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姐姐发生了性关系]20090517唐师曾:我姐姐死了

文学网 时间:2018-10-30 23:51:03

  2007年9月22日,“常州唐荆川500华诞纪念会”。左起:钱李仁、唐岁千、唐师曾、唐英年。

  强忍连续数天的霾晦天气,受过伤的右踝骨阵阵隐痛,低调提醒我,要谨防人生种种奇趣诡异。窗外小雨霏霏,微风拂动,空气清冷而潮湿。穿过树林时,我胳膊上的汗毛根根直竖,引来无数晶莹的雨滴。每粒水珠都异常饱满,争先恐后传递来自冥界的不祥讯息。我姐姐死了,那个和蔼的、宜室宜家的老太太“郑韻”死了。

  我是长子,命中无姐,自幼对“有姐阶级”艳羡万分。我5岁抄家,骨肉离散,上千年的血缘家族在“破四旧”中。直到1983年我大学毕业,比我大40岁的堂兄唐庆千美国归来,带我到位于北海前门儿的图书馆翻拍祖坟碑拓。才知道他妹妹唐岁千也在,我终于有了一位比我大31岁的老姐姐。身高、手型、肤色、耳朵……证明我们来自同一个祖。

  2007年,常州组织“唐荆川500年公祭”,点名“郑韻”时,老姐姐从轮椅上高举双臂:“我是唐岁千!”《毗陵唐氏家谱》上有唐岁千,没有郑韻,“郑韻”是她参加后的名字。革过命的字典上只有“韵”,没有“韻”。老姐姐几次提醒我,“你的书把我的名字印错了,应该是‘韻’,不是‘韵’。”

  姐夫是40年的地下党,在上海当学生时投身,是上海市党组。解放后官至,1983年7月任中联部长,1985年12月——1989年6月任《》社长。平时聊天说到往事,姐姐总记不清年代,她一生的时空座标全以姐夫为轴心。把一部异彩纷呈的当代史,简化成老钱任团中央国际部部长那年,老钱任国务院社会主义国家组组长那年,老钱开亚非团结会议那年,老钱下“五七”干校那年,老钱从《》退下来那年……姐夫把一生交给了,姐姐把一生交给了姐夫。

  姐姐最好玩的一件事,是从调,亲手、并取代,“恢复中华人民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地位”,属于国际中国中心局的“元老”。

  姐夫最好玩的一段,是1972年任“伊文思接待组组长”。伊文斯是“长翅膀的荷兰人”,与卡帕一起采访台儿庄大捷,是我的摄影家。,“美帝”、“苏修”内外交困,中国请伊文斯携法国女友罗莉丹来华,拍摄《愚公移山》,用文化修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姐夫1985年12月——1989年6月任《》社长,党报的发行量空前绝后。此后含饴弄孙,陪姐姐过悠闲的日子。

  CCTV讲《三字经》的钱文忠是我无锡远亲,钻研家谱,精通。据他研究,凡是能的好男人身边,都有一个宜室宜家的好女人。钱教授对我老姐评价极高,“要有好的母亲,才有好的儿女。有了好的儿女,才有好的国家姐。”钱家是嘉兴望族,我姐姐为钱家举一女一儿,全都身心健康,,是敢负责任的好。

  姐姐晚年腿脚不好,都是姐夫用一个轮椅,推着姐姐到处走。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相濡以沫几十年。出则成双,入则配对,是万寿15号的一道风景。

  “离休干部郑韻同志,因患重症肺炎、呼吸衰竭,医治无效,于2009年5月12日下午一时二十分在逝世,享年79岁。亲属定于2009年5月23日(星期六)上午十时,在八宝山公墓礼堂竹厅举行小型送别仪式。依据逝者生前遗愿,仪式一切从简;尤其是年老体弱的亲友,务请千万不要劳师前往,这样使生者,逝者也能告慰于九泉。

  我在国外,这次回国要去找一个关系挺不错的女生,我平时叫她姐姐,我们说话挺亲热的,但是她有男,我想去找她玩的时候突然亲她,她会有什么反应?会发火吗?那如果突然牵她的手呢?

  我在我姐姐开的KTV里任网管,相当的重要。现在我本人想自己外出发展,而且还要带走另一个网管,已经看好了一个,有不错的前景,风险当然也是存在的。我们一旦离开,我姐姐的KTV必定会短时间的混乱。我的姐夫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他现在提出让我在KTV里租一个门面,租金等生意好了再说,生意照做,工资照拿,当然,活儿照干。我想来想去,确实不错。但是如果我和KTV同时有活儿要忙的话,我该怎么办呢?而且今后还要牵涉到分成的问题。我现在头都大了,请教各位。

  晚上,我和姐姐都陪在医院,可是小雨姐一直在睡觉,没有醒来 我坐在她床边,又一次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被姐爱过的女子她一定很累,睡的很安详,去掉脂粉的脸上一片苍白,我心里不禁的一阵难受 姐姐走到我身边,轻轻的把我搂在怀里“姐,小雨姐她是不是不幸福?”姐姐只是轻轻的搂抱着我,不说话,可是我感觉得到,她也很心疼小雨姐 我想,任何1个人,看到曾经的爱人,受这样的罪,心里都不会好过何况,姐姐曾经那么深爱着小雨姐,我在心里想着,也觉得渐渐释然 ”缨缨,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好好休息”姐姐拉起我,我吃力的站起来姐姐看着我皱眉头,忙低身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可是越发的觉得腰上疼痛难忍。姐姐看了看我,又拉过我,的拉开我腰间的衣服,她却呆呆的站住了 本以为姐姐会教训我一顿,可是良久都没听到姐姐的声音,我转过头看她却一下子呆掉了, 她在流泪,眼泪从眼角流下,流过她抿起来的嘴边,一滴一滴。我看着她难过的样子突然不知所措,忙拉过她的手,“哭什么啊?你是小朋友啊?”姐姐不理我,而是又把我转过身,拉开我腰间的衣服,看着我,扁着嘴巴。 样子好象是她撞到桌子了似的,比我还可怜,“喂,你干吗啊,没事的。”“你怎么不说啊?”姐姐大声的喊着“你看,都青了1了” 我上前马上捂住了姐姐的嘴“这是医院啊,喊什么啊,青了,揉揉就好了”姐姐半信半疑的看了看“真的?揉揉就好了?”说着她用手指小心翼翼的碰触着我的腰“哎呀”她轻轻的碰触却疼得我龇牙咧嘴,我忙拉住她的手“好了好了,你想我?”姐姐却一本正经的把我拉了起来,却特紧张的说“缨缨,这么疼,不能骨折了吧”我差点没被她的话和表情逗乐“大姐,骨折了,我还能在这和你聊天啊。”姐姐想想也对便把我扶到一边的沙发上,慢慢的坐下,拉着我的手,眼里满是怜惜我知道她现在的心情一定难过极了,一定在责怪自己,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好心疼心疼她的无助,心疼她疲惫的双眼,我把头轻轻的靠在她的怀里,也许这样,她会我本来是躺在姐姐的怀里睡去的,可是早上醒来之际,却发现睡在另一张病床上我起身,不敢去碰触腰,我试着扭了下身子,却觉得生疼。小雨姐还是没有醒来。不知道是不是医生打麻药打过了分量,还是她自己不愿意醒过来,逃避着现实。我想如果我是她,我也不愿意醒来,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明白她一定是不快乐的,更何况,她现在又失去了她的孩子,对于1个女人来说,我想 这也是最大的损失了吧。“缨缨,你怎么起来了?”姐姐拎着早餐走了进来 我笑笑“醒了就起来了呗”说着去拿她手里吃的东西,了1个晚上,真的很饿了姐姐却把东西放到一边,“来,乖,趴这”她拍了拍床示意我趴下 我疑惑的看着她又看看她手里拿着的鸡蛋“你要干吗?”姐姐看了看我,很温柔的,把我拉下,让我趴在床上,“他们说,用这个滚滚就好了”说着他把煮熟的鸡蛋拿到我的眼前晃了晃,样子很是得意,“你乖乖别动哦”我听话的,在嘴里“恩”了一声,便不动的任她,心想着电视里倒是看到过用这个办法的我闭着眼睛,等待着享受姐姐的服务,她轻轻的拉开我的衣服,听着她心疼的唏嘘的声音我心里却觉得暖暖的,被自己爱的疼着,受这么一点点罪,我都不觉得算什么了正在偷偷乐着,突然腰上,疼痛一下融化开来,我“呀”一声,吓了姐姐一跳“轻点!”姐姐下手果然轻了好多,一下下的也不再那么刺痛,随之而来是暖暖的1种舒服 过了好久,姐姐把我扶了起来,拉好我的衣服“不是很疼了吧?”我看着她得意的笑,也点点了头“恩,好多了” 姐姐把鸡蛋放到了一边,一边搓着手一边说“多做几次,好的就快了”我又点点头,肚子却不争气的跑出来敲鼓,我抬头看看姐姐又看看一旁的早餐 “饿了是吧”姐姐点了点我的小鼻子,宠爱的语气,让我快要晕掉了。我接过她手里的早餐,的吸了吸粥的香味“饿死了呢”说着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我也很饿”声音甜美而且虚弱,我和姐姐同时抬头看向病床上的小雨姐我看到她在微笑,那个笑容是曾经小雨姐的招牌笑容,可是现在看来,却觉得那么凄凉姐姐愣着,我忙把另一碗粥递给姐姐,姐姐疑惑的看着我,“她身子弱,你喂她吧”姐姐没说话的接过我手里的粥,我走到沙发边,坐下来,一心一意的吃着自己的粥”小逸.谢谢”小雨姐被姐姐扶起来半坐在床上,声音颤抖的好象刚被雨水淋湿的叶子“先把粥喝了”姐姐细致的喂着她,我抬头看向病床上的小雨姐和一旁的姐姐我不知道心里怎么会觉得酸酸的,她们在一起仍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温馨,我忿忿的想着,却也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以这么这么小气。也许,每1个恋爱中的女孩都会有过这样的思想斗争吧,心里的2个想法在打架,打着打着只会让自己更难受于是,我决定还是把肚子喂饱了再说,埋头喝粥之际,我听到小雨姐和姐姐说 “我想和小缨单独谈谈”我听着,心里一慌,差点噎到了,感觉到姐姐的目光,我抬起头看了看她 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好,冒出了句很傻的话“我吃饱了再谈,行吗?”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喝完了所有的粥,我不知道要怎样开始和小雨姐的谈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那么怕面对她,面对这样1个也许比我更需要爱的女子姐姐了早餐,阳光一点点的温暖了整个病房,小雨姐还是微笑的看着我和姐姐我看了眼姐姐,姐姐站在我旁边,“小逸,我想和小缨单独谈谈,可以吗?”我和姐姐回过神,姐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点点头,示意她离开,姐姐出了病房门我起身给自己和小雨姐各倒了杯水,又坐回到沙发上,小雨姐一直在看着我,她没有说话 良久,她喝了水,然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你们都知道了?”我知道她指的是她怀孕的事情,我点了点了,“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 她却惨然一笑,放下水杯,看了眼身边的椅子“小缨,你坐过来好吗?”我起身拉开她床边的椅子,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雨姐的手抚在自己的小腹上,语气悲伤“这个孩子其实我早就不想要了”我惊讶的抬头看着她,惊讶她的平静,惊讶她的淡然,刚才我都还在犹豫着怎样说这件事情她没有理会我的惊讶,而是继续说着“这已经是我的第二个孩子了,也同样是不被爱的孩子”她眼角渐渐的湿润,我把纸巾递给了她“别太难过了,我姐昨天打电话给他了,他过几天就来“小雨姐只是笑了笑,“如果他都还在乎,第1个孩子也就不会失去了”说着她看了我一眼 “我们已经要离婚了”我又一次惊讶的看着她,面对她的悲伤,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的去安慰,我选择了聆听“结婚不久,我们就有很多矛盾,我很想念我以前的生活,我很想念”她擦拭着眼泪 看着我迟疑的说“我也很想念小逸”我点点头“我明白”人在最痛苦之际,一定很自己当初的选择,也一定很想念曾经的爱人“小逸告诉我,你们在一起之际,我一点都不吃惊,我想象的到”小雨姐手里拿着纸巾不时的擦拭眼角我拿纸杯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你走之际,她很伤心” 小雨姐拉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很凉,凉到了我的心里,我眼里也不觉的湿润起来“你喜欢小逸很久了,是不是?” 她的问题很直接,我没办法隐瞒,而是点了点头“是,很久了” 她笑了,笑着摇头“看来,我的直觉还是很准的”我抬起头和她相视而笑,“小缨,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不要走这条”她的脸上笑容很温暖,可是语气却很冰冷,我抽回了自己的手“你想说什么呢?”“如果我和你说,你们不合适,你会怎么想?”小雨姐的眼光越来的犀利,象个格斗的勇士一样 我笑了笑,低头抿了一口水“不怎样想”她却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进来,再想走出去很难的,象我一样,结婚了,一样不行!”我看着她,虽然现在的小雨姐虚弱但是一样的美丽,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是让人怜惜的,可是我却觉得心里有些火气“我没想走出去”说着,我起身想走,却被她拉住了手“小缨,离开她吧”我站着,眼泪不住的向眼眶外拥挤,我努力的吸了吸鼻子,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来告诉我离开姐姐,可是我不想,我不想,转头我看着病床上的她“不能离开”说着我抽出了自己的手临走出病房门之际,小雨的声音在我的身后爆发“就不能还给我1个爱人吗?”我回头对她微笑,转过身,拉开门,回给她关门的的声音,把她的哭声关在了病房里。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狠心的人,但是那天我是微笑着走出了病房,姐姐看见我,忙走了过来望着她满是询问的眼神,我却不知道说什么,而是抬手指了指病房里面,“你进去看看吧” 姐姐拉着我的手不松开,“怎么了?她又说什么了?”我转身对姐姐很无奈的笑着“还能说什么,你进去吧,把话都说清楚了。”我推了姐姐一下便向走廊的门口走去,姐姐只是轻轻拉了下我,我掉了。早上的阳光真的是很温暖 透过走廊的玻璃打在我身上,应该是好暖和的,可是我却在瑟瑟的发抖,我抱着自己的双肩走廊的尽头,那里的光线耀眼,我的步子也一样坚定不移,就象,这么多年我爱的一样我不知道姐姐进去后,小雨姐会用怎样的方式来挽留她,我也不能确定姐姐是否真的就会不动心可是一切一切,我都交出去了,因为我知道,决定权不在我的手里,我宁愿这样去慢慢的等待 曾经有人和我说过,等待是最漫长的,最人的东西我当时只是笑,还特自信的告诉人家,我是很有耐心的人 的确,在这之前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不会乱了阵脚后来我才发现,我真是高估了自己,其实,我和任何人都一样,在这样的情形下只能故做镇静在医院的外面,我买了杯奶茶,原味的,天气不算冷,可是把热热的奶茶握在手里之际心好象也会更着升温一样,我拉了拉衣领,把脖子往里缩了缩,我总觉得这样的动作让我有安全感我拿着奶茶一直都走到医院后院,夏天之际,这条绿荫小上有很多病人散步,现在天气冷树枝还是光光的,也没有人出来散步,我坐在石椅上,也落得1个,心里的事情需要沉淀之际我还是比较喜欢1个人待着,以前每每这样落寂之际,姐姐总是笑我太多愁善感,太感性了可是她好象一直都不明白,我的心事都是从她而来..我低头吸着奶茶,脑子里好象什么也想不出来象个小傻瓜一样坐在石椅上发呆,突然电话铃响吓了我一跳,我掏出手机,是KITTY,我接了起来她的声音听起来好象很悲伤,“缨,你在哪呢?” 我被她叫的难受“怎么了?”她一这样叫我八成是遇到伤心事了“你快来吧,我在仙踪林等你”说着她啪的一下挂了手机,都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仙踪林是我和KITTY最喜欢去的休闲吧,记得姐姐上班忙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下课了都和KITTY泡在那里,后来,姐姐不忙了,我也就很少去了,KITTY倒不是很喜欢那里, 她说太过安静,以前是陪我,才去的,今天她 却自己去了,我想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心想着,便起身走出了后院。 刚出了医院门,却发现自己身上身无分文,随身带的包包还留在病房里我拍了拍自己的脑子,怪自己记性不好,居然只记得摔门而出不记得拿自己的包.从医院到仙踪林坐出租车也要20分钟呢,可是我连这坐公车的1元硬币身上都没有,如果去的晚了,也不知道KITTY到底怎么了.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往病房跑去.到了门口,我却站住了,心好象临死前一样死命的挣扎着往外跳,我抚了抚胸口,默默对自己说别紧张,”姐姐在里面,怕什么啊”,我对自己说,其实我当时也不明白,我到底是在怕什么,怕小雨姐吗?我想不是的,那又是在怕什么,怕他们会怎样吗?也许是吧,我一点点蹭到门口,准备敲门,可是抬起头的瞬间,我从门漏出的缝隙里,看到了小雨姐虚弱的靠在姐姐的怀里,姐姐不时的拍着她的后背,小雨姐犁花带雨的脸上看到我的刹那隐约绽放着笑容,我听到自己心碎开的声音,一点点蔓延到,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最不想得到的结果恰恰就这样的展现在我眼前.我扶着门把,一点点推开房门,姐姐听到声响,转头看到我,忙起身站了起来,我撇嘴一笑,”我只是来拿我的包”说着拿起挂在一旁的包转身走出病房,姐姐跟着出来拉住了我”缨缨,你听我说”我着姐姐,不去看她,也不想和她说话.和姐姐拉扯的走出了住院部,”你能不能听我说句话?”姐姐拉住我,大声的喊着.我停了下来,甩开她的手,也死死的瞪着她,我知道,当时我一定悲愤极了,以至于我也冲着她喊”说什么?说你们和好??””我和她没关系,没有和好”姐姐解释着,她没有穿大衣出来,脸已经冻的有点红,我看着,不是没有心疼,可是想到她们刚才的拥抱,心里就簌簌的掉着疼痛.姐姐看着我,伸手想抱我”缨缨”我躲开,闪到一边,”没关系?没关系,还抱在一起!”我瞪着姐姐的说”真是”我看着她,我知道这一句,让姐姐很疼,她眼里雾蒙蒙一片,我不敢再看她,而是跑出了医院大门,拦了辆出租车.关上车门的刹那,我卸下了我所有的武装,整个人被伤心被失望被难过彻底的淹没了..到仙踪林之际,看到KITTY正在很自在的喝着果汁看着<瑞丽> 我走过去,拍了拍她”KITTY,你怎么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又吐了吐小舌头,冲我婉儿一笑”我怕你不来,就...”她吞吞吐吐的,”就只能装可怜了”我心情不好,可是还分的清楚,不会乱发脾气,我看了她一眼”小姐,下次你说明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KITTY只是得意的笑着,一边吸着果汁一边悠哉的看着.侍者过来问我需要什么,她帮我答着”果汁””啤酒吧”我摇了摇头,重新对侍者说. KITTY吃惊的过来掐我的脸蛋”干吗?今天学坏了?”我打掉她的手,”别闹,今天心情不好,别闹我” KITTY却又神秘的笑笑,我被她笑的发麻”你干吗?”她却过来趴在我的耳边说”待会你就会开心了”和KITTY从仙踪林出来之际,已经中午了,早上只吃了一点东西,肚子早已经在了.虽然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失去姐姐,但是我想我还是应该喂饱自己,才有好的身体去和姐姐抗挣.”走拉走拉”KITTY突然拉着我跑了起来,把我拉到必胜客的门前指了指”吃披萨吧”我点了点,已经被她弄得没有力气了,可是这个时候她有的叫起来,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到正向我们走来的程安,她的表哥.我看着KITTY对我的微笑,我就知道了,又一次被她设计了,但也确定了,她还并不知道她表哥的事情,当然也包括我的事情。程安微笑的走了过来,很是温和,我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也只好只是笑笑,KITTY看着我,冲我眨了眨眼睛,她一定是误会了我的微笑.正当我们准备进必胜客之际,KITTY却接了个电话,然后又说男朋友有事要先走,临走之际她又轻轻的掐了我一下,我瞪着她,没有说话.KITTY走了以后,就剩下我和程安,好象这个时候我们更放的开.程安倒了橙汁递给我”她可真是麻烦,但是又不能告诉她,否则我们全家都会知道”我笑了笑,脑子里又想起了姐姐,很奇怪,每次当我面对异性之际,脑子里总是会闪现她的影子.我摇了摇头,心里有些慌乱.”你不开心吗?”程安问我”她呢?”我知道她指的是我姐姐被他这样一问,心里的委屈好象一下子涌了上来,我的头越来越低,眼角越来越湿润.程安是个细心的男人,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也就没有再说别的,而是默默递了纸巾过来.我接过来,很感激他的善解人意.我本不想在程安面前落泪,但是听到他提起姐姐之际,心里翻江倒海的酸楚,让我控制不住,我擦拭着眼睛,良久,我抬起头牵扯嘴角无奈的笑了笑,程安也只是对我温和的笑着,”吃点东西吧”我的低下头,可是看着面前丰盛的事物,刚刚还饥饿难耐的我却一点也不想吃了,心情好象跌到了谷底,我放下刀叉,靠在椅背上,”如果你亲眼看见你的爱人抱着别人,你会怎么想?”程安抬头看了看我,随后擦了擦嘴角,样子优雅,无声的透露着他的,”看情况”他的答案简单而直接,我没说话,只是转眼看向了窗外”有些时候,会有误会”他的声音惊得我拉回了视线,他真是1个细腻的男子,我什么都没说,他却猜出七成.我笑了笑”亲眼所见呢?””眼见的不一定为实啊”他喝了口水向后靠了靠,象个大师一样坚定的语气让人不容质疑.我在心里偷偷想着,我也希望我看到的和事实是不一样的,我也希望,姐姐和小雨的拥抱也只是个误会.吃过了饭,程安提议去江边走走,如果是以往,我想我不会答应 但是那时,我没有地方去,也不知道去哪,所以,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走程安虽然不是很爱说话,却是个能时时让人觉得放松的人,象个哥哥一样江边的风很冷,我缩了缩脖子,站住”她以前的老婆回来了”我简单的说着我心里的痛,这一次没有掉泪,而是定定的看着刚刚融化的江水.”她怎么想的?”程安掏出烟点了一根,白白的烟雾随风消失,这好象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抽烟,才发现,他抽烟的样子和姐姐好像.”她抱着她”我不知道要怎样说这个过程,所以,我只点出了让我心痛的事情说,说着说着心里就忿忿的开始难过.程安吸掉了一根烟,才看着我特别认真的说”[)你不自信,也不相信她””没有,我相信她”我急急的说着,可是说完,我就定住了,我真的相信她吗?我到底为什么变的这样一味索求.”别胡思乱想了,回去问问她,就都清楚了”程安看着我发呆,随即拍了拍的肩膀”我们这样的人,如果想感情好,必须互相信任.”我抬头看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里虽然还是,却好象光亮了很多,至少,程安的话,让我觉得也许,也许我和姐姐还有希望.从医院跑出来之际,我一气之下关掉了手机,在江边吹了吹风又听了程安的话,回想起我走之前骂姐姐的那句””还有她受伤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的掏出手机按了开机,心跳加快的速度,让我身体好象也跟着发抖起来.果然,短信息的声音响个不停,都是姐姐打来的电话,还有一条信息”缨缨,我们谈谈”我看着,心里不断的揣测着,我不知道姐姐要和我谈什么,可是我却紧张的好似要疯掉一样,我承认,那一刻,我是害怕的,完全没有了跑出来时的洒脱,没了骂姐姐时的泼辣,没了我的气势.我颓丧的坐到石椅子上.耷拉着脑袋.”我想她了”我喃喃的说程安坐到我的旁边,笑容温和”真是个孩子,我送你回去吧”说着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 ”不用了,我坐公车很方便的””你的心还等得了吗?走吧,我送你”说着,他拉起我 我想了想,如果再倒是显得自己很小气,便跟着他上了车程安的车是白色的,很干净,车里有淡淡的香味,还挂着可爱的毛绒玩具,我看着,心里想,真不亏是GAY,很会享受自己的生活啊.”去哪?回家吗?”程安看我发呆推了推我”回家”本来想去医院找姐姐,我想她应该都还在那里,可是看看自己这一身衣服,又决定回家换身衣服,再给姐姐拿件外套,她穿的太单薄了.也许是因为在国外生活的习惯,程安很是绅士的为我打开车门,我笑了笑 ”谢谢你,程安表哥”程安依然温暖的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都是朋友别说客气话” 我拿着包转身要走,他拉了我一下”和她好好谈,在一起挺不容易的”我点点头,对于他的关心,我还是觉得很安慰,”恩,再见” 上了楼,打开房门,我低头换着拖鞋,却被1个声音吓了一跳”你去哪了?”我抬头,下意识的退了一下,是姐姐,她站在阳台门口看着我,没有笑容,声音很是低哑. ”你怎么在家?”我停下了动作,站在门口,惊讶的问着”你去哪了?”她没回答我,而是死死的盯着我问 ”和朋友出去吃饭了” 姐姐走过来,站到我的面前,看着我”朋友?送你回来的那个人?”我又抬头看着姐姐,她的样子好象不高兴,”是”我的回答激怒了姐姐,她一把把我拉到了一边,死死盯着我”你关了手机就为了和别人吃饭?还是个男的.”我挣开她的钳制,坐到沙发上”你见过他,你知道他是GAY”姐姐坐到我的旁边,把我圈在怀里,样子好似很温柔,却压低了声音和我说”GAY,也是男人,你就随便和别人出去?””你不也和别的女人出去吗?”我的倔强上来,也瞪着她. 姐姐听着我的话,又一次涨红了脸,她松开了我的身体,”我可以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摇了摇头,”不想说这些”说着,起身打算换了鞋子 姐姐以为我要走,忙拉住我了,”你不能走,你为什么和别人出去?”她不放过这个问题,本来是想和她好好谈谈,可是显然我们之间矛盾太多 ”朋友出去吃饭不可以吗?””那你为什么和他那么亲密?”姐姐的声音高了上去”怎么亲密了?替我开个车门就亲密了?”我也跟着喊了起来,说着我她的手,要往卧室走,可是她去死死的扣住我的手腕,我被她压在墙角,”你听着,不许他碰你,哪怕他是GAY也不行!”我看着姐姐快要喷火的眼睛,听着他的不许,赌气的和她说”为什么不许,吃醋啊?””对,我吃醋,我生气,我嫉妒”姐姐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着.我没有想到姐姐会说这样的话,我呆呆的看着她,良久,我感觉到脸上的潮湿,姐姐的手指轻轻的为我擦拭着,我仍旧呆呆的站着,直到姐姐的唇凑了过来,我推开了她.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感觉到姐姐的目光象火一样燃烧着我. ”怎么了?缨缨.”姐姐的声音温和了许多我擦拭了下脸上的泪水,抬眼看着她”你不是说要谈谈吗?” 姐姐点了点头,随后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了沙发旁坐下,然后她半蹲在我的面前看着我,认真的样子,让我心里一暖,却不敢看她的眼睛. ”缨缨,你误会我了.”她握着我的手,很委屈的说我看着她,没有说话,而是打算继续安静的听她的解释,仔细想想,我确实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我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呢.”你好好听我说完,别生气好吗?”姐姐担忧的看着我 ”恩”我点了点头,把她拉到身边的沙发上 姐姐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虽然她的手冰凉但是被她这样握着,心里的不安与彷徨慢慢的镇定下来”那天我去见小雨,确实是骗了你,我是怕和你说了你胡思乱想”姐姐说着随手点了根烟,”那天我也都和她说明白了,可是我没有想到她找到这来”随后姐姐拿起那天小雨姐姐放到茶几上的围巾扔到了垃圾桶里.”你干吗?”我疑惑的看着她,那是姐姐的围巾啊.姐姐斜斜的看了我一眼,喃喃的说”那天她说冷,让我最后抱她一次,我没抱,就把围巾给了”说着又偷偷看了下我的表情”我不要了”听着她说,我心里不禁的有些好笑,她真是一点不保留,全都说出来. 姐姐掐了烟,看我似笑非笑的样子,紧张起来”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点点头,拍了拍她的脸蛋,”我信”姐姐听了我的话,笑容在脸上绽放着,我觉得她真的可以去学变脸了,一会气的皱了眉头,一会又委屈的嘟着嘴巴,一会有开心的眼睛都弯了.”啊.对了,还有”姐姐突然想到了什么,抓住了我的手,”今天她说她失去孩子很痛苦,我只是拍拍她的背安慰她,没想到她会过来抱我..我..”我伸手挡住姐姐的嘴,了她说下去的话,我相信她,不用再解释,心里也突然发现,小雨姐不是单纯的女孩子,她巧妙的利用了姐姐的同情心,在我面前说自己不爱这个孩子,想念以前,在姐姐的面前却柔弱的让疼,面对1个失去孩子的女人,谁又忍心推开呢?”别说了,我相信你,我不生气了”说着,我又变回了那个温柔如水的小缨,轻轻的靠在姐姐的怀里,”我也是太冲动了”姐姐抓住我的手拿在嘴边摩挲着,”没想到你发脾气,那么吓人的啊”嘴角坏笑着”还觉得我吗?”我不好意思的涨红了脸,”你也要理解我当时的心情,要是我和别人..” ”我会上去揍他”姐姐没等我说完,便握了个拳头在我眼前晃我笑的一脸妩媚的看着她”你看你多” 姐姐却笑闹着我把我扣在了怀里,看着我的眼睛”缨缨,以后不要这样吓我,好吗?”我看着姐姐迷人的眼睛,我微笑的点了点头”恩”轻轻拉下她的脖子,亲吻她的脸颊”你也不要再这样吓我,好吗?”姐姐也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一记缠绵的热吻彻底虏获了我所有的甜蜜....

  我和姐姐那天下午留在家里,没有去医院看小雨姐,她一直给姐姐打电话姐姐没有接,而是直接挂掉,吃饭之际,她又打来,我看了看姐姐,姐姐也看了我,夹菜到我的碗里”好好吃饭.” ”姐,要不,去看看她吧”姐姐继续吃着碗里的饭,抬头看了我眼”不去” 我放下了筷子”她自己在医院,吃什么啊?” ”医院不是有饭嘛”我拉下姐姐的手”等她老公来了,我们再不去,现在这样多不好”姐姐看着我,突然笑了,”小家伙,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是不是特难受?”看着姐姐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打了她一下,其实,我是真的觉得小雨姐挺可怜的,先不说她缠着姐姐,我应该提防她,我不傻,也不伟大,只是觉得都是女人,就算是朋友,这个时候也不能看着不管.姐姐看了看我,思考了一下,”你真的要去看她吗?”我摇了摇手”是你去,我不去了” ”那怎么行,你不去,我也不去”她又开始耍赖 我瞪了她一眼,”我去了,害怕难受”姐姐却笑开了”我说你有毛病吧,我不去,你非让我去”又斜眼看了看我”我要是去了,你还难受”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明白那是1种什么感觉,总是觉得不去,很不妥帖,去了,心里又酸酸的,记得有本书上说,女人恋爱之际是个矛盾体,现在看看,我是很矛盾.”和我去吧,给她送了饭,我们就回来”姐姐把我的筷子拿起来放到我手上,看我没动,又说”想让我喂你?””不用,我自己吃”我拿好手里的筷子”恩,那好,我和你去”吃过了饭,我和姐姐去楼下的饭店要了海带汤,准备给小雨带过去,姐姐问我为什么要海带汤,我告诉她在韩剧里看到的,流产的女人,喝这个汤最滋补,姐姐看着我的眼神突然很明亮”缨缨,你真是很大气啊”我笑着靠进她的怀里,”那是我相信你啊”到了医院,我和姐姐一跑着进了病房,病房里小雨姐披头散发的坐在床边,值班的和医生围着她,小雨姐看到我和姐姐进来,一下子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姐姐”你,为什么不来,也不接我电话?”姐姐走过去,”我这不是来了吗,你别闹了”小雨姐并不是很激动,但看起来好象哭过,她看着姐姐”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想来,不想来看我”她的声音很弱,好似自言自语.医生和看姐姐来了以后,小雨姐没有再闹,便退出了病房,我也跟着退出了病房,拉住1个”你好,这是怎么回事啊”小撇了眼屋子里的小雨和姐姐”她都闹了好久了,非要见1个叫小逸的人,她把电话给我们,让我们打,打了很多次,根本不接,后来她拿着刀片,我们就只好再打,这你们才赶过来,”随后小又看看”你们也是,不能把病人单独留在这里”我点头称是,也转头看着病房里的人.”那个就是小逸啊?”小细声的问”是个女的?”我疑惑的看着她她却摆了摆手,转身走了,自言自语的说”还以为小逸是男的呢”我进了病房,小雨姐还是坐在床边发呆,好象一点都没感觉我的存在姐姐坐在她的旁边,”你不要再闹了,好不好?”小雨抬眼看了看姐姐又低下头”你早来,我不就不闹了”手里还把玩着刀片.姐姐想伸手去拿,却被她挡了下来”你怕我死吗?”姐姐没理她,想拿掉她手里的刀片,小雨姐躲着,死死的抓在手里,2个人争夺1个小小的刀片,小雨姐挣不过姐姐,一反手,锋利的小薄刃在姐姐的手背上划上了一道,血一下自从皮肤下溢了出来,小雨姐”啊”的一声靠在了床头,拿着刀片的手发抖.我跑过去,抓住姐姐的手腕,白皙的手背上,红色的伤口都还在流血,我心疼的好象自己的心都在颤抖,我狠狠的瞪了眼小雨,真后悔非要今天来看她,”疼不疼?”我颤着声问,姐姐只是对牵扯了下嘴角.我拉着姐姐起身,小雨姐一下反应过来拉姐姐的胳膊”我不是有意的,小逸,我...”我打下她的手,挡在她和姐姐身边”你不要再接近她”说着我拉着姐姐走出病房,姐姐乖乖跟着我.

  快走到室之际,姐姐却慢了下来,我转过头看着她”走啊”姐姐却不情愿的嘟着嘴,不说话,看着她这个样子,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掉了,”是不是很疼啊?我们进去处理下就不疼了哦”我哄着她可是她还是不皱着眉头,嘟着嘴巴,我拉了拉她,她才颤着声问我”缨缨,要打针吗?”我看着她,原来她是怕打针啊.便笑着安慰她”放心吧,不用打针”看她眉头舒展开来我又说”也许要缝针的”姐姐听我这样说,一下子挣掉我的手跳到一边”我不去”看着她高高的个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原来这样怕打针缝针,我过去拉她”进去让处理下,否则要是有细菌,感染了,就不好办了姐姐犹豫着,我一边哄着她,一边拽着她进室,最后她还是乖乖的进去了,还好,说伤口不深,只要简单处理下即可,姐姐听着,脸上担忧的神情一扫而光,对着我傻笑,我冲她挤了挤眼睛.看着她的伤口,虽然说不严重,可是我仍然觉得难过,看着自己的爱人流泪都痛苦,何况是看着自己爱的人流血呢?

  从室出来,我让姐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我,姐姐拉着我”你干吗去?” 我看了看姐姐”去把我的汤拿回来!”姐姐不放手”别去了,她现在不正常”我知道她担心小雨我,我拍了拍她的脸”你乖乖的在这等我””缨缨”姐姐还是不放手,”我和你一起过去”我摇了摇头,”她看见你也许会激动的,我去,没事的”其实,我只是想去告诉她以后别再找姐姐,我知道,也许这样做,了一点,但是,没有办法,我再也不想受到她这样的打扰,而且,我也想姐姐.姐姐点了点头,”我在这等你,别吵架啊” 病房的门没有关严,我没有敲门就进去了,小雨站在窗户旁边,发呆.其实她落寞的样子还是很让人怜惜,如果她没有姐姐,我不会厌恶她.她听到声音转过身,一脸平静的看着我”他的手怎样了?””说不严重”我们隔着1个床对望着彼此,从一开始,她和姐姐在一起,我就不喜欢她,直到她再次出现,我仍然不喜欢她,我想她也一样吧,因为我在她的眼里也看到淡漠,1种往来的淡漠,就象我看她时的目光.良久,她低下了和我对视的眼睛,”我不是有意的” ”你以后不要再找我姐”我知道自己的声音很冷寂,她不由的看了我一眼,”她的意思吗?”眼角的湿润让我心里一动,可是我不想心软,爱情是不可以有太多的心软,太多的同情,否则,就降低了自己的爱与感情.”不要再打扰我们”我再一次强调着我的意思,随后我拿起桌上的保温杯,里面是汤还有一些饭菜,放到她的床头”这个给你,好好调养身体””代我和她说声对不起”我走出病房时小雨轻声说,我点了点头,不知道她是否能理解我,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从病房出来的瞬间,我好象松了口气,刚刚的强硬态度的我却一下子靠在了墙上,面对她的眼泪,我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好象我在抢夺着姐姐.我闭着眼睛,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小缨,你没有错.””怎么了?”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边 我睁开眼睛,对姐姐微笑,”没事啊” ”你的汤呢?”姐姐看了看我,”她没你吧?”我又摇了摇头”姐,如果我了她呢?’姐姐先是吃惊的看着我然后搂过我,拿着受伤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正好,你为我报仇了”她的话让我感觉自己更被她在乎,心里一阵温暖.我看着姐姐的笑容,笑的很释然,知道她说的话不是在哄我.我也释然的靠在姐姐的怀里,这两天的阴霾好象一下子散开.我不是想取代小雨姐在姐姐心里的,我也明白,即使姐姐不再爱小雨姐,也是有很多回忆的.我只是希望,不要因为过去而失去现在.我要给我的爱情最好的发展空间.也许,但是,谁的爱情又不呢.我想,我也应该一次了.过后的几天里,小雨没有给姐姐打电话,我和姐姐也都没有再提起她我们的生活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直到小雨姐的老公打来电话 姐姐很吃惊,但是我们还是去了医院,在医院的走廊上看到1个看起来很斯文的中年男人疲惫的坐在椅子上 他看见我和姐姐站了起来,我想他就应该是小雨姐的老公男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姐姐的脸上,“你是小逸吧” 姐姐点点头,“你应该看到小雨了吧?”“我昨天晚上就赶到了,可是她一直都不肯说话”男人语气平缓 “她以前经常提起你,而且我也知道一些事情”男人目光闪烁着我站一旁,听出了弦外之音,难道他知道小雨姐和姐姐的事情? 姐姐也尴尬的站在在一边。“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情?”“哦,这个,你交给她吧,她根本就不和我说话”男人说着递过来1个纸袋。看着姐姐疑惑的眼神,又补充着“离婚协议书”我和姐姐对看了一眼,我拿下姐姐手里的纸袋退给了男人“她刚失去了你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个时候提出离婚呢?” 男人没有接下纸袋,而是特别不屑的说着“和1个从上身体上都会你的人生活,有多痛苦,你们根本体会不到。也许,这也是她想要的结果” 说着男人拿了椅子旁的外套,“我订了下午的机票,这个就拜托你们了”没等我和姐姐说什么,男人就疾步的走出了医院,留下我和姐姐愣在了原地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和这个女人彻底没有关联,现在这么大的事情又落在了我和姐姐的身上,我抬眼看着姐姐,她也无奈的看着我,“怎么办?”姐姐摇了摇头,胳膊搭上我的肩膀,商量了很久,我们决定一起去把手上 东西交给她,一起去面对她。再一次走进了小雨姐的病房,我心里压的沉沉的我在这里看过让自己伤心的场景,也看过让我心疼的瞬间 更在这里对床上背对我们的女人说过狠话,小小的房间却也充满了我几天来的喜怒哀乐。小雨姐一直背对着我们 可能是姐姐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她,她慢慢的转过身。看到是我和姐姐,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波动,久久的望着姐姐 那目光,楚楚动人,我看在眼里,心里也会觉得有点疼姐姐拿了纸袋放到她的床边“你老公给你的” 小雨姐看了看纸袋又看向了姐姐缠着纱布的手“你的手.”“哦,没事了”说着姐姐下意识躲着小雨姐伸过来的手 小雨姐的手尴尬的悬着,随后拿起纸袋,似笑非笑的说“离婚协议书吧”又看向姐姐“他走了,是吗?” 姐姐点点头,小雨姐没有表情的坐了起来,“挺好的,挺好的”我不解的看着姐姐,不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话来安慰,更不知道 我现在要以什么样的来劝慰她,也许我不说话,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好的。小雨姐没有流泪,也没有激动,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 我不知道她是轻松了还是在难过,但是看着她落寞的表情也在为她担心,她将来要怎么过呢,带着如此的伤痛 “小雨,你好好照顾自己吧,我们先回去了”姐姐的声音惊醒了我,随后被姐姐拖拉着走出了病房门。 走在回家的上,我疑惑看着姐姐“不安慰安慰她?怎么急着走呢?”“那个病房越待越觉得沉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姐姐摇着头 “其实,她也挺可怜”我低下头,淡淡的说,虽然我很不喜欢她,甚至是讨厌她可是面对1个这样的受伤的女人,我做为女人, 一样会为她难过心疼。 姐姐伸手过来搂住我,拍拍我的脑袋“好了,不要这样,有些事情,都是自己造成的,必须要自己承担的。” 我抬头看着姐姐,点了点头,我想我明白,就象我们的事情也一样,不管有什么样的结局或者后果,都是要我们自己来承担的,因为我们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小雨姐是在我生日的前3天离开了这座城市的,她走之前给姐姐留了封信她说她会去1个很美丽的城市,想要忘记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她还说 她会去1个可以陪她走过一生的人,男人或者女人,都可以。最后她终于说了那句,祝福我和姐姐的话。我看着,心里的温暖一点点蕴开 我靠在姐姐的怀里吃吃的笑着,笑到眼角湿润,姐姐也笑着,笑的轻松她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她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 我也笑着点头,我想小雨姐能说出她对我们的祝福,她是真的可以释然了“其实,就算她打扰,我也不会介意的”我眨巴着眼睛的说 姐姐搂过我,把我扣在怀里“是吗?” “是啊,我比较大方嘛”姐姐撇了撇嘴“不知道谁凶巴巴的和谭小雨说‘你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 我笑着转身看着姐姐得意的样子“好啊,你偷听我和她说话”姐姐却笑着抓着我舞动的手“只听了一句” 随后她把我抱在怀里,紧紧的贴着我的胸口“我知道你在乎我”温柔的眼神,低哑的声音,让我不得不融化在她的怀里,听着她的心跳。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