听到殿别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以后即是刘瑾轻声的传递声,“殿下,时辰到了!”“知道了!”他应了一声,吸了口吻起身,清澈黝黑的眼珠中已尽是果断与向往。朱厚照拉开年夜门走出宫殿的时辰,钟鼓声已鸣了三响,那意味着礼部的官员们已竣事了在天坛、先农坛与太庙的祭奠,昌大而盛大的登极典礼行将要拉开序幕。天安门外身穿朝服的文武百官早已期待多时,在他们的翘首以盼中朱厚照的皇帝仪仗终究在城楼前停下。因为是旧皇直接禅位,朱厚照天然不消身着凶服,皇宫中张灯结彩完全分歧于以往的继位,而全部典礼也是一片欢畅而轻松的氛围,礼乐飘飘。跟着朱厚照下轿步行,徐徐登上天安门的城楼。官员们的视野全数都落在这位自诞生起头就被宠极一时的新皇身上。在官员们的眼中新皇一身金黄色的衮服,龙袍上绣着的九条五爪金龙显得尊贵而威仪,他的程序平均,每步都果断冷静,数万人的视野与注视恍如对他没有一丝影响,沉稳的气质完全看不出他仅仅是一名不满十六岁的少年。跟着朱厚照起头在天安门长进行祈祷祭天,与六合沟通,官员们不安地心也垂垂的安宁了下来,新皇慎重的表示让他们对将来起头布满决定信念。此时的朱厚照却不知道官员们的心思,他正装腔作势的随着礼部的人进行祭天。祈祷六合是新皇继位的需要典礼,以后还要与各路仙人逐一沟通才能继续起头典礼。刚起头朱厚照还有几分虔敬之心,究竟??结果在这个时空中那些仙魔鬼魅是真正存在的,可是中国的神话系统长短常完全的,除道教还有释教的各类仙人,是以一次性需要“沟通”的仙人们其实是太多了,可是恰恰他又底子感触感染不到任何所谓的神谕,反复的动作做上几十次今后,他终究心烦了起来。十分困难在贰心中还没起头腹诽前祈祷总算是终了了,他立即逃跑一般从天安门城楼上下来,心复兴庆还好如许的典礼平生只要颠末一次。沿着高高的台阶一路向上,朱厚照进入太和殿就坐,比及他坐定以后,在午门外广场期待多时的文武百官才依官阶凹凸鱼贯进入年夜殿上表道喜。广大的龙椅对他来讲还显得有些年夜,虽然铺上了软软的垫子他仍是感觉硬梆梆的坐得有些不舒畅,若是正在上表道喜的官员们知道这位新出炉的天子正在厌弃这张人人都想做的龙椅,只怕会被他气的吐血。朱厚照的双手扶着龙椅双方把上的黄金龙头,心中却感伤万千,本身宿世不外是一个平易近主平易近权社会的通俗兵士,此刻却成了万人之上的天子,禁不住只能感慨人生无常。实在在贰心里还对朱祐樘不和他筹议就将他推上皇位有些怨念,即便知道本身总有一天会继位,他却没想到会这么早,所以才会有诸多埋怨。直到新任司礼寺人王岳起头宣读圣旨,朱厚照才又将心思放在了即位典礼上。读完圣旨他的天子身份便正式确认了下来,接着一样一身明黄衮冕的太上皇朱祐樘在百官的叩拜声中走进年夜殿,微笑着挽着他的手走出年夜殿,来到太和殿外高高的丹陛之上。太和殿的广场之上站满了百官与兵士,这些都是等第不敷入殿的年夜臣。当着这些臣子的面,朱祐樘从死后的萧敬手中接过一方木匣,谨慎翼翼的将之打开。木匣中放着一方雕镂着盘龙的玉玺,旁边放着一根金符,朱厚照知道这就是意味着最高皇权的两样工具——六方玉玺中的天子之玺与掌管全国戎行的金符。朱祐樘淡笑着将那木匣交到他手上,然后掏出了那方玉玺,叮咛道,“把手指咬破!”朱厚照心中尽是不解,却仍是依照他说的去做,听话的伸出右手食指放到唇边咬出一道血痕。在他迷惑的眼神中,朱祐樘单手半托着那玉玺在两人面前,又道,“把血涂在龙的眼睛上面。”看着父皇当真稳重的脸色,朱厚照只能按他说的逐一照做。这其实不是那枚从秦代传播下来,由和氏璧而成,然后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宝物玉玺,虽然这枚玉玺也被称为传国玉玺,却只不外是在建国时太家传下来的。真实的那方传国玉玺早在元代溃退以后便鸣金收兵。固然这方玉玺在日常平凡很少利用,仅仅作为一种传承,不外朱祐樘也曾让他看到过好几回。他的印象里,仿佛与父皇日常平凡利用的那几枚玉玺也差未几,并没有甚么出格的奇异的地方,或许独一特别一点的处所就是玉玺上方雕镂的龙。在这枚玉玺之上是两条瞋目相视的五爪金龙,它们盘横在六寸年夜小的底座上,两只前爪交握在一路看起来仿佛正在进行拼死的争斗,显得十分狰狞,与其他玉玺之上平和的盘龙完全分歧。朱祐樘知道贰心里在想些甚么,却居心连结神秘不回覆,将那玉玺放到了他的手中,等他捧好今后才道,“用神识好好感触感染一下。用真气!”朱厚照好奇的将心神沉醉在这方玉玺中,静静的感触感染着玉石的脉络。从他指尖还微微的放出了一股细细的真气,沿着玉石的纹路细心的探察着这玉玺的奥秘。认真气在这玉玺中舒展开来,朱厚照俄然发现本身与这方玉玺有了一种非常契合的感受,就像这玉玺是本身身体的一部门一样,他曾也有过这类类似的感受,当初轩辕夏禹剑认主的时辰就有点像是如许。莫非这个玉玺也是一个宝贝?他的心中禁不住赞叹起来,可是接下来他却更加受惊。跟着他对用真气探完这玉玺,将真气收回体内以后,渐渐的有一股细微的能量从玉玺中传了出来,沿着手指接触玉玺的处所传入了本身的体内。心知父皇定然不会害他,所以他只是惊奇的阐发着那股能量,那其实不像是真气,却又包含的无限无尽的气力一般。那股独特的能量跟着真气的运转附着在筋脉中,残剩的则全数进入了丹田,然后朱厚照诧异的发现本身对六合灵气的感应与接收俄然仿佛加倍了。这类独特的能量仿佛生成对灵气有着一种吸引力,他并没有决心去接收,那些六合灵气就已犹如前赴后继一般涌入他的体内,固然朱厚照以往修炼速度就很快,可是却历来没有犹如如许酣畅淋漓的接收过灵气,那种仿佛年夜热天里一口饮下一碗冰冷解渴的酸梅汤般的爽利,让他不由得完全沉醉此中。正在接收灵气的朱厚照没有发此刻他完全把握这个玉玺以后,一股壮大的威压隐约从他身上披发开来,犹如扔入水中的石子激起层层海浪,那股壮大而布满威仪的压力以他为中间朝着四面八方舒展开来。首当此中的就是离他比来犹如刘瑾、萧敬等一般的近侍,像刘瑾如许不懂武功的还好一点,他们只是感觉新皇朱厚照仿佛俄然之间便得高峻起来,虽然感受到压力,却只是感觉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皇家风采。而犹如萧敬与保卫太和殿的锦衣卫这般晓得武功的表示就比力不胜了,当他们方才感触感染到这类压力的时辰就已不由得运功去抵当,可是那种感受就像弹簧一样,越是拼命抵当那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威压就越重。没有多久这些人就起头有些功力不济,额头上豆年夜的汗珠滴滴答答的滚落下来,一个个都满脸惶恐的望着发出这类气焰的朱厚照。由这类能量激发出来的威压像是本性能分辩人的强弱一般,小我能力与精力力强的人就施加很多一点,而那些通俗一些的人就施加得少一些,固然柔和而没有危险力,可是却像是一个烙印一般留在了在场的文武百官精力之上。在场的人里面独一没有太年夜影响的唯一朱祐樘罢了,他满脸喜悦的望着朱厚照,回忆起本身当初即位是只能激发出不到十丈的可怜威压,比拟起来,这一幕让贰心中布满了欣喜。本身的决议公然没有错,可以或许将这方皇玺阐扬出如斯年夜声势的人只怕也知道本身的照儿了。“吾皇万岁千万岁!”终究有人不由得跪倒在地高呼起来,在有人带头的感化之下,众年夜臣、兵士将士都不谋而合的一排排跪倒下来,口中高呼万岁,太和殿前的广场设计时本就有覆信的结果,上万人的呼叫招呼声被增幅犹如地震山摇般震动。朱厚照的心神终究收了回来,他灵敏的六识让他可以或许清晰感触感染到,本来那些心思各别的年夜臣们现在心中却都布满了虔敬,最少在这一刻他们是真心的将本身看成是六合之间最尊贵的天子。心里知道是甚么缘由影响了广场中的百官,因而他试图收回那股突如其来的威压,这个时辰他才发现进入本身体内的那股能量短短时候竟然已耗损得差未几了。本来不是能一向留在体内的!朱厚照心中不由有些掉望,不外想一想也就不再贪婪,若是能一向如斯猛烈的接收六合灵气仿佛也过分骇人了。他试着再输入一股真气进入玉玺当中,但此次他却掉望了,那股神秘的能量再也没有出来。他不满地瞥了一眼在身边淡笑的父皇,看来这此中的奇妙只能等晚上再逐一查问了!“呵呵,还不快读即位诏!”朱祐樘被他懊末路的脸色逗笑了,提示道。他知道这儿子对能晋升本身实力的工具必定布满了乐趣,不外此刻可不是诠释的好机会。“难怪您的实力能晋升得这么快!”朱厚照不由得嘟哝了一句,任谁能像适才那样澎湃的接收灵气若是晋升速度不快反而是变态了,切,白费之前本身还真的觉得父皇是先天异禀呢!看来这个臭父皇还有良多奥秘没有告知本身!哼!他朝着朱祐樘皱了皱鼻子,然后对着文武百官起头宣读即位诏。所谓的即位诏只不外是一套固定的典礼,也就是即位年夜典最后的一项,由新皇先颂列祖列宗、皇明基业,接着再起头歌颂先皇,将前一代天子吹的非常的圣明贤德,再然后是陈述本身即位做天子的颠末与感言,同时颁布发表新朝的年号。最后,朱厚照还必需以新任天子的身份,说出新朝的治国方针:“朕以冲龄,统承鸿业,仰承父恩,周到教育,大小无遗。迨亲政后,振奋图强,敬报父恩。尔等百官,文武皆贤,股肱之臣,赞予重用,光昭旧绪,愈茂新猷。”朱厚照将这段绕口的治国方针顺遂的背完今后总算是松了口吻,这些话可是他想了很久很久,最后请父皇一番悔改以后才终究定下来的。里面最主要的一句就是告知百官,本身这个新任的天子仍是会重视前朝的年夜臣们,而且会继续任用他们配合治理全国,只有如许才能安宁因为改朝换代而起头浮动的人心。当年夜臣们再次跪倒高呼万岁今后,朱厚照终究露出了今天最动听的一抹微笑,由于他知道这个磨人繁琐的即位年夜典总算是完结了。

描述中年天子的句子。。。

身躯凛冽,边幅堂堂。一双目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年夜,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

犹如天上降魔主,真是人世太岁神。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年夜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视而有情

俊朗的眉,清丽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黝黑的头发直达臀际,披垂在明净的颀长身躯上,点缀出妖魅般的斑斓。

黑金色的艰深眼眸,俊美不凡的脸庞,举手投足在在都吐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看了叫人难以抗拒那野性的魅力

古诗词 描述天子与一个女子的

极有多是《长恨歌》

是唐朝诗人白居易的一首长篇叙事诗。全诗形象地论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恋爱悲剧。诗人借汗青人物和传说,缔造了一个盘旋委宛的动听故事,并经由过程塑造的艺术形象,再现了实际糊口的真实,传染了千百年来的读者,诗的主题是“长恨”。该诗对后代诸多文学作品发生了深远的影响

最后四句传播较广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海枯石烂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哪一个天子的诗写的最好

中国汗青上稀有百个天子,此中不乏附庸大雅者,少数君王也确有真才实学,但凡会写诗的,谁不想千古传播?但是真能登上文学殿堂的,还真不算多。

  汉高祖刘邦是第一个写诗的天子,他的作品仅一首【年夜风歌】,却能垂馨千祀,颇让后代君王敬慕。刘邦实际上是贩子恶棍身世,然在百军功成、荣归故乡之时,想起全国初定,山河未稳,用一句“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表达了爱才如命的迫切表情。有人对刘邦的身世不睬解,以为一个不念书的人怎样会咏出那末豪放的诗句呢?实在不念书的项羽也会作诗,他在汉兵略地之时,吟出“力拔山兮气盖世,时晦气兮骓不逝”那样的千古名句,充实反应出那是一个文武相济、如火如荼的辉煌时期。

  在中国文学史上,魏文帝曹丕的地位是比力显眼的。曹丕是曹操的儿子,他篡汉自立、毒害曹植,在政治上名声欠安,但他的文学成绩却不成藐视。曹丕的《燕歌行》是我国文学史上现存最早的完全的七言诗,对七言诗的构成做出了凸起的有进献,七言诗《燕歌行》共两首,此中第一首“金风抽丰萧瑟气候凉”,是他的代表作:

  金风抽丰萧瑟气候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里,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屋,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克不及长。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诗人将思妇安置在秋夜的布景中来描述,把她的缱绻悱恻的相思之情细腻委宛地表示出来,说话浅近清丽,活泼动人,很能表示曹丕诗歌的一般气概。

  隋末唐初又是一个群雄并起的豪宕年月,这时候期的代表人物隋炀帝和唐太宗城市写诗。炀帝的诗如【春江花月夜】: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流带星来。

  太宗的诗如【初夏】:

  一朝春夏改,隔夜鸟花迁。阴阳深浅叶,晓夕重轻烟。

  哢莺犹响殿,横丝正网天。佩高兰影接,绶细草纹连。

  碧鳞惊棹侧,玄燕舞檐前。何须汾阳处,始复有山泉。

  杨广的李世平易近的诗,才情尚可,底气不足,他们的诗文之所以能保存下来,完全得益于诗人的特别政治身份,若是从纯文学角度比力,把他们的作品放到光照千秋的唐诗里,生怕连“下品”都算不上。

  说到写诗,就不克不及不提南唐后主李煜,这个饱受汗青玩弄的苦命君王,在文学上到达了同时期的巅峰。李煜精书法,善绘画,通乐律,诗和文均有必然成就,尤以词的成绩最高,他的【虞佳丽】、【浪淘沙】、【乌夜啼】、【相见欢】等词均为传播千古的名作,此中尤以【虞佳丽】的“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等句最为闻名,至今仍传唱不停。后主前期词风格格绮丽柔靡,还不脱“花间”习惯。国亡后在“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囚禁生活生计中,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皇帝”,恰是“国度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句始工”。这些后期词作,苦楚哀婉,意境艰深,已为苏辛所谓的“豪宕”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继往开来的年夜宗师,如王国维《人世词话》所言:“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年夜,感伤遂深。”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协调,更是空前绝后的了。李煜的诗也很有特点,被俘后,曾作【渡中江望石城泣下】,深切动人:

  江南江北旧故乡,三十年来梦一场。吴苑宫闱今萧瑟,

  广陵台殿已冷落。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万行。

  兄弟四人三合家,不胜枯坐细考虑。

  宋徽宗赵佶的履历和李煜很类似,一样精于写词,他曾写出“人前不敢分明说。不忍昂首,羞见旧时月”如许活泼的句子,描述相思之情,还有【燕山亭】抒发亡国之痛:……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考虑,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有时不做。

  阿谁自夸文治武功第一人的乾隆天子也爱写诗,并且他十分勤恳,平生留下数万首诗作。只惋惜这个福分最年夜的天子功底太差,有的就像打油诗,有的则像散文码齐了压韵,如“御湖三月春水生,轻风不动玻璃平”,又如“欢赏娱本日,追陪忆往年”,程度还赶不受骗今一个爱读古诗词的一般常识份子。但在臣子们眼里,皇帝的诗作,再垃圾也是“精品垃圾”,谁有敢说半句闲话?是以天子的诗集仍是出了一本又一本。乾隆天子在文化上闹出的笑话还真很多,好比他给灵隐寺题字,把灵字上面的云字头写年夜了,下面不敷用了,因而臣子们就改主张,改题为“云林禅寺”;乾隆还曾把“浒墅关”当作“许墅关”,把“西川”当作“四川”,臣子们都默不作声的把地名改了,并一向沿用到今天。

  “诗词歌赋,琴棋字画,无所欠亨”的乾隆作诗数万,却无一首为后人熟知,而不念书的“贩子天子”刘邦却能凭一首即兴之作万古长青,汗青仿佛在告知人们,爱以“文字罪人”,对文字狱出格感乐趣的弘历皇帝,不单迟误了时期,还丑化了本身。

描述古代天子的诗,比力孤傲的那种、

《长恨歌》里明皇回都长安,于旧宫忖量杨贵妃的那段甚好

归来池苑皆照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若何不泪垂?

东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戏班门生鹤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永夜,耿耿银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存亡别经年,灵魂不曾来入梦。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