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诗词赏析

文学网 时间:2019-05-06 14:13:23

  ~~~~~这该是千古名词了。

  相见欢

  【南唐】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简析】

  词名《相见欢》咏的倒是拜别愁。此词写作期间难定。如系李煜早年之作,词中的狼籍离愁不外属于他宫廷糊口的一个插曲,如作于归宋今后,此词所表示的则该当是他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起句“无言独上西楼”,摄尽凄惋之神。“无言”者,并不是无语可诉,而是无人共语。由作者“无言”、“独上”的滞重行动和凝重神气,可见其孤傲之甚、忧愁之甚。原本,作者深谙“独自莫凭栏”之理,由于栏外风景常常会震动心中愁思,而今他却甘冒其“险”,又可见他对祖国(或故人)纪念之甚、眷恋之甚。“月如钩”,是作者西楼凭栏之所见。一弯残月映照着作者的形单影只,也映照着他视野难及的“三千里地江山”(《破阵子》),引发他几多联想、几多回想?而俯视楼下,但见深院为萧飒秋色所覆盖。“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这里,“孤单”者事实是梧桐仍是作者,已没法、也不必分辩,由于情与景已妙合无垠。过片后“剪不竭”三句,以麻丝喻离愁,将抽象的感情加以具象化,历来为人们所称道,但更见作者独诣的仍是结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诗词家借助光鲜活泼的艺术形象来表示离愁时,或写愁之深,如李白《阔别别》:“海水直下万里深,那个不言此愁古”; 或写愁之长, 如李白《秋浦歌》:“鹤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或写恋之重,如李清照《武陵春》:“只恐双溪艋舟,载不动很多愁”;或写愁之多,如秦不雅《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李煜此句则写出愁之味:其味在酸咸以外,但却根植于作者的心里深处,没法遣散,耐久弥鲜;舌品不得,心感方知。是以也就不消诉诸人们的视觉,而直接诉诸人们的心灵,读后令人天然地连系本身的体验而发生同感。这类写法无疑有其深至的地方。

不要焦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辰呈现。

诗歌鉴赏:《相见欢》(李煜)

相见欢

【南唐】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译文]

默不作声,孤孤独单,独自一人徐徐登上空空的西楼,昂首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垂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孤单地孤立院中,幽邃的天井被覆盖在清凉苦楚的秋色当中。

那剪也剪不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烦意乱的,恰是拜别之苦。那悠悠愁思(丝)环绕纠缠在心头,却又是另外一种无可名状的疾苦。

相见欢 周敦儒 诗歌鉴赏

 此词是作者南渡后登金陵城上西楼眺远时,抒发爱国情怀的词作,全词派头弘大,寄慨深远,凝集着那时泛博爱国者的心声。  上片写金陵登临之所见。开首两句,写词人登城楼眺远,触景生情,引发感伤。金陵城上的西门楼,居高临下,面向波澜滔滔的长江,是不雅览江面转变,远眺城外风景的胜地。李白曾这里写下了《金陵城西楼月下吟》诗,抒发的是对南齐诗人谢朓的纪念。  朱敦儒这首登楼抒情之作,既不是发“思古之幽情”,也不是为戋戋小我之事,而是感慨国度存亡生死的命运。  接下来,作者写本身秋色中倚西楼远眺。“清秋”二字,轻易引发人们发生苦楚的表情。词中所写悲秋,含义较深,是暗示江山残缺,布满萧条景象形象。  第三句描述“清秋”薄暮的气象。词人之所以捕获“万里落日垂地年夜江流”的意象,是用夕照和逝水来反应悲惨抑郁的表情。  下片回顾华夏,用直抒胸臆的体例,来表达词人的亡国之痛,及其巴望光复华夏的心志。“簪缨”是贵族权要的衣饰,用来代人。“簪缨散”,说他们北宋衰亡以后纷纭南逃。“几时收”,既是词人巴望早日恢复华夏苦衷的流露,也是对南宋代廷不图恢复的愤激和呵??。  结尾一句,用拟人化的手法,依靠词人的亡国之痛和对华夏人平易近的深切纪念。作者摒弃直陈其事的写法,将心里的感情表达得涵蓄、深邃深挚而动听。人悲伤地流泪,已能申明他疾苦难于忍爱了,但词人又空想请托“悲风吹泪过扬州”,这就加倍表示出他悲忿交集、疾苦欲绝。扬州是那时抗金的火线重镇,过了淮河就到了金人的占据区。风原本没有豪情,风前冠一“悲”字,就给“风”注入了稠密的豪情色采。  此词将作者深邃深挚的亡国之痛和激昂大方鼓动感动的爱国之情表达得极尽描摹、动人肺腑,读后使人感应勾魂摄魄,余味深长。

相见欢赏析

“无言独上西楼”将人物引入画面。“无言”二字活画出词人愁苦神志,“独上”二字勾画出作者孤身登楼身影,孤傲的词人默默无语,独自登上了西楼。神志与动作描述,揭露词人心里深处隐寓的,良多不克不及倾吐的孤寂与凄婉。

“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形象描画出了词人登楼所见之景。仰视天空,缺月如钩。“如钩”不但写出了月形,表白时令,且语重心长:那如钩残月履历无数次的阴晴圆缺,见证人世间无数的离合悲欢,又勾起了词人的离愁别恨。

俯视天井,茂盛的梧桐叶被无情金风抽丰扫荡殆尽,只剩下光溜溜的树干和残叶在金风抽丰中瑟缩,词人不由“孤单”情生。但是,“孤单”的不只是梧桐,即使惨痛秋色,也要被“锁”于这高墙深院中。

而“锁”住的不只是这满院秋色,崎岖潦倒的人,孤寂的心,思乡的情,亡国的恨,都在这高墙深院禁锢起来,此景此情,用个愁字是说不完的。

缺月、梧桐、深院、清秋,这一切无不衬着出一种苦楚境地,反应出词人心里孤寂之情,同时也为下片抒怀做好铺垫。作为一个亡国之君,一个苟延残喘的阶下囚,他鄙人片顶用委婉而又无奈的笔调,表达了心中复杂又不成言喻的愁苦与哀痛。

李煜用“丝”来比方“离愁”,别有一番新意。但是丝长可以剪断,丝乱可以清算,那千丝万缕的“离愁”倒是“剪不竭,理还乱”。

这位旧日南唐后主心中所涌动的离愁别绪,是追思“红日已高三丈后,金炉次序递次添金兽,红锦地衣随步皱”(《浣溪沙》)的荣华富贵,是思恋“风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破阵子》)的祖国家园,是悔掉“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江山”(《破阵子》)的帝王山河。

但是,明日黄花,现在李煜已经是亡国奴、囚徒,荣华富贵已成过眼烟云,祖国家园亦不胜回顾,帝王山河毁于一旦。经历了人世冷暖、人情冷暖,承受了国破家亡的疾苦熬煎,这诸多愁苦悲恨梗咽于词人心头难以排解。作者尝尽了愁的滋味,而这滋味,是难以言喻、难以说完的。

原词: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五代: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一般 一作:一番)

释义:

默不作声,孤孤独单,独自一人徐徐登上空空的西楼。昂首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垂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孤单地孤立院中,幽邃的天井被覆盖在清凉苦楚的秋色当中。

那剪也剪不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烦意乱的,恰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环绕纠缠在心头,却又是另外一种无可名状的疾苦。

注释:

1、锁清秋:深深被秋色所覆盖。清秋,一作暮秋。

2、剪,一作翦。

3、离愁:指去国之愁。

4、别是一般:还有一种意味。别是,一道别有。

扩大资料:

975年(开宝八年),宋代灭南唐,李煜亡家败国,肉袒出降,被软禁待罪于汴京。宋太祖赵匡胤因李煜曾守城相拒,封其为“背命侯”。李煜后期词作多倾注掉国之痛和去国之思,沉郁哀婉,动人至深。《相见欢》即是后期词作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篇。

李煜的这首词情形融合,豪情沉郁。上片拔取典型的景物为豪情的抒发衬着铺垫,下片借用形象的比方委宛涵蓄地抒发竭诚的豪情。

另外,应用声韵转变,做到声情合一。下片押两个仄声韵(“断”、“乱”),插在平韵中心,增强了抑扬的语气,似断似续;同时在三个短句以后接以九言长句,铿锵有力,富有韵律美,也得当地表示了词人哀思沉郁的豪情。

参考资料来历:百度百科——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南唐后主李煜(存疑)的名篇)

求《相见欢》的诗词及鉴赏

默不作声,孤孤独单,独自一人徐徐登上空空的西楼,昂首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垂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孤单地孤立院中,幽邃的天井被覆盖在清凉苦楚的秋色当中。

  那剪也剪不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烦意乱的,恰是拜别之苦。那悠悠愁思(丝)环绕纠缠在心头,却又是另外一种无可名状的疾苦。

求李煜《相见欢》的原诗及赏析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李煜(937-978),南唐后主。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宋灭南唐,李煜亡家败国,肉袒出降,身囚待罪于汴京。宋太祖赵匡胤因其曾守城相拒,封其为“背命侯”。李煜忍屈负辱过了三年阶下囚糊口,后被宋太宗赐酒毒死。李煜不是一个好天子,倒是一名才调横溢的艺术家和词人。李煜词以被俘为界分前后两期,前期词作多描述宫庭糊口与男欢女爱,喷鼻艳精美,才思含蓄;后其词作多倾注掉国之痛和去国之思,沉郁哀婉,动人至深。《相见欢》即是后期词作中有代表性的一篇。

首句“无言独上西楼”将人物引入画面。“无言”二字活画出词人的愁苦神志,“独上”二字勾画出作者孤身登楼的身影,孤傲的词人默默无语,独自登上西楼。神志与动作的描述揭露了词人心里深处隐喻的几多不克不及倾吐的孤寂与凄婉啊!

“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寥寥12个字,形象的描画出了词人登楼所见之景。仰视天空,缺月如钩。“如钩”不但写出月形,表白时令并且语重心长:那如钩的残月履历了无数次的阴晴圆缺,见证了人世间几多离合悲欢,今夜又怎能不勾起人的离愁别恨呢?俯视天井,茂盛的梧桐叶已被无情的金风抽丰扫荡殆尽,只剩下光溜溜的树干和几片残叶在金风抽丰中瑟缩,怎能不“孤单”情生。但是“孤单”的又何止是梧桐?即便是惨痛秋色,也要被“锁”于这高墙深院当中,但是“锁”住的又何止是这满院秋色?崎岖潦倒的人,孤寂的心,思乡的情,亡国得恨,都被这高墙深院禁锢起来,此景此情怎一个愁字了得。

诗词中常借梧桐抒发心里的郁悒。温庭筠“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更漏子》);李清照“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以上具是写景佳作。写雨中梧桐,能表示诗人心里的愁苦。写缺月梧桐,则又是一番境地。苏轼语“缺月挂梧桐,漏断人初静”(《卜算子》)。缺月、梧桐、深院、清秋,这一切无不衬着出一份苦楚的境地,反应出词人心里的孤寂之情,为下片抒怀做好铺垫。

那末,此情此景,一个亡国之君,一个苟延残喘的阶下囚会有如何一种心情呢?下片中,词人用极为委婉而又无奈的笔调,表达了心中复杂而又不成言喻的愁苦与哀痛。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用丝喻愁,新奇而新颖。前人以“丝”谐音“思”,用来比方忖量,如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就是年夜家熟习的名句。李煜用“丝”来比方“离愁”,别有一番新意。但是丝长可以剪断,丝乱可以清算,而那千丝万缕的“离愁”倒是“剪不竭,理还乱”。那末,这位旧日的南唐后主心中涌动的如何的离愁别绪呢?是追思“红日已高三丈后,金炉次序递次添金兽,红锦地衣随步皱”(《浣溪沙》)的荣华富贵,是思恋“风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破阵子》)的祖国家园,仍是悔掉“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河山”(《破阵子》)的帝王山河?但是,明日黄花,现在的李煜已经是亡国奴、囚徒,荣华富贵已成过眼烟云,祖国家园亦是不胜回顾,帝王山河毁于一旦。经历了人世冷暖、人情冷暖,承受了国破家亡的疾苦熬煎,这诸多的愁苦悲恨梗咽于词人的心头难以排解。而今是尝尽愁滋味,而这滋味又怎一个愁字了得。

末句“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紧承上句写出了李煜对愁的体验与感触感染。以滋味喻愁,而味在酸甜以外,它根植于人的心里深处,是一种怪异而逼真的感触感染。“别是”二字极佳,旧日惟我独尊的皇帝,现在成了囚徒徒,备受辱没,遍历愁苦,心头淤积的是思、是苦、是悔、仍是恨……生怕词人本身也难以说清,岂又是凡人所能体味到的呢?若是凡人,道可以号啕倾吐,而李煜不克不及。他是亡国之君,即便有满腹愁苦,也只能“无言独上西楼”,眼望残月如钩、梧桐清秋,将心头的忧愁、哀痛、疾苦、懊悔强压在心底。这类无言的忧伤更胜过声泪俱下之悲。

李煜的这首词情形融合,豪情沉郁。上片拔取典型的景物为豪情的抒发衬着铺垫,下片借用形象的比方委宛涵蓄的抒发竭诚的豪情。另外应用声韵转变,作到声情合一。下片押两个仄声韵(断、乱),插在平韵中心,增强了抑扬的语气,似断似续;同时在三个短句以后接以九言长句,铿锵有力,富有韵律美,也得当地表示了词人哀思沉郁的豪情。

参考资料:http://cache.baidu.com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