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芦苇花的诗句有哪些

文学网 时间:2019-09-17 16:33:03

1、《江村晚眺》

宋朝:戴复古

江头夕照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译文:

江边上空的落日覆盖江边沙岸。潮流退了,渔船倾斜着靠在岸边。一对白色水鸟停在江

水旁。闻得有人来,就警悟地飞入芦苇丛中。

2、《江村即事》

唐朝:司空曙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即使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译文:

垂钓归来,却懒得把缆绳系上,任渔船随风飘零;而此时残月已西沉,正好安然入眠。 即

使夜里刮风,划子被风吹走,年夜不了也只是停搁在芦花滩畔,浅水岸边而已。

3、《唐多令·芦叶满汀洲》

宋朝:刘过

安远楼小集,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乞词于龙洲道人,为赋此《唐多令》。同柳阜之、刘

去非、石平易近瞻、周嘉仲、陈孟参、孟容。时八月五日也。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

头,故人今在否?旧山河浑是新愁。欲买木樨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译文:

芦苇的枯叶落满沙洲,浅浅的寒水在沙岸上无声无息地流过。二十年工夫似箭,现在

我又从头登上这旧地南楼。柳树下的小舟还没有系稳,我就仓促忙忙重回故地。由于过不了几

日就是中秋。

早已褴褛不胜的黄鹤矶头,我的老伴侣有无来过?我面前满目是凄凉的旧山河,又平增了

无尽的绵绵新愁。想要买上木樨,带着琼浆一同去水上泛舟逍遥一番。但却没有了少年时那

种豪放的意气。

4、《惠崇春江老景二首》

宋朝:苏轼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恰是河豚欲上时。

两两归鸿欲破群,依依还似北归人。遥知朔漠多风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译文:

竹林外两三枝桃花初放,鸭子在水中游戏,它们最早发觉了早春江水的回暖。河滩上已满

是蒌蒿,芦笋也起头发芽,而河豚此时正要逆流而上,从年夜海回游到江河里来了。

年夜雁北飞,就像要回到北方故乡的人那样,可是因为迷恋,差一点失落了队。还没有飞到北方

时,就已知道北方的戈壁多风雪了,仍是再在江南度过半月的春景时节吧。

5、《琵琶行》

唐朝:白居易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附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生平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穷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年夜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密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年夜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毫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凸起刀枪鸣。曲终收拨把稳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拨插弦中,整理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蛤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赤色罗裙翻酒污。本年欢笑复来岁,秋月东风轻易度。

弟走参军阿姨死,暮去朝来色彩故。门前萧瑟鞍马稀,老迈嫁作商人妇。

商人厚利轻分袂,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龄,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感喟,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海角沉溺堕落人,重逢何须曾了解!我从客岁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常常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很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译文:

秋夜我到浔阳江头送一名归客,凉风吹着枫叶和芦花秋声瑟瑟。

我和客人下马在船上饯别设席,举起羽觞要饮却无助兴的音乐。

酒喝得不利落索性更悲伤将要别离,临别时夜茫茫江水反照着明月。

忽听得江面上传来琵琶响亮声;我忘怀了回归客人也不想解缆。

寻着声源探询弹琵琶的是何人?琵琶停了好久却迟迟没有消息。

我们移船接近约请她出来相见;叫下人添酒回灯从头摆起酒宴。

千呼万唤她才徐徐地走出来,怀里还抱着琵琶半遮着脸面。

转紧琴轴拨动琴弦试弹了几声;还没有成曲调那形态就很是有情。

弦弦凄楚悲切声音隐含着寻思;仿佛在诉说着她生平的不得志;

她低着头顺手持续地弹个不断;用琴声把心中无穷的旧事说尽。

轻轻地拢,渐渐地捻,一会儿抹,一会儿挑。初弹《霓裳羽衣曲》接着再弹《六幺》。

年夜弦浑宏悠久嘈嘈如狂风骤雨;小弦缓和幽细切切若有人密语。

嘈嘈声切切声互为交织地弹奏;就像年夜珠小珠一串串失落落玉盘。

琵琶声一会儿像花底下委宛流利的鸟鸣声,一会儿又像水在冰下贱动受阻晦涩低落、哭泣断

续的声音。

仿佛水泉冷涩琵琶声起头固结,固结而欠亨畅声音垂垂地间断。

像还有一种愁思幽恨暗暗滋长;此时闷闷无声却比有声更动听。

俄然间仿佛银瓶撞破水浆四溅;又仿佛铁甲马队厮杀刀枪齐鸣。

一曲终了她瞄准琴弦中间划拨;四弦一声轰鸣仿佛扯破了布帛。

东船西舫人们都静暗暗地凝听;只见江心当中映着白白秋月影。

她沉吟着收起拨片插在琴弦中;整理衣裳仍然显出持重的颜容。

她说我原是京城负有盛名的女乐;老家住在长安城东南的蛤蟆陵。

弹奏琵琶身手十三岁就已学成;教坊乐团第一队中列有我姓名。

每曲弹罢都令艺术年夜师们叹服;每次妆成都被同业歌妓们妒忌。

京都大富后辈抢先恐后来献彩;弹完一曲收来的红绡不知其数。

钿头银篦打节奏经常断裂破坏;红色罗裙被酒渍染污也不悔怨。

年复一年都在欢笑打闹中渡过;秋去春来夸姣的光阴白白消磨。

兄弟参军姊妹死家境已破败;暮去朝来我也垂垂地大哥色衰。

门前车马削减帮衬者落落稀稀;芳华已逝我只得嫁给商报酬妻。

商人厚利不重情经常等闲分袂;上个月他去浮梁做茶叶的生意。

他去了留下我在江口孤守空船;秋月与我作伴绕舱的秋水凄寒。

更深夜阑常梦少年时作乐狂欢;梦中哭醒涕泪纵横污损了粉颜。

我听琵琶的悲啼早已摇头感喟;又听到她这番诉说更叫我楚切。

我们俩同是海角沉溺堕落的可悲人;本日重逢何须问是不是曾了解!

自从客岁我分开富贵长安京城;被贬栖身在浔阳江干经常卧病。

浔阳这处所冷落荒僻没有音乐;一年到头听不到管弦的乐器声。

住在湓江这个低洼湿润的处所;公馆四周黄芦和苦竹围绕丛生。

在这里迟早能听到的是甚么呢?尽是杜鹃猿猴那些楚切的哀鸣。

春江花朝秋江月夜那样好光景;也无可何如经常取酒独酌独饮。

莫非这里就没有山歌和村笛吗?只是那调子沙哑粗涩其实刺耳。

今晚我听你弹奏琵琶诉说衷情,就像听到仙乐眼也亮来耳也明。

请你不要辞让坐下来再弹一曲;我要为你创作一首新诗《琵琶行》。

被我的话所打动她站立了很久;转身坐下再转紧琴弦拨出急声。

凄凄惨切不再像适才那种声音;在坐的人重听都掩面抽泣不断。

要问在坐当中谁流的眼泪最多?我江州司马泪水湿透青衫衣衿!

歌颂芦苇花的诗句

芦苇的诗词

作者:王贞白 [唐]

高士想江湖,湖闲庭植芦。清风时有至,绿竹兴何殊。

嫩喜日光薄,疏忧雨点粗。惊蛙跳得过,斗雀袅如无。

未织巴篱护,几抬邛竹扶。惹烟轻弱柳,蘸水漱清蒲。

溉灌情侧重,琴樽赏不孤。穿花思钓叟,吹叶少羌雏。

寒色暮天映,秋声远籁俱。朗吟应有趣,萧洒十余株

歌颂芦苇花的诗句

芦苇的诗词

作者:王贞白 [唐]

高士想江湖,湖闲庭植芦。清风时有至,绿竹兴何殊。

嫩喜日光薄,疏忧雨点粗。惊蛙跳得过,斗雀袅如无。

未织巴篱护,几抬邛竹扶。惹烟轻弱柳,蘸水漱清蒲。

溉灌情侧重,琴樽赏不孤。穿花思钓叟,吹叶少羌雏。

寒色暮天映,秋声远籁俱。朗吟应有趣,萧洒十余株

歌颂芦苇花的诗句有哪些?

1、《江村晚眺》

宋朝:戴复古

江头夕照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译文:

江边上空的落日覆盖江边沙岸。潮流退了,渔船倾斜着靠在岸边。一对白色水鸟停在江

水旁。闻得有人来,就警悟地飞入芦苇丛中。

2、《江村即事》

唐朝:司空曙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即使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译文:

垂钓归来,却懒得把缆绳系上,任渔船随风飘零;而此时残月已西沉,正好安然入眠。 即

使夜里刮风,划子被风吹走,年夜不了也只是停搁在芦花滩畔,浅水岸边而已。

3、《唐多令·芦叶满汀洲》

宋朝:刘过

安远楼小集,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乞词于龙洲道人,为赋此《唐多令》。同柳阜之、刘

去非、石平易近瞻、周嘉仲、陈孟参、孟容。时八月五日也。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

头,故人今在否?旧山河浑是新愁。欲买木樨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译文:

芦苇的枯叶落满沙洲,浅浅的寒水在沙岸上无声无息地流过。二十年工夫似箭,现在

我又从头登上这旧地南楼。柳树下的小舟还没有系稳,我就仓促忙忙重回故地。由于过不了几

日就是中秋。

早已褴褛不胜的黄鹤矶头,我的老伴侣有无来过?我面前满目是凄凉的旧山河,又平增了

无尽的绵绵新愁。想要买上木樨,带着琼浆一同去水上泛舟逍遥一番。但却没有了少年时那

种豪放的意气。

4、《惠崇春江老景二首》

宋朝:苏轼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恰是河豚欲上时。

两两归鸿欲破群,依依还似北归人。遥知朔漠多风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译文:

竹林外两三枝桃花初放,鸭子在水中游戏,它们最早发觉了早春江水的回暖。河滩上已满

是蒌蒿,芦笋也起头发芽,而河豚此时正要逆流而上,从年夜海回游到江河里来了。

年夜雁北飞,就像要回到北方故乡的人那样,可是因为迷恋,差一点失落了队。还没有飞到北方

时,就已知道北方的戈壁多风雪了,仍是再在江南度过半月的春景时节吧。

5、《琵琶行》

唐朝:白居易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附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生平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穷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年夜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密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年夜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毫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凸起刀枪鸣。曲终收拨把稳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拨插弦中,整理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蛤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赤色罗裙翻酒污。本年欢笑复来岁,秋月东风轻易度。

弟走参军阿姨死,暮去朝来色彩故。门前萧瑟鞍马稀,老迈嫁作商人妇。

商人厚利轻分袂,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龄,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感喟,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海角沉溺堕落人,重逢何须曾了解!我从客岁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常常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很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译文:

秋夜我到浔阳江头送一名归客,凉风吹着枫叶和芦花秋声瑟瑟。

我和客人下马在船上饯别设席,举起羽觞要饮却无助兴的音乐。

酒喝得不利落索性更悲伤将要别离,临别时夜茫茫江水反照着明月。

忽听得江面上传来琵琶响亮声;我忘怀了回归客人也不想解缆。

寻着声源探询弹琵琶的是何人?琵琶停了好久却迟迟没有消息。

我们移船接近约请她出来相见;叫下人添酒回灯从头摆起酒宴。

千呼万唤她才徐徐地走出来,怀里还抱着琵琶半遮着脸面。

转紧琴轴拨动琴弦试弹了几声;还没有成曲调那形态就很是有情。

弦弦凄楚悲切声音隐含着寻思;仿佛在诉说着她生平的不得志;

她低着头顺手持续地弹个不断;用琴声把心中无穷的旧事说尽。

轻轻地拢,渐渐地捻,一会儿抹,一会儿挑。初弹《霓裳羽衣曲》接着再弹《六幺》。

年夜弦浑宏悠久嘈嘈如狂风骤雨;小弦缓和幽细切切若有人密语。

嘈嘈声切切声互为交织地弹奏;就像年夜珠小珠一串串失落落玉盘。

琵琶声一会儿像花底下委宛流利的鸟鸣声,一会儿又像水在冰下贱动受阻晦涩低落、哭泣断

续的声音。

仿佛水泉冷涩琵琶声起头固结,固结而欠亨畅声音垂垂地间断。

像还有一种愁思幽恨暗暗滋长;此时闷闷无声却比有声更动听。

俄然间仿佛银瓶撞破水浆四溅;又仿佛铁甲马队厮杀刀枪齐鸣。

一曲终了她瞄准琴弦中间划拨;四弦一声轰鸣仿佛扯破了布帛。

东船西舫人们都静暗暗地凝听;只见江心当中映着白白秋月影。

她沉吟着收起拨片插在琴弦中;整理衣裳仍然显出持重的颜容。

她说我原是京城负有盛名的女乐;老家住在长安城东南的蛤蟆陵。

弹奏琵琶身手十三岁就已学成;教坊乐团第一队中列有我姓名。

每曲弹罢都令艺术年夜师们叹服;每次妆成都被同业歌妓们妒忌。

京都大富后辈抢先恐后来献彩;弹完一曲收来的红绡不知其数。

钿头银篦打节奏经常断裂破坏;红色罗裙被酒渍染污也不悔怨。

年复一年都在欢笑打闹中渡过;秋去春来夸姣的光阴白白消磨。

兄弟参军姊妹死家境已破败;暮去朝来我也垂垂地大哥色衰。

门前车马削减帮衬者落落稀稀;芳华已逝我只得嫁给商报酬妻。

商人厚利不重情经常等闲分袂;上个月他去浮梁做茶叶的生意。

他去了留下我在江口孤守空船;秋月与我作伴绕舱的秋水凄寒。

更深夜阑常梦少年时作乐狂欢;梦中哭醒涕泪纵横污损了粉颜。

我听琵琶的悲啼早已摇头感喟;又听到她这番诉说更叫我楚切。

我们俩同是海角沉溺堕落的可悲人;本日重逢何须问是不是曾了解!

自从客岁我分开富贵长安京城;被贬栖身在浔阳江干经常卧病。

浔阳这处所冷落荒僻没有音乐;一年到头听不到管弦的乐器声。

住在湓江这个低洼湿润的处所;公馆四周黄芦和苦竹围绕丛生。

在这里迟早能听到的是甚么呢?尽是杜鹃猿猴那些楚切的哀鸣。

春江花朝秋江月夜那样好光景;也无可何如经常取酒独酌独饮。

莫非这里就没有山歌和村笛吗?只是那调子沙哑粗涩其实刺耳。

今晚我听你弹奏琵琶诉说衷情,就像听到仙乐眼也亮来耳也明。

请你不要辞让坐下来再弹一曲;我要为你创作一首新诗《琵琶行》。

被我的话所打动她站立了很久;转身坐下再转紧琴弦拨出急声。

凄凄惨切不再像适才那种声音;在坐的人重听都掩面抽泣不断。

要问在坐当中谁流的眼泪最多?我江州司马泪水湿透青衫衣衿!

描述“芦苇花”的诗句有哪些?

1、即使一夜风吹去, 只在芦花浅水边。

2、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3、一声横玉西风里,芦花不动鸥飞起。

4、芦花已老,蓼花已老。

5、送君别有八月秋,飒飒芦花复益愁。

6、芦花开落任浮生,长醉是良策。

7、去觅谢三郎,芦花何处藏。

8、白头终没利名牵,芦花深处伴鸥眠。

9、芦花江上两衰翁,消得几番相送。

10、雪转寒芦花蔌蔌,晚风细起波纹縠。

1、即使一夜风吹去, 只在芦花浅水边。

原文:

《江村即事》  【司空曙]】 

钓罢归来不系船, 江村月落正堪眠。   

即使一夜风吹去, 只在芦花浅水边。

2、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原文:

《江村晚眺 》 【戴复古】  

江头夕照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   

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3、一声横玉西风里,芦花不动鸥飞起。

原文:

《青溪主客歌 》【汪崇亮】  

野王手奏淮淝捷,门外归来有旌节。

伸眉一笑紫髯秋,袖中犹挟柯亭月。

山阴主人载雪舟,掀篷系缆青溪头。

生平耳热欠一识,若为牵挽行云留。

一声横玉西风里,芦花不动鸥飞起。

马蹄照旧入青山,柳梢浸月天如水。

4、芦花已老。蓼花已老。

原文:

《怨春郎·芦花已老》【王质】

芦花已老,蓼花已老。江腹冲风,山头残照。暮烟不辨栖鸥。识归舟。

归舟赐顾帮衬新洲阁。惊波恶。别拣深湾泊。南津北泺,水村总没人家。莽平沙。

5、送君别有八月秋,飒飒芦花复益愁。

原文:

《送别》【李白】

寻阳五溪水,沿洄直入巫山里。

胜境由来人共传,君到南中自称美。

送君别有八月秋,飒飒芦花复益愁。

云帆望远不相见,日暮长江空自流。

6、芦花开落任浮生,长醉是良策。

原文:

《功德近·渔父长身来》【朱敦儒】

渔父长身来,只共钓竿了解。

随便转船回棹,似飞空无迹。

芦花开落任浮生,长醉是良策。

昨夜一江风雨,都不曾听得。

7、去觅谢三郎,芦花何处藏。

原文:

《菩萨蛮·芙蓉红落金风抽丰急》【朱敦儒】

芙蓉红落金风抽丰急。夜寒纸帐霜华湿。

枕畔木瓜喷鼻。晓来清兴长。

轻舟青箬笠。短棹溪光碧。

去觅谢三郎。芦花何处藏。

8、白头终没利名牵,芦花深处伴鸥眠。

《浣溪沙》【无名氏】

一副纶竿一只船,蓑衣竹笠是生缘。

五湖交往不知年,青嶂更无荣辱到。

白头终没利名牵,芦花深处伴鸥眠。

9、芦花江上两衰翁,消得几番相送。

原文:

《西江月·忆昔钱塘话别》【无名氏】

忆昔钱塘话别,十年社燕秋鸿。

今朝忽遇暮云东,对坐旗亭说梦。

破帽手遮西日,练衣袖卷北风。

芦花江上两衰翁,消得几番相送。

10、雪转寒芦花蔌蔌,晚风细起波纹縠。

原文:

《蝶恋花·漠漠飞来双属玉》【张孝祥】

漠漠飞来双属玉,一片秋光,染就潇湘绿。雪转寒芦花蔌蔌,晚风细起波纹縠。

夕照闲云归意促,小倚蓬窗,写作思家曲。过尽碧湾三十六,扁舟只在滩头宿。

参考资料

吴玉钢 . 古诗词鉴赏 .江苏:江苏凤凰美术出书社 ,2016

描述芦苇花的诗句

【作者】:刘禹锡 【问题】:晚泊牛渚 【内容】: 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 残霞忽变色,游雁有馀声。 戍鼓音响绝,渔家灯火明。 无人能咏史,独自月中行。

【作者】:贾岛 【问题】:送耿处士 【内容】: 一瓶拜别酒,未尽即言行。 万水千山路,孤舟几月程。 川原秋色静,芦苇晚风鸣。 迢递不归客,人传虚隐名。

国风 秦风 蒹葭 书名:诗经 作者:不详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 之,宛在水中心。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 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 之,宛在水中沚。 注:蒹葭就是芦苇。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