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瑟的诗词 求有关于锦瑟的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19-10-28 19:19:37

【房中曲】 =>唐·李商隐

蔷薇泣幽素,翠带花钱小。娇郎痴若云,抱日西帘晓。枕是龙宫石,割得秋

波色。玉簟掉柔肤,但见蒙罗碧。忆得前年春,未语悲含辛。归来已不见,锦瑟

长於人。本日涧底松,明日山头蘖。愁到天池翻,相看不了解。

【渭城少年行】 =>崔颢

洛阳仲春梨花飞,秦地行人春忆归。扬鞭走马城南陌,朝逢驿使秦川客。驿

使前日发章台,传道长安春早来。棠梨宫中燕初至,葡萄馆里花正开。念此令人

归更早,三月便达长安道。长安道上春可怜,摇风荡日曲河滨。万户楼台临渭水,五陵花柳满秦川。秦川寒食盛富贵,游子春来喜见花。斗鸡下杜尘初合,走马章台日半斜。章台帝城称贵里,青楼日晚歌钟起。贵里豪家白马骄,五陵年少不相饶。双双挟弹来金市,两两鸣鞭上渭桥。渭城桥头酒新熟,金鞍白马谁家宿。可怜锦瑟筝琵琶,玉台清酒就君家。小妇春来不解羞,娇歌一曲杨柳花。

【和子由四首·送李供备席上和李诗】苏轼

门风赫奕盖并凉,也解微吟锦瑟傍。擘水取鱼湖起浪,引杯看剑坐生光。风

流别后人人忆,才器归来各种长。不消更贪穷事业,风流分赋予沉湘。

【初自径山归述古召饮介亭以病先起】苏轼

西风初作十分凉,喜见新橙透甲喷鼻。迟暮赏心惊节物,登临病眼怯秋光。惯

眠处士云庵里,倦醉佳人锦瑟旁。犹有梦回清兴在,卧闻归路乐声长。

还有良多,百度国粹里面可以找

和琴瑟有关的诗句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诗经·关雎》

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水。——陈子昂《春夜别友人》

肃肃羔雁礼,泠泠琴瑟篇。——鲍溶《古意》

琴瑟盘倾从世珠,黄泥局泻流年箭。——陈陶《将进酒》

齐心婉娩若琴瑟,更笑河汉有灵匹。——阎德隐《薛王花烛行》

湘娥拊琴瑟,秦女吹笙竽。——曹植《神仙篇》

安坐咏琴瑟,逍遥可永年。——江淹《效阮公诗》

声传琴瑟风生枕,影泻琅玕月满庭。——白玉蟾《题栖凤亭四首》

古味虽未亡,尘埃满琴瑟。——张耒《次韵子夷兄弟十首》

鸳鸯交颈期千岁,琴瑟谐和愿百年。——李郢《为妻作生日寓意》

锦瑟的诗词和所含的故事

锦瑟无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思,只是那时已怅惘。

这首《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爱诗的无不乐贺喜吟,可谓最负盛名;但是它又是最不容易讲授的一篇难诗。自宋元以来,测度纷纭, 莫衷一是。

诗题《锦瑟》,是用了起句的头二个字。旧说中,原有以为这是咏物诗的,但迩来注解家仿佛都主张:这首诗与瑟事无关,实是一篇借瑟以隐题的“无题”之作。我觉得,它确是分歧于一般的咏物体,可也并不是只是纯真“截取首二字”以发端比兴而与字面毫无交涉的无题诗。它所写的情事分明是与瑟相干的。

起联两句,历来的注家也多有误解,觉得据此可以判明此篇作时,诗人已“行年五十”,或“年近五十”,故尔如此。实在否则。“无故” 犹言“没出处地”、“无缘无故地”,此诗人之痴语也。锦瑟原本就有那末多弦,这并没有“不是”或“错误”;诗人却硬来抱怨它:锦瑟呀,你干甚么要有这么多条弦?瑟,到底原有几多条弦,到李商隐时期又实有几多条弦,实在都没必要“考据”,诗人不外借以遣辞见意罢了。据记录,古瑟五十弦,所以玉溪写瑟,经常使用“五十”之数,如“雨打湘灵五十弦”,“因令五十丝,中道分宫徵”,都可证实,此在诗人原无特别意图。

“一弦一柱思华年”,关头在于“华年”二字。一弦一柱犹言一音一节。瑟具弦五十,音节最为繁富可知,其繁音促节,常令听者难觉得怀。诗人绝没有让人去死抠“数字”的意思。他是说:聆锦瑟之繁弦,思华年之旧事;音繁而绪乱,惘然以难言。所设五十弦,正为“制造氛围”,以见旧事之千重,情肠之九曲。要想赏识玉溪此诗,先宜体会斯旨,正不成胶柱而鼓瑟。宋词人贺铸说:“锦瑟华年谁与度?”(《青玉案》)元诗人元好问说:“佳人锦瑟怨韶华!”(《论诗》)华年,正今语所谓斑斓的芳华。玉溪此诗最紧的“主眼”端在华年盛景,所以“行年五十”这才追思“四十九年”之说,其实不外是一种迂见而已。

起联意图既明,且看他下文若何承接。

颔联的上句,用了《庄子》的一则寓言典故,说的是庄周梦见本身已身化为蝶,栩栩但是飞......浑忘自家是“庄周”其人了;后来梦醒,自家依然是庄周,不知胡蝶已何往。玉溪生此句是写佳人锦瑟,一曲繁弦,惊醒了诗人的梦景,不复成寐。迷含迷掉、离去、不至等义。试看他在《秋天晚思》中说:“枕寒庄蝶去”,去即离、逝,亦好他所谓迷者是。晓梦胡蝶,虽出庄生,但一经玉溪应用,已不止是一个“栩栩然”的题目了,这里面模糊包容着夸姣的情境,却又是虚缈的黑甜乡。

本联下句中的望帝,是传说中周代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后来禅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故,身后魂化为鸟,暮春啼苦,至于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动听心腑,名为杜鹃。杜宇啼春,这与锦瑟又有甚么联系关系呢?本来,锦瑟繁弦,哀音怨曲,引发诗人无穷的悲感,难言的冤愤,如闻杜鹃之凄音,送春回去。一个“ 托”字, 不单写了杜宇之托春情于杜鹃,也写了佳人之托春情于锦瑟,目送手挥之间,花落水流之趣, 诗人妙笔奇情,于此已然到达一个飞腾。

看来,玉溪的“春情托杜鹃”,以冤禽托写恨怀,而“佳人锦瑟怨华年”提出一个“怨”字,恰是得其真实。玉溪之题咏锦瑟,非统一般闲情琐绪,此中自有一段奇情恨在。

律诗一过颔联,“起”“承”以后,已到“转”笔之时,笔到其间,年夜抵前面文情已然到达小小一顿的地方,似结非结,含义待申。在此下面,点笔落墨,好象从头再“起”似的。其笔势或如奇峰崛起,或如难舍难分,或推笔宕开,或明缓暗紧,手法可以不尽不异,而神理脉络,是有转折而始终灌输的。当此之际,玉溪就写出了“沧海月明珠有泪”这一位句来。

珠生于蚌,蚌在于海,每当月明宵静,蚌则向月张开,以养其珠, 珠得月华,始极光莹。这是夸姣的平易近间传统之说。月本天上明珠,珠似水中明月;泪以珠喻,自古为然,鲛人泣泪,颗颗成珠,亦是海中的奇情奇观。如斯,皎月落于沧海之间,明珠浴于泪波之界,月也,珠也,泪也,三耶一耶?三即一耶?在诗人笔下,已然构成一个难以分辩的妙境。我们读唐人诗。一笔而能有如斯丰硕的内在、秀丽的联想的,舍玉溪生实未几觏。

那末,海月、泪珠和锦瑟是有甚么联系关系可以寻味呢?钱起的咏瑟名句不是早就说“二十五弦弹夜月,不堪清怨却飞来”吗?所以,瑟宜月夜,清怨恨深。如斯,沧海月明之境,与瑟之联系关系,不是可以窥视的吗

对诗人玉溪来讲,沧海月明这个境地,尤有特别的稠密豪情。有一次,他因病中末能躬与河东公的“乐营置酒”之会,就写出了“只将沧海月,高压赤城霞”的句子。如斯看来,他对此境,一方面于其高旷皓净十分爱赏,一方面于其凄寒孤寂又十分感伤:一种复杂的难言的惘然之怀,溢于言表。晚唐诗人司空图,引过比他早的戴叔伦的一段话:“诗家美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成置于眉睫之前也。”

这里用来比方的八个字,的确和此诗颈联下句的七个字如出一辙,足见此一比方,还有本源,惋惜后来古籍掉传,竟难重觅出处。今天解此句的,别无参考,引戴语作讲解,是不是贴切,亦难断言。晋代文学家陆机在他的《文赋》里有一联名句:“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蓝田,山名,在今陕西蓝田东南,是着名的产玉之地。此山为日光煦照, 储藏此中的玉气(前人以为宝贝都有一种一般视力所不克不及见的光气),冉冉上腾,但美玉的精气远察如在,近视却无,所以可望而不成置诸眉睫之下,这代表了一种异常夸姣的抱负风景,但是它是有能掌控和没法亲近的。玉溪此处,恰是在“韫玉山辉,怀珠川媚”的启迪和联想下,用蓝田日暖给上句沧海月明作出了对仗,造成了异常光鲜强烈的对照。

而就字面讲,蓝田艰沧海,也长短常工整的,由于沧字本义是青色。玉溪在词采上的讲求,也能够看出他的才调和功力。

颈联两句所表示的,是阴阳冷暖,美玉明珠,境地虽殊,而怅恨则一。诗人对这一高洁的豪情,是倾慕的,执着的,但是又是不敢亵渎、哀思叹惜的。

尾联拢束全篇,大白提出“此情”二字,与初步的“华年”相为呼应,笔势末尝闪遁。诗句是说:如斯情怀,岂待今朝回想始感无限怅恨,即在那时早已经是使人不堪惘惘了。话是说的“岂待回想”意思正在:那末今朝追思,其为怅恨,又当若何!诗人用两句话表出了几层盘曲,而几层盘曲又只是为了申明那种惘然的苦痛表情。诗人所觉得诗者在于此,玉溪诗之所觉得玉溪诗者,尤在于此。

玉溪平生履历,有难言之痛,至苦之情,郁结平生。

琴瑟的古诗

锦瑟

李商隐

锦瑟无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思,只是那时已怅惘。 锦瑟呀,你为什么居然有五十条弦?每弦每节,都使人怀思黄金华年。我心像庄子,为胡蝶晓梦而迷惘;又像望帝化杜鹃,依靠春情哀怨沧海明月高照,鲛人泣泪皆成珠蓝田红日和暖,可看到良玉生烟。离合悲欢之情,岂待本日来追思,只是昔时却不以为意,早已怅惘。

诗名里带锦瑟字的诗词有哪些

锦瑟无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思,只是那时已怅惘。

<锦瑟>的诗词整体赏析,,?

赏析要连系原诗内容进行,是以先先容一下原诗内容:

锦瑟

李商隐

锦瑟无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思?只是那时已怅惘。

赏析:

 诗人年夜量借用庄生梦蝶,杜鹃啼血,沧海珠泪、良田生烟等典故,采取比兴手法,应用联想与想象,把听觉的感触感染,转化为视觉形象,以片断意象的组合,缔造昏黄的境地,从而借助可视可感的诗歌形象来转达其竭诚浓郁而又幽约深曲的沉思。

  诗题“锦瑟”,是用了起句的头二个字。旧说中,原有以为这是咏物诗的,但注解家仿佛都主张:这首诗与瑟事无关,实是一篇借瑟以隐题的“无题”之作。

  首联“锦瑟无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无故,平白无故,生来就如斯。乐器,琴有三弦、五弦;筝有13弦;而“瑟”却有五十弦。用这么多弦,来抒发繁复之感情,该是何等忧伤。古有泰帝与素女之典故,已经是忧伤至极了。诗人以这个典故作为喻象,暗示自喻诗人不同凡响,他人只三弦、五弦,而诗人之瑟却有五十弦之多。真是得天独厚之天才。暗示他先天极高,多愁善感,锐敏幽微。比兴用很多么高深。下一句,一弦一柱,追思芳华爱情的韶华。首联总起,引领下文,以下都是追思夸姣的芳华。但又美景不长,使人掉落难过。

  颔联的上句,用了《庄子》的一则寓言典故,说的是庄周梦见本身身化为蝶,栩栩但是飞,浑忘自家是“庄周”其人了;后来梦醒,自家依然是庄周,不知胡蝶已何往。下句中的望帝,是传说中周代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后来禅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故,身后魂化为鸟,暮春啼苦,至于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动听心腑,名为杜鹃。此联二句,写的是佳人锦瑟,一曲繁弦,惊醒了诗人的梦景,不复成寐。迷含迷掉、离去、不至等义。模糊包容着夸姣的情境,却又是虚缈的黑甜乡。锦瑟繁弦,哀音怨曲,引发诗人无穷的悲感、难言的冤愤,如闻杜鹃之凄音,送春回去。一个“托”字,不单写了杜宇之托春情于杜鹃,也写了佳人之托春情于锦瑟,目送手挥之间,花落水流之趣。诗人妙笔奇情,于此已然到达一个飞腾。

  律诗一过颔联,“起”“承”以后,已到“转”笔之时,笔到其间,年夜抵前面文情已然到达小小一顿的地方,似结非结,含义待申。在此下面,点笔落墨,仿佛从头再“起”似的。其笔势或如奇峰崛起,或如难舍难分,或推笔宕开,或明缓暗紧,手法可以不尽不异,而神理脉络,是有转折而又始终灌输的。当此之际,诗人就写出了“沧海月明珠有泪”这一位句来。

  颈联前一句把几个典故揉合在一路,珠生于蚌,蚌在于海,每当月明宵静,蚌则向月张开,以养其珠,珠得月华,始极光莹。这是夸姣的平易近间传统之说。泪以珠喻,自古为然,鲛人泣泪,颗颗成珠,亦是海中的奇情奇观。如斯,皎月落于沧海之间,明珠浴于泪波之界,在诗人笔下,已然构成一个难以分辩的妙境。一笔而能有如斯丰硕的内在、秀丽的联想的,实未几见。

  后一句的蓝田沧海,也并不是空穴来风。晚唐诗人司空图,引过比他早的戴叔伦的一段话:“诗家美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成置于眉睫之前也。”这里用来比方的八个字,的确和此诗颈联下句的七个字如出一辙,足见此一比方,还有本源,惋惜后来古籍掉传,竟难重觅出处。引戴语作讲解,是不是贴切,亦难断言。晋代文学家陆机在他的《文赋》里有一联名句:“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蓝田,山名,在今陕西蓝田东南,是着名的产玉之地。此山为日光煦照,储藏此中的玉气(前人以为宝贝都有一种一般视力所不克不及见的光气),冉冉上腾,但美玉的精气远察如在,近不雅却无,所以可望而不成置诸眉睫之下,这代表了一种异常夸姣的抱负风景,但是它是不克不及掌控和没法亲近的。诗中此句,恰是在“韫玉山辉,怀珠川媚”的启迪和联想下,用蓝田日暖给上句沧海月明作出了对仗,造成了异常光鲜强烈的对照。而就字面讲,蓝田对沧海,也长短常工整的,由于沧字本义是青色。诗人在词采上的讲求,也能够看出他的才调和功力。

  对诗人 来讲,沧海月明这个境地,尤有特别的死后豪情。有一次,他因病中未能躬与河东公的“乐营置酒”之会,就写出了“只将沧海月,高压赤城霞”(《病中闻河东公乐营置酒口占寄上》)的句子。如斯看来,他对此境,一方面于其高旷皓净十分爱赏,一方面于其凄寒孤寂又十分感伤:一种复杂的难言的惘然之怀,溢于言表。

  此联和上联共用了四个典故,显现了分歧的意境和情感。庄生梦蝶,是人生的恍忽和迷惘;望帝春情,包括苦苦追寻的执著;沧海鲛泪,具有一种阔年夜的寥寂;蓝田日暖,转达了暖和而昏黄的欢喜。诗人从典故中提取的意象是那样的奇异、空灵,他的心灵向读者徐徐开启,华年的夸姣,生命的感到等皆融于此中,却只可领悟不成言说。

  尾联拢束全篇,大白提出“此情”二字,与初步的“华年”相为呼应,笔势何尝闪遁。诗句是说:如斯情怀,岂待今朝回想始感无限怅恨,即在那时早已经是使人不堪惘惘了。对一般通俗人,常常是人到老年,追思以往:深憾芳华易逝,功业无成,工夫虚度,凑数其间而懊悔无限。但天资聪敏的诗人,则事在当初,就早已先知先觉到了,却无可何如,无穷之怅惘若掉。这就是诗人李商隐,借锦瑟而自况了。

关于带瑟瑟的诗句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洞庭波起兮鸿雁翔,风瑟瑟兮野苍苍。

瑟瑟松风急,苍苍山月团。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

比力近似,锦瑟的诗词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寻思旧事立夕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喷鼻,那时只道是平常。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金风抽丰悲画扇。轻易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轻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万万缕。海角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现在却忆江南乐,那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翠屏金愚昧,醉入花丛宿。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风住尘喷鼻花已尽,日晚倦梳头。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很多愁。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博得满衣清泪。本年天涯海角,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丢脸梅花。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栏杆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追问

没名?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