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雎诗词百度汉语 关雎古诗

文学网 时间:2019-08-01 15:05:15

关雎

【作者】无名氏【朝代】先秦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正人好逑。

参差荇菜,摆布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梦寐以求,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展转反侧。

参差荇菜,摆布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摆布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译文

关关和鸣的雎鸠,相伴在河中的小洲。那斑斓贤淑的女子,是正人的好配头。良莠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捞它。那斑斓贤淑的女子,醒来睡去都想寻求她。寻求却没法获得,白日黑夜便总忖量她。长长的忖量哟,叫人翻来覆去难睡下。

良莠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采它。那斑斓贤淑的女子,奏起琴瑟来亲近她。良莠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拔它。那斑斓贤淑的女子,敲起钟鼓来取悦她。

扩大资料:

对《关雎》,我们该当从诗义和音乐两方面去理解。就诗义而言,它是“平易近俗歌谣”,所写的男女恋爱是作为平易近俗反应出来的。相传前人在二月之月有汇合男女的风俗。

《周礼·地官·媒氏》云:“媒氏(即媒官)掌万平易近之判(共同)。……中春(仲春)之月,令会男女,因而时也,奔者不由(不由止奔);若无故而不消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关雎》所咏未必就是这段史事的记录,但这段史实却有助于我们领会古代男女相会、相互倾慕并但愿成婚的心理状况和风尚习尚。

文学作品描述的对象是社会糊口,对社会风尚习尚的描述能更真实地再现社会糊口,使社会糊口融汇于社会风习的画面中,从而就更有真实感。《关雎》就是把古代男女爱情作为社会风尚习尚描述出来的。就乐调而言,全诗重章叠句都是为了合乐而构成的。

郑樵《通志·乐略·正声序论》云:“凡律其辞,则谓之诗,声其诗,则谓之歌 ,作诗未有不歌者也。”郑樵出格夸大声律的主要性。凡古代活的有生气的诗歌,常常都可以讴歌,而且正视音调的协调。

《关雎》重章叠句的应用,申明它是可歌的,是活在人们口中的诗歌。固然,《关雎》是把表达诗义和疾徐音调连系起来,以音调转达诗义。郑玄《诗谱序》云:“《虞书》曰:‘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然则诗之道,放于此乎?”

请读一下关雎这首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正人好逑。

参差荇菜,摆布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梦寐以求,寤寐思服。悠哉悠哉,展转反侧。

参差荇菜,摆布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摆布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注音

  雎(jū) 鸠(jiū) 窈(yǎo) 窕(tiǎo) 好(hǎo)逑(qiú) 荇(xìng)  寤(wù) 寐(mèi) 芼(mào)

《诗经》关雎 怎样读(全诗)

关 雎

关关雎鸠,guān guān jū jiū

在河之洲。zài hé zhī zhōu

窈窕淑女,yǎo tiǎo shū nǚ

正人好逑。jūn zǐ hǎo qiú

参差荇菜,cēn cī xìng cài

摆布流之。 zuǒ yoù líu zhī

窈窕淑女,yǎo tiǎo shū nǚ

寤寐求之。 wù mèi qiú zhī

梦寐以求,qiú zhī bù dé

寤寐思服。wù mèi sī fú

悠哉悠哉,yōu zāi yōu zāi

展转反侧。zhǎn zhuǎn fǎn cè

参差荇菜,cēn cī xìng cài

摆布采之。 zuǒ yoù cǎi zhī

窈窕淑女,yǎo tiǎo shū nǚ

琴瑟友之。 qín sè yǒu zhī

参差荇菜,cēn cī xìng cài

摆布芼之。 zuǒ yoù mào zhī

窈窕淑女,yǎo tiǎo shū nǚ

钟鼓乐之。zhōng gǔ yào zhī

译文:

关关和鸣的雎鸠,相伴在河中的小洲。那斑斓贤淑的女子,是正人的好配头。

良莠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捞它。那斑斓贤淑的女子,醒来睡去都想寻求她。

寻求却没法获得,白日黑夜便总忖量她。长长的忖量哟,教人翻来覆去难睡下。

良莠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采它。那斑斓贤淑的女子,奏起琴瑟来亲近她。

良莠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拔它。那斑斓贤淑的女子,敲起钟鼓来取悦她。

有无甚么对心爱之人梦寐以求的诗句,就是单恋的那种。关雎就算了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成平

我本将心向明月,何如明月照水沟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关雎》的诗词鉴赏该若何写呢?

最近几年赏析之风很是风行,但我以为这类文章其实不好作。特别是讲《诗三百篇》中的作品,起首须通训诂,其次还要明诗旨。由于风、雅、颂距今已远,其可赏析处常常即在字、词的训诂当中。加以旧时奉三百篇为经典,前人说诗每多傅会;不明诗旨便如皓天白天为云霾覆盖,必需拨云见日,始能体会诗情。这里姑以《关雎》为例而申诉之,惟难免贻人以陈词滥调之讥耳。

时至本日,年夜约没有人再相信《毛诗序》所谓“《关雎》,后妃之德也”一类的话了。说《关雎》年夜约是颠末加工的一首平易近间恋歌,生怕不会去事实太远。但《齐》、《鲁》、《韩》三家(包罗司马迁、刘向)说此诗,都觉得它意存嘲讽。这又该作何诠释?别的,前人很夸大“四始”说(即《关雎》为“风”之始,《鹿鸣》为“小雅”之始,《文王》为“年夜雅”之始,《清庙》为“颂”之始),以为把《关雎》列为十五国风的第一篇,是成心义的,并不是编排上偶尔构成的成果。这些都需要我们作出申明。

我觉得,不管今文学派的《齐》、《鲁》、《韩》三家诗也好,古文学派的《毛诗》也好,他们解诗,都存在两个题目:一是不睬解绝年夜大都“国风”是平易近歌,把每首诗都拉到帝王、后妃或各国诸侯的君、夫人身上;二是把作诗的本意和后来的引伸意混淆起来。三家诗看到《关雎》中有“梦寐以求,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话,便扯到周康王身上,说诗意是嘲讽他“掉德晏起”,正如司马迁在《十二诸侯年表序》中所说:“周道缺,诗人本之衽席,《关雎》作。”尔后来的《毛诗》为了同三家诗唱对台戏,因而一反今文家法,年夜讲“后妃之德”如此,目标在于说它不是刺诗而是歌颂之辞。若是我们熟悉到十五国风中确有很多平易近歌,并解除了断章取义的体例方式,则三家诗也好,《毛诗》也好,他们报酬地加给此诗的迷雾都可一网打尽,诗的真脸孔也就天然显现出来了。

至于把《关雎》列为“国风”之始,我觉得这却是情面之常。前人原有如许的说法,以为《三百篇》所以被保留下来,乃因为它们是能讴歌的乐章而于诗义无涉,故有些嘲讽诗或年夜胆泼辣的恋爱诗也没有被统治阶层删除裁减。我则觉得,从《三百篇》的内容看,总仍是先把各地的诗歌汇集起来然后为它们配乐,所配之乐,必不克不及涓滴不关涉诗的内容,而肆意用不相关的曲谱去牵合。《关雎》之所觉得“风”之始,生怕同内容仍有联系关系。因为诗中有“琴瑟友之”、“钟鼓乐之”的文句,很合适成婚时讴歌,因而就把它配上始而缱绻悱恻、终则喜气洋洋的乐调,而沿用为成婚时的奏鸣曲。盖因爱情而“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乃人之常情,故虽哀而不伤(“哀”有悦耳动人的意思);佳耦成婚原属正理,正人淑女相配其实不背反封建伦常,故虽乐而不淫。如许,天然就把它列为“国风”之首了。直到本日,我们碰到喜庆节日,也仍是要唱一些欢畅热烈的歌,奏一些鼓舞人心的曲子,取其顺心如意。这其实不是甚么迷信,而是同喜庆节日的氛围相顺应。若是办喜事时奏哀乐唱悼亡诗,撇开吉祥与否的迷信不雅点不谈,最少发生没趣和杀风光的反结果,老是招人憎厌的。《三百篇》的乐章既为统治阶层所拟定,固然要图个吉祥,把表现喜庆氛围的作品列于篇首。这不但合适他们本阶层的好处,即从情面之常来说,也是应当如斯。

^^2

从古以来,《关雎》就有两种分章的体例。一种是每四句为一章,全诗共五章。另外一种是分为三章,第一章四句,第2、第三章各八句。从文义看,我偏向于第二种分法。第一章是总述,立场比力客不雅;第2、三章则从男主人公方面落笔,先说他在未得淑女时忖量之苦,连觉也睡不着;然后再说他求得淑女与之成婚今后,他将想方设法同她鱼水协调,使她表情欢喜愉快。若是说第二章近于实际主义的描述,那末第三章便带有浪漫主义情调,抒怀主人公乃为恋爱取得成功的夸姣远景而沉醉了。

讲到这首诗的表示情势,历来也有两种定见。即在赋、比、兴几种表示手法中,有人以为“关关雎鸠”两句和“参差荇菜,摆布流之”等描述是比兴,由河洲的禽鸟和水中的荇菜“兴”起正人求淑女的欲望,这就是诗的主题。另外一种定见则以为此诗爽性自始至终都是“赋”。而说它的手法是“赋”的,又有两种诠释。一是前人旧说,以为采荇菜的勾当本是贵族妇女(包罗后妃和嫔妾)应做的“本职工作”,所所以“赋”;二是今人新说,以为这是一首写实的情歌,小伙子看上了河上采荇菜的劳动少女,因而暗示了倾慕之情,不管“雎鸠”的鸣声也好,采荇菜的排场也好,都是“正人”身临其境耳闻目见的,固然属于“直陈其事”的“赋”了。这些说法都能言之成理,读者无妨互参。

不外如让我讲这首诗,我倒比力偏向于“比兴”说。所谓比兴手法,出格是“兴”,其实不是诗人在现实糊口以外平空找来点甚么填塞入诗,而是以即目所见、倾耳所闻确当前现实景物做为抒发思惟豪情的前言,顺带着发生了联想。我们可以认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是诗人面前实景,但这一对在河洲上相互依偎着遥相呼应的水鸟,天然会引发未婚青年男人火急寻觅淑女觉得配头的强烈意愿。诗人在选择诗料时单单看中了“关关雎鸠”,这自己就表现了“比兴”的感化。不然诗报酬甚么不写此外呢?换言之,也只有写相互鸣和的一对水禽才与这首诗的主题合拍,才算得上典型化。若是硬把它限制在“赋”的框框里,反倒近于天然主义的诠释了。

我把“参差荇菜,摆布流之”和“采之”、“芼之”也讲成比兴手法,是以字、词的训诂为根据的。前人年夜都把“流”、“采”、“芼”讲成同义词,即都有“追求”、“采摘”和“择取”的意思。“流”之训“求”,从西汉的刘向(他是治《鲁诗》的),东汉的高诱(说详《吕氏年龄注》),到清朝的马瑞辰(著有《毛诗传笺通释》),都有考据,并且比力可托。好比《说苑》中《越人歌》的汉译就有一句“搴流中洲”(这一句是颠末校正的),这里的“搴流”即为同义复合词,“搴”和“流”都作采摘讲。可是朱熹的《诗集传》则兼用“流”字本义,以为这句是指顺着流水去择取荇菜。此说虽遭清人(如姚际恒)非议,我倒感觉朱熹的讲法是从现实糊口动身的。至于“芼”,旧注亦训“择”,朱熹却据董逌《广川诗故》解“芼”为“熟而荐之”。我感觉此解亦近理。在现代汉语中,出格是北京方言,我们常常还听到用沸沸水把菜蔬“芼”(mào)一下的说法。即等水烧开后把生的菜放进去,“芼”之使熟,随即捞出。因而可知,荇菜的从“流”到“采”,从“采”到“芼”,是按部就班的进程。“摆布”本指人的摆布手,引伸为摆布双方。人们劳动,年夜抵双手兼用,特别是采摘或捧掬菜蔬的时辰,老是摆布手同时并举。这也属糊口常识,无劳辞费。

训诂既明,然后讲诗。荇菜之被采摘,犹淑女之被正人所选中。起头采时,在水中左一把右一把,顺水捞来捞去,标的目的无定;一似男之求女,一上来还没有找到明白方针,只能渐渐物色,好像在水中追求中意的荇菜。及至“采”时,则方针已明,看准后便采得手了。既采以后,就要“芼”它一下,使之成为可食之物,亦便是说只等婚期一到,配合糊口便将起头了。我所以把它讲成比兴,恰是从字、词的训诂上体味出来的。

^^3

下面简单谈谈这首诗的艺术特点。此诗言切而意婉,特别是第三章,男主人公对所思女子真是假想得关心入微,关切备至。第一章“窈窕淑女”二句,直往直来,连个小弯儿也不拐。但从第二章起,细节描述增多了,小伙子因为“寤寐思服”,今夜翻来覆去,睡不结壮,这确是真情吐露。越睡不平稳,越是心潮升沉;而人在爱情时老是好往乐不雅处想,因而他想到未来成婚时排场何等热烈,婚后豪情何等和谐协调,糊口何等完竣幸福。这一切联想,都是从“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掉眠中变幻出来的。虽然说是主不雅的一厢甘心,却并不是可望而不成即。后来的剧作家代剧中人立言,说“愿全国有恋人终成家属”,反嫌说得太露;而《关雎》的作者却以丰硕而美满的想象来填充面前无可排解的相思,这真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了。可贵的是这乃属于典型的东体例的、我国传统的正常爱情不雅,即他所盼愿的是同淑女成为佳耦(用“好逑”字样可证),而不但仅是做为情侣(这同《郑风》里的作品就分歧了!),这当然有封建统治阶层的烙印,却也表现了汉平易近族的传统特点。

1950年我曾在年夜学里教过一年《毛诗》专题课,承废名师(冯文炳师长教师)把他的课本手稿惠借给我,此中讲《关雎》的一段竟然幸存至今,谨转录于下即做为这篇小文的竣事:

“兴”是实际主义的技能,是不错的。这首诗即河洲之物而起兴,显见为平易近间产品;采荇尤见出古代庖动听平易近的糊口(多是女性)。我们对采荇难免目生,但采莲蓬、采藕、采菱的糊口我们能体味。先是顺流而取,再则采得手,再则煮熟了端上来。暗示固然一件小小工作也不轻易做(恰是劳动的真精力),这就意味了正人求淑女的表情与周折。比及生米煮成熟饭,恰是“钟鼓乐之”的时辰了,意味该何等深长!同时这类工作是面前事实,并不是虚拟空想,一面写实一面又意味,此所觉得比兴之正格,这才是中国诗的利益。后妃当然主德,但后妃哪里梦见“采荇”的乐趣,也未必看得见“雎鸠”的凤凰于飞。不外采诗入乐,“太师”的目光总算够好的。惋惜前人不晓得“向人平易近进修”而已。(小如按:此段文字乃转摘自我的一份劫后残余的讲稿中,那时是把师长教师的意思做为本身的话写下来的,是以可能与原文略有收支,读者鉴之。)

附《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正人好逑。

参差荇菜,摆布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梦寐以求,寤寐思服。悠哉悠哉,展转反侧。

参差荇菜,摆布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摆布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若是您还有甚么不对劲的,请发动静给我,并附上题目的毗连,感谢

像关雎一样格局的恋爱诗

诗经里面良多恋爱诗。

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遡洄从之,道阻且长。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心。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遡洄从之,道阻且跻。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遡洄从之,道阻且右。遡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实在。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汉广

南有乔木,不成休思;汉有游女,不成求思。

汉之广矣,不成泳思;江之永矣,不成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成泳思;江之永矣,不成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成泳思;江之永矣,不成方思。

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

我思前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

我思前人,实获我心!

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觉得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觉得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觉得好也!

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但愿能帮到你

关雎是古诗仍是文言文

关雎出自《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初步,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汇集了公元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古代诗歌305首,除此以外还有6篇有问题无内容,即有目无辞,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应了西周早期到年龄中叶约五百年间的社会晤貌。

供参考。

诗名里带关雎字的诗词有哪些

《八和》

年月: 宋 作者: 刘克庄

困拈架上书复苏,愁倩杯中物废除。

子美所称惟白也,仲尼自谓不回如。

食才藜糁宁无肉,行以筇枝可当车。

圣世何尝背物性,飞潜初不间鸢鱼。

《和子由四首 送李供备席上和李诗》

年月: 宋 作者: 苏轼

门风赫奕盖并凉,也解微吟锦瑟傍。

擘水取鱼湖起浪,引杯看剑坐生光。

风骚别后人人忆,才器归来各种长。

不消更贪穷事业,风流分赋予沉湘。

《和和承制见赠》

年月: 宋 作者: 邵雍

自度无能处世间,经冬经夏掩柴关。

青云路稳无功上,翠竹丛疏有分闲。

犹许艳花酬素愿,更将佳酒发脸红。

年来老态很是甚,长惧英才未易攀。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