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赏析关于李清照的

文学网 时间:2019-12-04 18:16:14

这是一首借伤春写离恨的闺怨词。全词情词并胜,神韵悠然,层层深切揭露了抒怀女主人公心中无穷愁情。 起首词人将“一寸”柔肠与“千缕”愁思等量齐观,令人发生了一种强烈的压制感,恍如她愁肠欲断,再也承受不住。“惜春”两句,不复直言其愁,却“惜春春去”的矛盾中揭示女子的心理勾当。淅沥的雨声催逼下落红,也催逼着春季回去的脚步。独一能给深闺女子一点安慰的春花也凋谢了,那催花的雨滴只留下几声浮泛的回响。惜春,惜花,也恰是惜芳华、惜韶华的写照。 下片写凭阑了望。中国古典诗词中,经常使用“倚阑”暗示人物表情悒郁无聊。这里词人“倚”这个动词后面缀以“遍”字,活画出一深闺女子百无聊赖的沉闷忧?。下句中又以“只是”与“倚遍”相呼应,陪衬出因愁苦而酿成的“无情感”,这就有力地表示了愁情极重繁重,没法排遣。 结尾处,遥问“人何处”,点明凭阑了望的目标,同时也暗示了“柔肠一寸愁千缕”、“祇是无情感”的底子缘由。这里,词人奇妙地放置了一个有问无答的结构,却转笔跟随着女子的视野去描画那望不到绝顶的萋萋芳草,正顺着夫君归来时所必经的道路舒展开去,一向延长到遥远的天边。但是望到绝顶,唯见“连天芳草”,不见夫君踪迹。 这首词上片写伤春之情,下片写伤别之情。伤春、伤别,融为柔肠寸断的千缕浓愁。描绘出一个恋爱专注执着、感情竭诚细腻的深闺思妇的形象。写出了让人肝肠寸断的千缕浓愁:孤单愁、伤春愁,伤别愁和盼归愁。结尾“望断”二字写尽盼归不克不及的愁苦,此时豪情已储蓄积累至最岑岭,全词到达飞腾。 [6] 【赏析二】 这首词的根基内容: 上片第一句“孤单深闺”,写一个青年女子在本身深藏后院的闺房里,心中感应很是孤单;第二句“柔肠一寸愁千缕”,写青年女子的愁状,一寸柔肠便有千缕愁丝,那末全部人呢?可见她的孤单和忧闷该有何等利害。第三四句“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写青年女子忧闷的情况:给人带来但愿并让人可惜的春季走了,又下起了催着春花凋谢的雨。这一切,能不让人愁上加愁吗?这是上片的内容。 下片第一二句“倚遍栏干,只是无情感!”仍是写青年女子的愁状。待在闺房里是“寸肠千缕愁”,只好走到闺房外面。但曩昔青年女子是不克不及随意走下闺房楼梯的,所以只能在上面依着雕栏想想,望一望。想甚么?恰是那“催花雨”让她想到了“人何处?”想道了离本身而远去的意中人此刻何处?,是不是也在淋雨?甚么时辰回来?这才是青年女子真正忧闷的缘由;那她望甚么?望外面的风光吗?不是,是望本身的想象中的气象——意中人归来时的情形。望到了吗?没有。那望到了甚么?望到了“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是啊!望到的是连到天边的无际荒草,是望不见归路——意中人归来的那条路。这就是青年女子倚栏远望的苦楚情形、心理状况和无望成果。 以上就是这首词在四十一个字中所表达的根基意思。 这首词的布局和写作艺术手法: 全词由写孤单之愁,到写伤春之愁,再写伤别之愁,更写盼归之愁,如许周全地、层层递进地表示了青年女子心中愁情不竭积累的情状,是递进的写法。一个“雨”字,把上下两片勾连在一路;远处是无际荒草,近处是雨催花落;闺房内是哀肠百转,闺房外是满目苦楚。何等凄美的意境!词人在这里把青年女子的“愁”简直已然写尽、写透,可谓极尽描摹!所以明朝陆云龙在《词菁》中称道此首词是“泪尽个中”,《云韶集》也盛赞此作“情词并胜,神韵悠然。” [ 追问: 这是 李清照 甚么期间的作品

求李清照的《声声慢》的诠释和赏析!

[译文] 犹如是丢了甚么,我在苦苦寻觅。

只见一切景物都冷冷僻清,使我的表情加倍愁苦悲戚。

乍寒乍热的天气,最难调养身体。

固然喝了几杯淡酒,也没法招架薄暮时金风抽丰的寒朔。

正在悲伤的时辰,又有一群年夜雁,向南飞去。

那身影,那啼声,倒是旧时的了解。

满地上落花聚积,菊花已枯黄陨落,现在还有谁忍心去摘?守着窗户独坐,孤若孤立,如何才能捱到天黑?在这傍晚时节,又下起细雨,梧桐叶片落下的水滴,声声中听,使人心碎。

此情此景,又怎是一个愁字归纳综合了得的!

诗词赏析关于李清照的

赏析《声声慢》300字摆布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若是用一句话归纳综合这首词的特点,可以称做“切实竭诚,痴感情人”。

我国有很多文学门户很是正视创作和鉴赏中的感情身分,竟陵派开创人之一的谭元春还说过“不痴不成为情”(《唐诗归》卷一引语》)的话,这首词就是处处表示作者的痴情。

你看,想当初,作者看到天上的“雁字”(李清照《一剪梅》词:“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曾勾起她对丈夫的相思之情;到了中年,家门遇难,屏居乡里时,又发生了“征鸿过尽,万千苦衷难寄”(李清照《念奴娇》词)的难过之情;现在看到过雁这一“旧时了解”时,便越发伤情。

在一群人人常见的飞禽身上,既依靠着纯挚的夫妻之爱,又有着深邃深挚的家国之思,凡此各种无处不渗入着作者的密意。

这类密意还表示在作者对“黄花”形象的分歧描绘上。

早年她以“有幽香盈袖”(李清照《醉花阴》词)的“黄花”意味本身的夸姣韶华,而今“满地黄花聚积”,标记着本身的朽迈和抱负的幻灭。

此处恰是从背面翻足其意,即用晨风暮雨对“黄花”的无情摧残,反衬“黄花”的痴情。

不是吗?都已干枯“满地”、“蕉萃”不胜了,还在忖度“有谁堪摘”?可以说“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以下三句,是实足的痴情的吐露。

唯其痴情,才非分特别动听。

在拙稿《关于易安札记二则》中,曾谈到李清照擅于将与本身出身有某种契合的他人诗词摄取己作。

她特别熟习唐朝韩偓的诗,其词曾频频取意于韩诗(《中汉文史论丛》1985年第4辑)。

这首《声声慢》与韩诗亦有必然关系。

韩诗中有“凄凄侧侧又微嚬,欲话羁愁忆故人。

薄酒旋醒寒彻寒,好花虚谢雨藏春”④等句,这四句与《声声慢》除在时令上有年龄之别外,其他如凄恻的冷气、嚬蹙的眉头,对“故人”的纪念,和难以御寒的“薄酒”和败谢的“好花”等,均为《声声慢》一词所?括。

还有“乍暖还寒”句,与张先《青门引》的“乍暖还轻寒”等句,亦有某种渊源关系。

这里要指出的是,李词中固然借取了韩诗和张词的某些意象甚至成句,但前者向着通俗化、白描化和个性化的标的目的跨进了一年夜步,正同她的“三杯两盏淡酒”,为辛弃疾化用为“有时三盏两盏淡酒醉蒙鸿”(辛弃疾《水调歌头》词)时的景象相恍如,是文学本身的有益的承桃和嬗递。

请问李清照的《声声慢》这首诗做阐发鉴赏。

『声声慢』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翻译:我处处寻觅,寻到的只有冷僻,十分惨痛。

乍暖还寒的季候,最难忍耐。

两杯淡酒,怎能压住心头的哀痛?年夜雁飞过,我正悲伤,却发现它恰是我在故里熟悉的那只 满地黄花聚积著,十分蕉萃,有谁忍心去摘?我守着窗,独自一人,一小我怎样才能熬到入夜?细雨敲打着梧桐,此恰是傍晚,一点一滴落著。

这类场景,这类“愁”又怎是一句话能说得清的呢?赏析:这首词写于李清照糊口的后期。

一题作“秋情”,赋秋就是赋愁,但这里的愁已不是女词人闺中糊口的淡淡忧愁,词人履历了国度危亡,故里沦亡,丈夫病逝,金石字画全数散掉,本身漂泊在避祸的步队中,饱经离乱,所以这里的愁是深愁,浓愁,无尽的愁。

词一开首就用了十四个叠字。

“寻寻觅觅,”词人好象有所追求,但又不知道要追求甚么,这时候她已历了国破、家亡、夫逝的繁重冲击,糊口中夸姣的工具都已不存在了,事实上在实际糊口中已没有甚么可寻觅,也没有甚么需要寻觅的了,但词人仍是但愿找点甚么依靠本身空虚孤单的情怀,支持本身伶丁无助的人生,但寻觅的成果只能是“冷冷僻清”,四周的情况是一片凄清凉落,更让人感应实际的伶丁无援。

“凄惨痛惨戚戚”,写词人心里的苦楚、悲苦、惨戚的情感。

这三句都在表示女主人的愁苦无聊,孤单忧伤,但各有偏重,第一句写神志,第二句写情况,第三句写表情,第2、三句又是第一句“寻寻觅觅”的成果,“冷冷僻清,先感于外;凄惨痛惨戚戚,后感于心,进入愁境”(吴熊和《唐宋词通论》)。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刚感觉有点儿和缓却又变冷了,这是秋季的时令特点。

“将息”,保养。

人在气候多转变时,是很难顺应的,更况且是年事已年夜,身体虚弱,又遭受了如斯不幸的人,就更是对气候的转变出格敏感,更感觉难以将养顺应了。

为了顺应这多变的秋季时节,词人诡计以酒御寒,但“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酒是“三杯两盏”,量少,又是“淡酒”,怎样能招架傍晚时的阵阵金风抽丰呢?淡酒不敌风寒,喝酒也不克不及排解忧闷。

“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雁飞曩昔,正使人悲伤,本来雁是我曩昔见过的。

这里我们可看到三层意思:(一)雁飞曩昔了,雁啼声声,凄厉难闻,正使人悲伤,本来年夜雁是老了解了,震动我心里的创伤已不止一次,此刻又来震动我,使我悲伤难熬。

(二)古代有鱼雁不绝的传说。

雁以往是给我带过信的,给我抚慰,此刻丈夫已逝,亲戚离散,雁飞曩昔无信可带,不克不及再给我抚慰了,使我悲伤。

(三)作者的故里在北方,而此时作者沉溺堕落南边,秋季北雁南飞,引发了对故里的忖量,所以使她悲伤。

雁在北方就了解,此刻看到雁不是在故土,而是在他乡,发出事过境迁的感伤,依靠怀乡之意。

词的下片承接上片。

“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黄花”是指菊花,品种是黄色的。

“聚积”,指花开之盛,多是小菊花密密层层地开放,不是言落英满地。

“蕉萃损”指人因悲伤而瘦削。

损,煞,是说蕉萃得很。

有人以为是黄花“蕉萃损”,不当,由于前面的“聚积”不作寥落解,菊花是枯在枝头的。

“谁”,指本身。

“堪”,可以或许,经得起。

菊花盛开,本要摘花插在瓶子里,可儿已蕉萃,现在还有甚么心思和乐趣去摘花呢?已没有赏花的表情了。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一小我坐在窗边,象守着甚么工具一样,百无聊赖,但愿天早一点黑下来,看不到窗外一切令人悲伤的工具,但天恰恰与人尴尬刁难,越等越感觉时候漫长,过活如年。

孤单难耐,十分困难比及傍晚,等来的倒是更使人悲伤的工具:“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风吹梧桐叶,萧萧瑟瑟,本已悲惨,又加细雨滴到梧桐上,更助悲惨。

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李清照是位灵敏善感的词人,雨打梧桐点点滴滴,好象敲击着她破裂的心灵,使她哀痛至极。

这类种景象不竭地熬煎词人,情何故堪?所以词人最后冲口而出:“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此次第”是说这类种景象或这类种光景。

这类种环境加在一路,怎样是一个“愁”字可以归纳综合得了!“愁”说不清晰,用人世文字和说话归纳综合不了,写出了无尽的愁绪,转达出各种难以言传的哀思。

这首词是在国破家亡、漂泊异地时写的,词中诉说了词人孤愁无助、生意萧条的处境,依靠了极为深邃深挚的家国之思,深深地打上了时期的烙印。

词的描述纯用赋体,写了情况,写了出身,写了表情,并将这三者融为一体。

词中写客不雅情况的事物有:淡酒、晚风、飞雁、黄花、梧桐、细雨,这些景物都贯串浓厚的豪情色采,渗入着作者的主不雅感触感染,缔造了萧瑟、凄清、孤单的意境。

苦楚的景物一路写下来越积越多,伤感愈来愈浓厚,最后堆砌的愁苦迸涌而出。

词顶用了九对叠字,叠字用得很自...

声声慢 李清照 中的意象赏析 而且举出其他诗词中与此诗词应用意境相...

李清照诗词赏析——醉花阴 醉花阴(重阳) 薄雾彤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三更凉初透。

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

莫道不断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词牌名。

初见于毛滂《东堂词》,词中有“人在翠阴中,欲觅残春,春在屏风曲。

劝君对客 杯须覆”,词牌取义于此。

双调五十二字,上下阕各五句,三仄韵。

曲牌名。

北曲入黄钟吕,共八句,前五句系词牌的上阕,略有转变。

一般用作黄钟套曲的第一曲。

本词为节令抒情之作。

时逢重阳,作者经由过程独守闺房,孤单抒情,及把酒傍晚,赏花东篱等诸多真实 的糊口场景,表达了于佳节思亲的人之常情。

但是也是这最为糊口化的描述,培养了千古名句:“莫道不 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以花拟人,以景托情,情真意切,意趣峰奇,思意绝美,为后代所赞。

集评: 易安以《重阳·醉花阴》词函致明诚。

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

一切谢客,忘食忘寝者三日 夜,得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

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绝佳。

”明诚诘之。

曰:“莫 道不断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政易安作也(《琅寰记》卷中引《别传》)。

写景贵淡远有神,勿堕而奇情;言情贵含蓄,勿浸而淫亵。

“晨风残月”、“衰莫微云”,写景之善 者也;“红雨飞愁”、“黄花比瘦”,言情之善者也(《论词漫笔》)。

词之用字,务在精择:腐者、哑者、笨者、弱者、粗鄙者、僵硬者、词中所未经见者,皆不成用,而 叶韵字尤宜寄望。

前人名句,末字必清隽清脆,如“人比黄花瘦”之“瘦”字,“红杏枝头春意闹”之“ 闹”字,皆是,然有同此字而用之善不善,则存乎其人之意与笔(《论词随毛》)。

无一字不秀雅。

密意苦调,元人词曲常常宗之(《云韶集》)。

此阕为李易安初期代表词作之一。

以“重阳”为题,抒节令思亲之情。

起首我们看到,这道词写的是重阳,既为夏历玄月九日,已到秋之时令,白天应是愈来愈短,这里首 句倒是“薄雾彤云愁永昼”,何来“永昼”之说?明显这是作者本身的一种心理感知,于心理上说,时候 对欢愉与疾苦的心情是别离具有相对意义的,乐而忘时,愁而步艰。

作者恰是对“薄雾彤云”出格敏感 ,以心愁之,心绪固结,不得愉快,固然就自觉得是“永昼”之愁了。

而这一切皆源于两地别离的相思之 苦。

“瑞脑销金兽”,瑞脑,即冰片,瑞冰片,一种宝贵的喷鼻料,金兽者,指兽形的喷鼻炉。

“淡烟炉中起 ,袅袅浮清室”作者感怀之时,枯座房中,对着“金兽”出神。

炉上轻烟正如心头情思,悠悠无尽。

瑞脑 虽有尽时,光阴亦有老时,唯孤寂苦闷之情思难了难终,有之增而无之减,更勿言排解。

首两句,一句言外,一句言内。

云烟雾气相溶相合,情形订交,整篇词作就在这类阴郁迷离的空气中 铺睁开来。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三更凉初透”虽是夜晚,却又是展转反侧,不克不及成眠,秋意寒思透过帷帐 侵入不眠人肌肤。

好一句“凉初透”,秋寒、心冷,字字点睛,意气满纸。

重阳日,本为赏菊登高之佳节 ,当是味意盎然。

无何如,亲人不在身边,一个“又”字惊慌、忧怨、无奈,道尽心中离愁别恨。

“东篱把酒傍晚后”,“东篱”出自陶渊明《喝酒》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陶潜之意,悠 然安闲,超脱化外。

而作者酒在饮,花在赏,倒是应景聊复,借酒解愁之态,何如愁上添愁,更对日落昏 老的凄凉晚景。

怎不引人伤怀悲愁。

北宋诗人林逋咏梅名句有“疏影横斜水清浅,幽香浮动月傍晚”这里以幽香指梅花。

而易安词中“有 幽香盈喷鼻”的“幽香”代指菊花,菊花经霜不落,傲骨迎风,气概近梅花,指标作者意趣脱俗,襟怀胸襟高洁 。

尾句“莫道不断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为全篇飞腾,“莫道不断魂”破空而出,道破几多含之 无露的感情,是人道无可压制的真实感情的爆发。

用江郎《别赋》:“黯然断魂者,唯别罢了矣”的“销 魂”二字,点出各种愁苦皆源自拜别之痛。

用于尾句,如灯启航、如钟夺目。

尾句两重否认的语气恍如不 是出自词中女主人公之口,倒更像是在旁为之动感情伤的圈外人。

这类书写作角度的改变,恰是易安行文 年夜胆出奇、峰峦崛起的怪异魅力。

作者超出了词中的阿谁小我,对骄傲怀同情,以“莫道不断魂”感伤之 。

更指导读者“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如许作者的感情经由过程圈外人语气的渲泄,这类自我反不雅,将愁苦 对象具体对象化,加以不雅照和呤味。

可谓情境深邃深挚,掠人心魄。

宋词人程垓《摊破江城子》曾将人与梅花对比,“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似有神韵。

唐司空图《 诗品·典雅》“落花无言,人淡于菊”易安之“人比黄花瘦”似更胜一筹。

李清照《声声慢·寻寻觅觅》赏析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

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 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 愁字了得! 宋钦宗靖康二年(公元逐一二七年)夏蒲月,徽宗、钦宗二帝被俘,北宋亡。

李清照夫婿...

声声慢 李清照 诗词

1、原文 声声慢·寻寻觅觅 作者: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2、译文我独处陋室如有所掉地东寻西觅,但曩昔的一切都在骚乱中掉去了,永久都寻不见、觅不回了;面前只有冷冷僻清的情况(空屋内一无长物,室外是万木萧条的秋景,这类情况又引发心里的感伤,因而苦楚、惨重、悲戚之情一齐涌来,使人痛彻肺腑,难以忍耐了。

)秋季骤热或骤冷的时辰,最难以调养将息。

饮进愁肠的几杯薄酒,底子不克不及抵抗早上的凉风寒意。

望天空,但见一行行年夜雁擦过,回忆起曩昔在寄给丈夫赵诚明的词中,曾假想鱼雁不绝,互通音信,但现在丈夫已死,手札无人可寄,故见北雁南来,联想起词中的话,雁已经是老了解了,更感应悲伤。

地上处处是寥落的黄花,蕉萃枯损,现在有谁能与我共摘啊!成天守着窗子边,孤孤独单的,怎样轻易挨到入夜!到傍晚时,又下起了绵绵细雨,一点点,一滴滴洒落在梧桐叶上,发出使人心碎的声音。

这类种况味,一个“愁”字怎样可以或许说尽! 3、注释⑴寻寻觅觅:意谓想把掉去的一切都找回来,表示很是空虚惘然、苍茫掉落的心态。

⑵凄惨痛惨戚戚:忧闷苦闷的模样。

⑶乍暖还(huán)寒:指秋季的气候,突然变暖,又转严寒。

⑷将息:旧时方言,疗养调度之意。

⑸怎敌他:对于,招架。

晚:一本作“晓”。

⑹损:暗示水平极高。

⑺堪:可。

⑻著:亦写作“着”。

⑼怎生:如何的。

生:语助词。

⑽梧桐更兼细雨:暗用白居易《长恨歌》“秋雨梧桐叶落时”诗意。

⑾此次第:这光景、这景象。

⑿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个“愁”字怎样能归纳综合得尽呢? 4、创作布景 此词是李清照后期的作品,具体写作时候待考。

有人以为作于南渡今后,正值金兵入侵,北宋衰亡,丈夫归天,连续串的冲击使她尝尽了国破家亡、流离失所的苦痛,亡国之恨,丧夫之哀,寡居之苦,凝固心头,没法排解,因而写下了这首《声声慢》。

有人则以为是中年期间所作。

5、赏析唐宋古文家以散文为赋,而倚声家实以慢词为赋。

慢词具有赋的铺叙特点,且含蓄流利,匀整而富转变,可谓“赋之余”。

李清照这首《声声慢》,到处颂扬数百年,就其内容而言,的确是一篇悲秋赋。

亦唯有以赋体读之,乃得其旨。

李清照的这首词在作法上是有缔造性的。

本来的《声声慢》的曲调,韵脚押平声字,音调响应地也比力徐缓。

而这首词却改押入声韵,并屡用叠字和双声字,这就变舒缓为急促,变哀惋为凄厉。

此词以豪宕纵恣之笔写冲动悲怆之怀,既不委宛,也不模糊,不克不及列入婉约体。

靖康之变后,李清照国破,家亡,夫死,伤于人事。

这时候期她的作品再没有昔时那种清爽可儿,浅斟低唱,而转为沉郁凄婉,首要抒写她对亡夫赵明诚的纪念和本身孤独苦楚的情状。

《声声慢·寻寻觅觅》即是这时候期的典型代表作品之一。

这首词起句便不平常,连续用七组叠词。

不单在填词方面,即便在赋曲也独一无二。

但益处不但在此,这七组叠词还极富音乐美。

宋词是用来演唱的,是以调子协调是一个很主要的内容。

李清照对乐律有极进修诣,所以这七组叠词朗诵起来,便有一种年夜珠小珠落玉盘的感受。

只觉齿舌音往返频频吟唱,盘桓低迷,委婉凄楚,有如听到一个悲伤之极的人在低声倾吐,但是她还未启齿已感觉已能使听众感受到她的哀伤,而等她说完了,那种伤感的情感仍是没有散去。

一种稀里糊涂的愁绪在心头和空气中满盈开来,久久不散,余味无限。

表情欠好,再加上这类乍暖还冷天气,词人连觉也睡不着了。

若是能沉沉睡去,那末还能在短暂的时候内逃离疾苦,可是越想入睡就越难以入睡,因而词人就很天然想起亡夫来。

披衣起床,喝一点酒暖暖身子再说吧。

可是严寒是由是孤傲引发的,而喝酒与品茶一样,独自一人只会感觉额外苦楚。

端着一杯淡酒,而在此日暗云低,凉风正劲的时节,却俄然听到孤雁的一声悲鸣,那种哀怨的声音直划破天际,也再次划破了词人未愈的伤口,头白鸳鸯夫伴飞,唉,雁儿,你叫得如许苦楚幽怨,莫非你也像我一样,老年掉偶了吗?也像我一样,余生要独自一人面临万里层山,千山暮雪吗?痴心妄想之下,泪光迷蒙当中,蓦然感觉那只孤雁恰是之前为本身传递情书的那一只。

无可何如花落去,似曾了解燕归来。

旧日传情信使仍在,而秋娘与萧郎已死生相隔,人鬼殊途了,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这一奇思妙想包括着几多没法诉说的忧愁啊! 这时候看见那些菊花,才觉察花儿也已蕉萃不胜,落红满地,再无昔时那种"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的高雅了。

以往丈夫活着时的日子何等夸姣,诗词唱和,清算古籍,可此刻呢?只剩下本身一小我在受这一望无际的孤傲的煎熬了。

故物仍然,人面全非。

"旧时气候旧时衣,只有情怀,不得似往时"。

独对着孤雁残菊,更感苦楚。

手托喷鼻腮,珠泪盈眶。

怕傍晚,捱白天。

对着这阴森的天,一小我要如何才能熬到傍晚的到临呢?漫长使孤傲变得...

求李清照的诗词及赏析

《如梦令》1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此时会迷恋本身爱好的行将磨灭的春日美景,可惜夸姣光阴的短暂,这闺中孤单愁绪的背后,隐然飘零着一丝少女“思春”的情怀. 昨夜一场“雨疏风骤”,摧残海棠,催送春季回去,敏感的词人不消到户外不雅察,用细腻的心灵去感受,就可以知道必定是一幅“绿肥红瘦”的狼籍气象。

以淡淡的愁怀去体察天然景色的细微转变,也是由词人的特定心情决议的。

昨夜的喝酒入眠,是不是有甚么快慰不了的私家情怀呢?连系下文对春日风景垂垂离去的焦急,不难体味出少女对本身虚度闺中工夫的焦炙。

“伤彼蕙兰花,含英扬辉煌。

过期而不采,将随秋草萎。

”(《古诗十九首·冉冉孤生竹》)这一份对芳华夸姣韶华的爱护保重,是从古到今的豪情灵敏细腻的女子所共有的。

古代女子的独一好前途就是寻觅到一名如意郎君,嫁一名好丈夫。

所以,少女爱护保重芳华韶华之时,就按捺不住心里的丝丝缕缕的“思春”情怀,李清照也不破例。

往后,李清照对本身的婚姻有如斯深邃深挚的一份感情投入,在初期这些伤春伤怀的作品里已可以看出眉目来了。

这首词的构想也十分奇妙,词人用对话组成感情的递进深切,用粗心的“卷帘人”来反衬本身的敏感细腻,将少女幽隐不成明说的情怀涵蓄展现在读者的眼前。

词中所表达的意境,前人、今人诗词中也屡屡触及。

盛唐孟浩然《春晓》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几多?”春眠是舒适的,酣恬沉睡的诗人不知破晓已到,是处处啼鸟声惊醒了诗人。

春季早晨的勃勃朝气透过“啼鸟声”显现出来。

醒来后,诗人当即想起昨夜的风雨,因而便关心有几多花瓣被催落。

诗人听闻啼鸟声的欣喜,对落花的关心,都表示了对年夜天然的酷爱。

这首五言绝句侧重表示的是抒怀主人公春晓之际的舒适甜畅,语意徐徐,对“花落”的耽忧也是淡淡而来,渐见密意的。

晚唐韩偓将这一番诗意改用问句表达,《懒起》说:“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

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

”对落花投以更多的存眷,但“侧卧”的自在姿式申明诗人的表情其实不那末严重火急。

与李清照同时的年夜词人周邦彦也有过近似的艺术构想,其《六丑》说:“为问花安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

”吐辞典雅的词人,将落花对比作“楚宫倾国”般的佳丽,语意又委婉一层。

李清照的词明显直接从韩偓作品中转变而来。

这类被他人频频表述过的诗意,李清照出之以全新的构想。

对话的两边身份明白了,反衬的感化加倍较着。

“绿肥红瘦”的对比,使人线人一新。

小词用语浅显平白,语意却深邃深挚涵蓄,表示了花季少女的昏黄淡约愁思。

宋人对这首词就很是欣赏,《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六十说:“近时妇人能文词如李易安,颇多佳句。

小词云:(词略),‘绿肥红瘦’,此语甚新。

”《藏一话腴》甲集卷一则说:“李易安工造语,如《如梦令》‘绿肥红瘦’之句,全国称之。

” 《如梦令》2 李清照有《如梦令》词,描写本身少女时期的糊口,是最好的文献资料。

词云: 常记溪亭日暮,沉浸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这里的“溪亭”、“藕花”、“鸥鹭”都是泛指,是李清照某次出游时的所见所闻。

这时候,李清照顾该已来到汴京父亲的身旁,歌词所写的是汴京四周某处的风景。

这首词记录了李清照安闲浪漫的闺中少女糊口。

词写本身因为醉酒贪玩而欢快忘归,最后误入“藕花深处”。

因为不期而来的荡舟赶路少女,却把已栖息下来的“一滩鸥鹭”吓得四下飞起。

小词的笔调极为轻松、欢畅、活跃,说话朴实、天然、流利。

使人惊讶的是一名年夜家闺秀,竟然可之外出尽兴游玩到天气昏黑,并且喝得酩酊年夜醉,乃至“不辨归路”,“误入藕花深处”。

迷路以后,没有失路的惶恐,没有归家唯恐怙恃指责的恐惧,反而又兴趣勃勃地发现了“鸥鹭”惊起后的另外一幅色采光鲜、朝气昂然的画面,欢喜的氛围弥漫始终。

如许自由纵容的糊口对少女李清照来讲明显其实不目生,也是充实地取得怙恃家长许可的。

不然,只要一次峻厉的叱骂,夸姣的履历便可能化作疾苦的记忆。

这首词显示出少女李清照的率性、真率、年夜胆和对天然风光的爱好,如许的作为及个性与李格非自由的家教、家庭情况的宽松紧密亲密相干。

《一剪梅》 红藕喷鼻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漂荡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元朝伊世珍的《琅嬛记》卷中对这首词的创作布景有过一段记录:“易安结缡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

”今人王仲闻在《李清照集校注》中则指出:“清照适赵明诚时,两家俱在东京,明诚正为太学生,无负笈远游事。

此则所云,显非事实。

”(第25页)王说甚是。

这首词必定不会写于新婚后不久。

李清照与赵明诚成婚后的前六年时候,两人配合栖身在汴京,后来近十年时候又一路屏居山东青州,一向到李清照34岁摆布,赵明诚起复再次出来仕进,两人材有了分手拜别的时辰,这首词应当作于这...

李清照 声声慢 赏析

这首词起句便不平常,连续用七组叠词。

不单在填词方面,即便在诗赋曲也独一无二。

但益处不但在此,这七组叠词还极富音乐美。

宋词是用来演唱的,是以调子协调是一个很主要的内容。

李清照对乐律有极进修诣,所以这七组叠词朗诵起来,便有一种年夜珠小珠落玉盘的感受。

只觉齿舌音往返频频吟唱,盘桓低迷,委婉凄楚,有如听到一个悲伤之极的人在低声倾吐,但是她还未启齿就感觉已能使听众感受到她的哀伤,而等她说完了,那种伤感的情感仍是没有散去。

一种稀里糊涂的愁绪在心头和空气中满盈开来,久久不散,余味无限。

表情欠好,再加上这类乍暖还冷天气,词人连觉也睡不着了。

若是能沉沉睡去,那末还能在短暂的时候内逃离疾苦,可是越想入睡就越难以入睡,因而词人就很天然想起亡夫来。

披衣起床,喝一点酒暖暖身子再说吧。

可是严寒是因为孤傲引发的,而喝酒与品茶一样,独自一人只会感觉额外苦楚。

端着一杯淡酒,而在此日暗云低,凉风正劲的时节,却俄然听到孤雁的一声悲鸣,那种哀怨的声音直划破天际,也再次划破了词人未愈的伤口,头白鸳鸯掉伴飞。

词人感慨:唉,雁儿,你叫得如许苦楚幽怨,莫非你也像我一样,老年掉偶了吗? 莫非也像我一样,余生要独自一人面临万里层山,千山暮雪吗?痴心妄想之下,泪光迷蒙当中,蓦然感觉那只孤雁恰是之前为本身传递情书的那一只。

无可何如花落去,似曾了解燕归来。

旧日传情信使仍在,而秋娘与萧郎已死生相隔,人鬼殊途了,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这一奇思妙想包括着无穷没法诉说的忧愁。

这时候看见那些菊花,才觉察花儿也已蕉萃不胜,落红满地,再无昔时那种“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的高雅了。

词人想:以往丈夫活着时的日子何等夸姣,诗词唱和,清算古籍,可现在呢?只剩下本身一小我在受这一望无际的孤傲的煎熬了。

故物仍然,人面全非。

“旧时气候旧时衣,只有情怀,不得似往时。

”独对着孤雁残菊,更感苦楚。

手托喷鼻腮,珠泪盈眶。

怕傍晚,捱白天。

对着这阴森的天,一小我要如何才能熬到傍晚的到临呢?漫长使孤傲变得加倍恐怖。

独自一人,连时候也感觉起头变慢起来。

十分困难比及了傍晚,却又下起雨来。

点点滴滴,淅淅沥沥的,无边丝雨细如愁,下得人心更烦了。

再看到屋外那两棵梧桐,固然在风雨中却相互搀扶,相互依托,两相对照,本身一小我要苦楚多了。

急风骤雨,孤雁残菊梧桐,面前的一切,使词人的哀怨重堆叠叠,直至无以复加,不知如何形容,也难以表达出来。

因而词人不再用甚么对照,甚么衬着,甚么赋比兴了,直接了当地说:“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简单直白,反而更觉神妙,更有韵味,更堪品味。

相形之下,连李煜的“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也稍觉掉色。

一江春水固然无限无尽,但究竟??结果还可形容得出。

而词人的愁绪则非翰墨所能形容,天然稍胜一筹。

下面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正与上文“乍暖还寒”相合。

前人晨起于卯时喝酒,又称“扶头卯酒”。

这里说用酒消愁是不抵事的。

、 下文“雁过也”的“雁”,是南来秋雁,恰是往昔在北方见到的,所以说“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了。

《唐宋词选释》说:“雁未必了解,却云‘旧时了解’者,寄怀乡之意。

赵嘏《寒塘》:‘乡心正无穷,一雁度南楼。

’词意近之。

” 上片从一小我寻觅无着,写到酒难解愁;风送雁声,反而增添了思乡的难过。

因而下片由秋天高空转入自家天井。

园中开满了菊花,秋意正浓。

这里“满地黄花聚积”是指菊花盛开,而非残英满地。

“蕉萃损”是指本身因哀伤而蕉萃瘦损,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干枯。

正因为本身无意看花,虽值菊堆满地,却不想去摘它赏它,这才是“现在有谁堪摘”简直解。

但是人不摘花,花当自萎;及花已损,则欲摘已不胜摘了。

这里既写出了本身无意摘花的愁闷,又流露了惜花将谢的情怀,笔意比唐人杜秋娘所唱的“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要深远多了。

从“守著窗儿”以下,写独坐无聊,心里苦闷之状,比“寻寻觅觅”三句又进一层。

“守著”句如依张惠言《词选》断句,以“独自”连上文。

秦不雅(一作无名氏)《鹧鸪天》下片:“无一语,对芳樽,放置肠断到傍晚。

甫能炙得灯儿了,雨打梨花深闭门”,与此词意境附近。

但秦词从人对傍晚有思惟筹办方面着笔,李则从背面说,仿佛天成心不愿黑下来而令人尤其难熬。

“梧桐”两句不但脱胎淮海,并且兼用温庭筠《更漏子》下片“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词意,把两种内容融而为一,笔更直而情更切。

最后以“怎一个愁字了得”句作收,也是门路独辟之笔。

自庾信以来,或言愁有千斛万斛,或言愁如江如海(别离见李煜、秦不雅词),总之是极言其多。

这里却化多为少,只说本身思路纷茫复杂,仅用一个“愁”字若何包罗得尽。

妙在又不申明于一个“愁”字以外更有甚么表情,即戛但是止,恍如不了了之。

概况上有“欲说还休”之势,现实上已倾注无遗,极尽描摹了。

这首词年夜气包举,别无枝蔓,相干情事一一说来,却始终紧扣悲秋之意,深得六朝抒怀小赋...

李清照的声声慢

李清照《声声慢》赏析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声声慢》 靖康之变后,李清照国破,家亡,夫死,伤于人事。

这时候期她的作品再没有昔时那种清爽可儿,浅斟低唱,而转为沉郁凄婉,首要抒写她对亡夫赵明诚的纪念和本身孤独苦楚的情状。

《声声慢o寻寻觅觅》即是这时候期的典型代表作品之一。

这首词起句便不平常,连续用七组叠词。

不单在填词方面,即便在诗赋曲也独一无二。

但益处不但在此,这七组叠词还极富音乐美。

宋词是用来演唱的,是以调子协调是一个很主要的内容。

李清照对乐律有极进修诣,所以这七组叠词朗诵起来,便有一种年夜珠小珠落玉盘的感受。

只觉齿舌音往返频频吟唱,盘桓低迷,委婉凄楚,有如听到一个悲伤之极的人在低声倾吐,但是她还未启齿已感觉已能使听众感受到她的哀伤,而等她说完了,那种伤感的情感仍是没有散去。

一种稀里糊涂的愁绪在心头和空气中满盈开来,久久不散,余味无限。

表情欠好,再加上这类乍暖还冷天气,词人连觉也睡不着了。

若是能沉沉睡去,那末还能在短暂的时候内逃离疾苦,可是越想入睡就越难以入睡,因而词人就很天然想起亡夫来。

披衣起床,喝一点酒暖暖身子再说吧。

可是严寒是由是孤傲引发的,而喝酒与品茶一样,独自一人只会感觉额外苦楚。

端着一杯淡酒,而在此日暗云低,凉风正劲的时节,却俄然听到孤雁的一声悲鸣,那种哀怨的声音直划破天际,也再次划破了词人未愈的伤口,头白鸳鸯夫伴飞,唉,雁儿,你叫得如许苦楚幽怨,莫非你也像我一样,老年掉偶了吗?也像我一样,余生要独自一人面临万里层山,千山暮雪吗?痴心妄想之下,泪光迷蒙当中,蓦然感觉那只孤雁恰是之前为本身传递情书的那一只。

无可何如花落去,似曾了解燕归来。

旧日传情信使仍在,而秋娘与萧郎已死生相隔,人鬼殊途了,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这一奇思妙想包括着几多没法诉说的忧愁啊! 这时候看见那些菊花,才觉察花儿也已蕉萃不胜,落红满地,再无昔时那种"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的高雅了。

以往丈夫活着时的日子何等夸姣,诗词唱和,清算古籍,可此刻呢?只剩下本身一小我在受这一望无际的孤傲的煎熬了。

故物仍然,人面全非。

"旧时气候旧时衣,只有情怀,不得似往时"。

独对着孤雁残菊,更感苦楚。

手托喷鼻腮,珠泪盈眶。

怕傍晚,捱白天。

对着这阴森的天,一小我要如何才能熬到傍晚的到临呢?漫长使孤傲变得加倍恐怖。

独自一人,连时候也感觉起头变慢起来。

十分困难比及了傍晚,却又下起雨来。

点点滴滴,淅淅沥沥的,无边丝雨细如愁,下得人心更烦了。

再看到屋外那两棵梧桐,固然在风雨中却相互搀扶,相互依托,两相对照,本身一小我要苦楚多了。

急风骤雨,孤雁残菊梧桐,面前的一切,使词人的哀怨重堆叠叠,直至无以复加,不知如何形容,也难以表达出来。

因而词人不再用甚么对照,甚么衬着,甚么比赋兴了,直接了当地说:"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简单直白,反而更觉神妙,更有韵味,更堪品味。

相形之下,连李后主的"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也稍觉掉色。

一江春水固然无限无尽,但究竟??结果还可形容得出。

而词人的愁绪则非翰墨所能形容,天然稍胜一筹。

综不雅李清照这首写于晚年的《声声慢》,不管从艺术角度仍是从遣辞造句方面来讲,都到达了必然的高度。

李清照不愧为李清照,易安词不愧为易安词。

李清照《声声慢》的全文

李清照-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

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