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深深深几许”诗句出自哪里?

文学网 时间:2019-05-15 15:51:33

年月:【宋】 作者:【陈造】 文体:【】 种别:【】

天井深深深几许,佳丽绵渺在云堂。

落花游丝白天静,锦荐金炉梦正长。

蝶恋花

年月:【宋】 作者:【欧阳修】 文体:【词】 种别:【】

天井深深深几许,[1]

杨柳堆烟,[2]

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3]

楼高不见章台路。[4]

雨横风狂三月暮,

门掩傍晚,

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5]

“天井深深深几许”是谁的诗句﹖

年月:【宋】 作者:【陈造】 文体:【】 种别:【】天井深深深几许,佳丽绵渺在云堂。

落花游丝白天静,锦荐金炉梦正长。

蝶恋花年月:【宋】 作者:【欧阳修】 文体:【词】 种别:【】天井深深深几许,[1]杨柳堆烟,[2]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3]楼高不见章台路。

[4]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傍晚,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5]

天井深深深几许是那首诗里的名句?

释义: 一进进幽邃亭台院落,到底有多深啊。

这是欧阳修的诗句,看全诗才轻易体会它的寄义。

这句词出自于欧阳修的《蝶恋花·天井深深深几许》。

《蝶恋花·天井深深深几许》天井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傍晚,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天井深深深几许?

良多 题扇集句五首 年月:【宋】 作者:【陈造】 文体:【】 种别:【】 天井深深深几许,佳丽绵渺在云堂。

落花游丝白天静,锦荐金炉梦正长。

蝶恋花 年月:【宋】 作者:【欧阳修】 文体:【词】 种别:【】 天井深深深几许,[1] 杨柳堆烟,[2] 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3] 楼高不见章台路。

[4]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傍晚,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5] 【注释】 [1]几许:几多。

[2]堆烟:形容杨柳稠密。

[3]玉勒:玉制的马衔。

雕鞍:精雕的马鞍。

游冶处:指歌楼倡寮。

[4]章台:汉长安街名。

《汉书·张敞传》有“走马章台街”语。

唐许尧佐《章台柳传》,记妓女柳氏事。

后因以章台为歌妓聚居之地。

[5]乱红:落花。

此词写暮春闺怨,一路一结颇受推赏。

“天井”深深,“帘幕”重重,更兼“杨柳堆烟”,既浓且密——糊口在这类表里隔断的阴沉、幽遂情况中,女主人公身心两方面都遭到压制与禁锢。

叠用三个“深”字,写出其遭封闭,形同囚居之苦,不单暗示了女主人公的孤身独处,并且有苦衷深邃深挚、怨恨莫诉之感。

是以,李清照称赏不已,曾拟其语作“天井深深”数阕。

明显,女主人公的物资糊口是优裕的。

但她精力上的极端苦闷,也是不言自明的。

“玉勒雕鞍”以下诸句,逐层深切地展现了实际的凄风苦雨对其芳心的无情践踏:恋人薄幸,嫖妓不归;春景将逝,韶华如水。

篇末“泪眼问花”,实即含泪自问。

花不语,也非躲避谜底,“乱用飞过秋千去”,不是比说话更清晰地明示了她面对的命运吗?在泪光莹莹当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一样难以免被抛掷抛弃而沉溺堕落的命运。

这类完全用情况来暗示和衬托人物思路的笔法,深婉不迫,盘曲有致,逼真地表示了糊口在幽闭状况下的贵族少归难以明言的心里隐痛。

固然,溯其渊源,此前,温庭筠有“百舌问花花不语”(《惜春词》)句,严恽也有“尽日问花花不语”(《落花》)句,欧阳修结句也许由此脱化而来,但不独说话更加流美,意蕴更加深挚,并且境地之浑成与韵味之悠久,也远过于温、严原句。

【集评】 李清照《词序》:欧阳公作《蝶恋花》有“天井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好之,用 其语作天井深深数阕。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帘深楼迥及“乱红飞过”等句,殆有依靠,不 仅送春也。

或见《阳春集》。

李易安宁为六一词。

易安云:“此词余极爱之。

”乃作“天井深深”数阕,其声即旧《临江仙》也。

毛先舒《古今词论》:永叔词云“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此可谓层 深而浑成。

何也?因花而有泪,此一层意也;因泪而问花,此一层意也;花竟不语,此 一层意也;不单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此一层意也。

人愈悲伤,花愈末路人,语愈 浅而意愈入,又绝无描绘吃力之迹,谓非层深而浑成耶?---------------------------- 这首词以活泼的形象 、清浅的说话,涵蓄委宛、深邃深挚细腻地表示了闺中思妇复杂的心里感触感染,是闺怨词中传诵千古的名作。

此词首句“深深深”三字,其用叠字之工,导致全词的景写得深,情写得深,由此而生深远之意境。

词人起首对女主人公的居处作了精心的描画。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两句,仿佛是一组片子摇动镜头,由远而近,慢慢推移,慢慢深切。

跟着镜头所指,先是看到一丛丛杨柳从面前移过。

“杨柳堆烟 ”,说的是凌晨杨柳笼上层层雾气的气象 。

着一“ 堆 ”字,则杨柳之密,雾气之浓,好像一幅水墨画 。

跟着这一丛丛杨柳曩昔 ,词人又把镜头摇向天井,摇向帘幕。

这帘幕不是一重,而是过了一重又一重。

事实几多重,他不作零碎的交接,一言以蔽之曰“无重数 ”。

“ 无重数”,即无数重。

一句“无重数”,使人感应这座天井的确是非常幽邃。

至此,作者用一句“玉勒雕鞍游冶处”,宕开一笔,把视野引向她丈夫那边;然后折过笔来写道:“楼高不见章台路”。

本来这词中女子正独处高楼,她的眼光正透太重重帘幕、堆堆柳烟,向丈夫常常游冶的处所凝思了望。

词的上片侧重写景,但“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世词话》),在深深天井中,已宛然见到一颗被禁锢的与世隔断的心灵。

词的下片侧重写情,雨横风狂,催送着残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

她想挽留住春季,但风雨无情,留春不住。

因而她感应无奈:“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只好把豪情依靠到命运同她一样的花上。

这两句包括着无穷的伤春之感。

清人毛先舒评曰:“‘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可谓层深而浑成。

”(王又华《古今词论》引)他的意思是说说话浑成与情义层深常常是难以兼具的,但欧词这两句却把它同一起来。

这两句感情条理以下:第一层写女主人公因花而有泪 。

见花落泪 ,对月伤情,是古代女子常有的感到。

此刻女子正在忆念走马章台(汉长安章台街,后代借以指游冶的地方)的丈夫,可是望而不成见,眼中惟有在暴风暴雨中横遭摧残的花儿,由此联想到本身的命运,不由悲伤泪下。

第二层是写因泪而问花。

泪因愁苦而致,必将要找个宣泄的对象。

这个对象此刻已变幻为花,或说花已变幻为人。

因而女主人公向开花儿痴情地提问。

第三层是花儿在一旁默然,无言以...

【天井深深深几许作者】天井深深深几许,究竟是谁写的?蝶恋花天井...

这属于汗青题目,已是死无对质了,今天广为人知的是欧阳修的作品。

此词在冯延巳的《阳春集》和欧阳修的《六一词》里都有收录,词牌名别离为“鹊踏枝”与“蝶恋花”。

李清照以为是欧阳修所作,王国维的《人世词话》里援用时则是作为冯延巳的作品。

北宋年夜词人的风格年夜都相象,这不希奇,由于他们都是从《花间》一脉相承传下来的。

他们的作品彼此之间可以“乱楮叶”(楮chǔ,语出《韩非子·喻老》篇,比方仿照传神),又可以和《花间》的作品乱楮叶,乃至可以和南唐的作品乱楮叶,由于南唐作家所处的糊口情况、文化程度、情调趣味根基上和北宋作家类似,而所咏的题材又年夜致相类,封建文人的豪情又相差不远,其表示体例也自难免不异,较着的例子是冯延巳《阳春集》中的十四首《鹊踏枝》(即《蝶恋花》),此中有回顾②见于欧阳修《六一词》,更名《蝶恋花》③如除去这四首,则冯作只有十首了。

又如用《六一词》为查对的蓝本,则题目更多,集中“旧刻”《蝶峦花》二十二首,今汲古阁本只剩十七首。

毛晋在《蝶恋花》调名下注云: 旧刻二十二首。

考“遥夜亭皋闲信步”是李中主作,“六曲阑干偎碧树”,又“帘幕风轻双语燕”俱见《珠玉词》。

“独倚危楼风细细”,又“帘下清歌帘外晏”俱见《乐章集》。

今俱删去。

这里毛晋指名删去的五首,另有两首未点名。

别的,毛晋明知一词见于两本,但仿佛不敢判定是谁作,他就录存原词,同时注明亦见他人集子中。

这类景象有四首:“天井深深几许;一首,毛氏注云:“一见《阳春录》。

易安李氏称是《六一词》。

”申明他之所以以为这是欧阳修的作品,也有按照。

梨叶初红蝉韵歇”一首,题下注云:“一刻同叔(晏殊),一刻子瞻(苏轼)。

”“谁道闲情丢弃久”一首,注云:“亦载《阳春录》。

”“几日行云何处去”一首,题下注云:“亦载《阳春录》。

” 其他北宋人词统一首见于两三人的集子中者,还有很多,这里没必要详记。

我举这些例子,其实不是要考据这些词的作者,以便研究或人的作品价值。

而是为了申明一个汗青现象:自唐五代到北宋,词的气概很相象,大家的作品相象到可以互“乱楮叶”,一小我的词失落在他人的集子里,的确不克不及分辩出来,所以也没法为他们分拨别。

求蝶恋花·天井深深深几诗词

1、《春六十韵》 唐 元稹 开口呈编贝,弹丝动削葱。

醉圆双媚靥,波溢两明瞳。

但赏欢无极,那知恨亦充。

洞房闲窈窕,天井独碧绿。

2、《浪淘沙》唐 李煜 旧事只堪哀,对景难排。

金风抽丰天井藓侵阶。

一任珠帘闲不卷,整天谁来?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

晚凉天净月华开。

相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3、《虞佳丽》宋 苏轼 深深天井清明过,桃李初红破。

柳丝搭在玉阑干,帘外潇潇微雨、做轻寒。

晚晴台榭增明媚,已拼花前醉。

深宵人静月侵廊,独自行来行去、好考虑。

4、《浣溪沙》宋 李清照 髻子伤春慵更梳,晚风天井落梅初,淡云交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通犀还解辟寒无。

5、《踏莎行慢 》宋 欧阳修 独自上孤舟,倚危樯目断。

难成暮雨,更朝云散。

凉劲残叶乱。

新月照、澄波浅。

今夜里,厌厌离绪难销遣。

强来就枕,灯残漏永,合相思眼。

分明梦见如花面。

依前是、旧天井。

新月照,罗幕挂,珠帘卷。

渐向晓,脉然睡觉如天远。

试问天井深深深几许的出处

蝶恋花 欧阳修天井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傍晚,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天井深深深几许。

萧瑟寒烟,梧桐协细雨。

楼前芳草自凝绿,行人更在海角处。

远山漠漠不见树。

花落潇湘,孤单终黄土。

皆道留春春不住,烂柯归来秋已暮。

另附下联:楼台冷冷冷数分?P.S.楼下的应是旧事悠悠。

多谢指教!

是“天井深深深几许”开首的一首是甚么意思?

【原文】蝶恋花 欧阳修天井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傍晚,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注释】⑴几许:几多。

许,估量数目之词。

⑵堆烟:形容杨柳稠密。

⑶玉勒雕鞍:极言车马的奢华。

玉勒:玉制的马衔。

雕鞍:精雕的马鞍。

游冶处:指歌楼倡寮。

⑷章台:汉长安街名。

《汉书·张敞传》有“走马章台街”语。

唐许尧佐《章台柳传》,记妓女柳氏事。

后因以章台为歌妓聚居之地。

⑸雨横:指急雨、骤雨。

⑹乱红:这里形容各类花片纷纭飘落的模样。

【译文】深深的天井不知有多深?一排排杨柳堆起绿色的云,一重重帘幕多得难以计数。

华车骏马现在在哪里游冶,被高楼盖住,望不到不见章台路。

风狂雨骤的暮春三月,时近傍晚掩起门户,却没有法子把春景留住。

我泪眼汪汪问花,花默默不语,只见狼藉的落花飞过秋千去。

【布景】这首词亦见于冯延巳的《阳春集》。

清人刘熙载说:“冯延巳词,晏同叔得其俊,欧阳永叔得其深。

”(《艺概·词曲概》)在词的成长史上,宋初词风承南唐,没有太年夜的转变,而欧与冯俱仕至宰执,政治地位与文化素养根基类似。

是以他们两人的词风年夜同小异,有些作品,常常混合在一路。

此词据李清照《临江仙》词序云:“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好之,用其语作‘天井深深’数阕。

”李清照去欧阳修未远,所云当不误。

【赏析】此词写闺怨。

词风深稳妙雅。

所谓深者,就是涵蓄含蓄,婉曲幽邃,耐人寻味。

此词首句“深深深”三字,前人尝叹其用叠字之工;兹特拈出,用以申明全词特点之地点。

无妨说这首词的景写得深,情写得深,意境也写得深。

【作者】欧阳修(1007年-1072年),字永叔,号酒徒、六一居士,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且在政治上负有盛名。

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

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

后人又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年夜家”。

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三苏)王安石、曾巩被众人称为“唐宋散文八年夜家”。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