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结合具体诗词作品,谈谈对王国维“有我之境”“无我之境”的认识 人间词话王国维

文学网 时间:2019-08-06 16:45:42

王国维在《人世词话》中把艺术境地分为“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两种,并作了简单申明,他说:有有我之境,有没有我之境。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过“。

“可堪孤馆春寒,杜鹃声里夕阳暮”有我之境也。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寒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

“无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不雅物,故物皆著我之色采。

无我之境,以物不雅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前人为词,写有我之境者多,然未始不克不及写无我之境。

此在好汉之士能自建立耳。

又说: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时得之。

故一美好一宏壮也。

因为王氏的诠释过于简单,后人的理解也颇多歧义。

起首是关于这两种境地的划分,有人同意,有人否决或思疑。

同意者对作甚“有我之境”,作甚“无我之境”,也众口纷纭,归纳起来年夜体有以下几种不雅点:第一种可谓“情形说”。

即从情与景的关系特点上诠释。

这类不雅点以为,“有我之境”以情为主,多半是情语。

“无我之境”以景为主,年夜体是景语,前者豪情强烈,后者豪情冲淡;或前者豪情外露,后者豪情内蕴,是以,前者是“显我”,后者是“隐我”。

①第二种可谓“心物说”。

即从心与物的分歧关系上诠释。

这类不雅点以为,两种境地实是心与物连系的两种分歧形态,前者是物的“人化”,后者是人的“物化”。

“心”指豪情,所以“人化”即豪情化,“物化”即豪情天然而然吐露于物的照实描述中。

②第三种可谓“移情说”。

即以为两种境地的配合点是移情感化的表示,但前者主体色采稠密,后者主体色采相对稀薄;前者对象遭到革新陈迹较着,后者则外射于对象的主体内容与本身意蕴协调融会。

③第四种可谓“短长关系说”。

即从主体与客体之间是不是存在着短长关系的角度诠释。

这类不雅点一般都按照王国维所受叔本华“意志论”的影响来理解的,以为“有我之境指当吾人存有“我”之意志,因此与外物有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