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夔州诗的艺术成就

文学网 时间:2019-03-01 16:52:14

《登高》—杜甫夔州诗的三个情结

刘厚政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巨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羽觞。

这首七言律诗是杜甫在唐朝宗年夜历二年(767)玄月重阳节登高时所作。这时候诗人旅居夔州第二年,56岁的他登上白帝山高台,瞻望峡江秋景,看到风急云飞,虎啸猿鸣,沙鸥翔集,落叶漂荡,年夜江东去,这一切无不勾起他的回想,激发他的感伤,由此倾吐了诗人终年流落,老病孤愁的复杂豪情,激昂大方激越动听心弦。杨伦《杜诗镜铨》称此诗为“杜集七言律诗第一”,胡应麟《诗薮》更推许此诗意境精光万丈,是古今七律之冠。

这首诗是杜甫夔州诗的经典之作,既有雄奇的山水描画,又有激昂大方鼓动感动的高远意境,不管是鉴赏仍是讲授,若是想要对此诗有深透而周全的理解,就应当掌控它蕴籍的的三个情结,即:登高望远的情结,百年孤傲的情结,偏心夔州山川的情结。下面是作者对这三个情结的理解。

登高望远忧思长

《登高》诗,前四句写登高所见,后四句写登高所想,一切都因登高而起。不登高怎能感触感染风急天高,不登高怎能听清远处玄猿啼叫,不登高怎能俯瞰江边的渚清沙白,不登高怎能收视鸥鸟的回旋劲飞;登高,扩大了境地,无边丛林,落叶萧萧,气焰恢弘;登高,铺开了襟怀胸襟,不尽长江,波澜翻腾,澎湃彭湃。

杜甫平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最爱好登高。他24岁时进士不第,游齐赵,登泰山,写下《望岳》诗,就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阔年夜襟怀胸襟。今后每到一地,他总要登临本地的名山年夜川,每次登高,他都能取得诗兴和灵感,并由此写下了数以百计的登览诗。

杜甫爱好登览诗,上承汉魏六朝,司马相如《子虚》《上林》、班固的《两都》、张衡的《二京》篇制弘大,雍容典雅,王粲《登楼》、鲍照《芜城》关爱平易近生,忧思抒怀;唐朝其祖杜审言,喜写登览诗,一首《登襄阳城》写景闳逸浑雄,抒怀联寓感伤,称为杜子美的祖诗;杜甫崇拜陈子昂,子昂《登幽州台歌》、《白帝怀古》、《岘山怀古》现实上是杜甫年夜量览古幽思诗作的先声;李白对杜甫的影响更直接,他们是忘年交,都是爱国忧平易近的诗人,“什么时候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春日忆李白》),李白的《蜀道难》、《西上莲花山》、《登金陵凤凰台》等诗,给杜甫登览诗感慨生平易近、寄寓乱离之悲和忧国之思以启发和影响,那是无可置疑的。

在40岁之前,杜甫登览诗的题材内容很普遍,记游,写景,怀古,叙事,行乐,触及面广。“他40岁写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是第一首布满忧国之思的力作。自此今后,其以忧患意识为焦点的登览之作起头年夜量出现,登高必赋,临水必歌,其登览诗很少有为写景而写景的纯景之作,它们年夜都连系着诗人的遭受和感伤,国度的骚乱和不幸。”(蒋先伟《试论杜甫登览诗》)

杜甫老来旅居夔州瀼西草堂,昂首可仰赤甲、白盐两座年夜山的巍峨英姿,恰是这两座山相僵持立,构成了巍巍夔门,“赤甲白盐俱刺天,闾里围绕掠山颠。”(杜甫《夔州歌十绝句》之四)“奔峭背赤甲,断崖当白盐。”(杜甫《入宅三首》其一)“徐步携斑竹,看山仰白头。”(《晓望白帝城盐山》)我们不克不及必定杜甫是不是登上这两座海拔近千米的山颠,但杜甫登览这两座山的诗作简直是很多。杜甫在夔州最爱好登临的是白帝城,他指明是登览白帝城的诗就有七首:《上白帝城》、《上白帝城二首》、《陪诸公上白帝城头宴越公堂之作》、《白帝城最高楼》、《白帝》、《白帝楼》、《白帝城楼》。与杜甫草堂紧邻的白帝山,海拔不外400米,但它自力江边,正处于瞿唐峡口,像守护夔门的虔诚卫士,面临着从天际边滔滔东来的长江。杜甫每次登上白帝城,都是神气神驰,遐思飞扬:“城尖径仄旌旆愁,自力缥缈之飞楼”(《白帝城最高楼》)“江城含反常,一上一日新。”(《上白帝城二首》)“公孙初恃险,跃马意何长。”(《上白帝城》)“杖藜叹世者谁子,泣血逬空回白头。”(《白帝城最高楼》)

杜甫在夔州还有很多登览诗,例如《登楼》:“花近高楼悲伤客,万方多灾此登临。”《九日》:“重阳独酌杯中酒,得病起登江上台。”等。可是他所有的登览诗中最闻名最优异确当推《登高》,这首诗里,登高望远的情结收得最拢,又放得最开,是他登览诗创作的颠峰。这首诗既是雄奇奔放的山川诗,又是借景寓情,伤时感事的政治诗。“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登高望远,有景有情,景中深寓着悲忿沧桑,情中衬着着雄奇绚丽,真是情形融合的典型。“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巨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羽觞。”登高望远,不纵情思滔滔而来,想着国度不断的骚乱,想着本身平生的流离失所,年青时“穷年忧黎元”“济世肯杀身”“致君尧舜上,再使风尚淳”的抱负弘愿未能实现,老来贫困潦倒,体弱多病,更是于国于家无助,想到这些,杜甫的忧思真是与长江一样翻腾激荡,无止无息。杜甫,小我的不幸凝集着国度和人平易近的不幸,《登高》,诗里蕴籍了何等深邃深挚的伤时感事思惟!

百年孤傲为时伤

《登高》展现的气象弘大,高远的秋空,无边的丛林,不尽的长江;可是人呢?天然是相形细微,老病无助的诗人越是登高,越是望远,孤傲感就越是强烈。“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承接登高望远,陈述了平生的孤傲孤单。宋人罗年夜经阐发这一联说:“万里,地辽远也,悲秋,时惨痛也;作客,羁旅也;常作客,久旅也;百年,暮齿也;多病,衰疾也;台,高回处也;独登台,无亲友也。”这一联里意象丰硕,极尽描摹地揭露了诗人艰巨潦倒,孤傲凄苦的情怀。实在,“万里”二字应理解为诗人流落万里,“百年”也应理解为诗人孤傲平生。

为何说杜甫平生有孤傲凄苦的情结,这固然与那时的汗青实际和杜甫的思惟个性有关。宋祁《新唐书·杜甫传》中写道:“甫放旷不自检,好论全国事,高而不切。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污。为歌诗,伤时桡弱,情不忘君,人伶其忠云。”这些评价简直反应了杜甫的思惟个性,又简直揭露了杜甫平生孤傲凄苦的缘由。

杜甫年青时就有为全国苍生,为盛世年夜唐干一番事业的积极入世思惟。盛唐期间国力壮大,科考取士的轨制使有志青年巴望着立功立业,可是开元二十三年(735)诗人满怀决定信念自吴越归家,再赴京加入贡举,却测验不第,天宝年间旅居长安快要十年,郁郁不得志。天宝十年(751)杜甫年已四十,供献《三年夜礼赋》给唐玄宗,玄宗奇之,命待制集贤院,宰相不满,让他得了个“参列选序”的替补官,这无疑又是一瓢冷水。四十四岁时,又因诗名显赫,才被授官河西县尉,诗人去官不拜,改任右卫率胄曹从军,可是到差不到一年就碰到了安史之乱,遂陷叛军当中,几乎被杀。至德二年(757)避祸的杜甫在凤翔追上天子,拜为左拾遗,因仗义疏救房琯,皇上怒,又差点问斩。安史之乱后,皇上也有几回放置杜甫为官,但诗人都是报之离官、弃官、不赴的立场,其缘由,宋祁说得很清晰:“放旷不自检”,有弘远的抱负和奔放的襟怀胸襟,却没有势力地位和为官之道;“高而不切”除弊匡时理论高深,但不被朝廷正视;“挺节无所污”,受尽患难,糊口艰辛也从不向恶权势垂头;“伤时桡弱”,伤时感事,蔓延公理,悔恨赃官贪吏。如斯的思惟个性,在暗中陈旧迂腐的社会里,只能致使他孤傲苦楚,潦倒终穷。

杜甫流离失所到夔州,已经是贫困潦倒,老病缠身。他因安史之乱而漂泊巴蜀,又因蜀地军阀之争、吐蕃入侵而不克不及回朝回籍,每漂泊一处,其孤傲感老是形影不离,他的这些情素在其诗作中到处可见,也经常经由过程登高怀远而表示出来。“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投。”(《同诸公登慈恩寺塔》)“花近高楼悲伤客,万方多灾此登临。”(《登楼》)“夔府孤城夕照斜,每依斗极望京华”(《秋兴八首》)“亲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登岳阳楼》)。

杜甫在写《登高》的前些日,写了《九日》五首,第一首可说是《登高》的筹办。《九日(一)》:

重阳独酌杯中酒,得病起登江上台。

竹叶于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

殊方日落玄猿哭,旧国霜前白雁来。

弟妹萧条各安在,干戈衰谢两相催!

释《九日(一)》:重阳节时,一小我孤傲喝酒,得病登上白帝山高台,山上的竹叶虽多,但没有亲近人的豪情,人的表情欠安,菊花没有开放的需要。那远处的黑猿恰恰在日落时哭泣,令人肝肠欲断;故里的白雁在秋霜时节飞来呼唤,游子能归家吗?弟妹流浪不知消息,战乱和病痛都来催我人命!

从以上的引述可以看出,杜甫“百年孤傲”的情结蕴籍已久,而《登高》倒是这个情结的最深邃深挚最强烈的表示。让我们来阐发一下这个情结是如何表示的: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独登台”则表白诗人是在高处远眺,这就把面前景和心中情慎密地联系在一路了。“常作客”,指出了诗人流落无定的生活生计。“百年”,本喻有限的人生,此处专指老年末年。“悲秋”(也通悲愁)两字写得沉痛。秋季纷歧定可悲,只是诗人目击凄凉恢弘的秋景,不由想起本身沉溺堕落异乡,大哥多病的处境,故生出无穷悲愁之绪。诗人把久客最易悲秋,多病独爱登台的豪情,归纳综合进一联“雄阔高浑,实年夜声弘”的对句当中,令人深深地感应了他那繁重地跳动着的豪情脉搏。此联的“万里”“百年”和上一联的“无边”“不尽”,还有彼此呼应的感化:诗人的羁旅愁与孤傲感,就像落叶和江水一样,推排不尽,驱逐不停,情与景融合相洽。诗到此已给作客思乡的一般寄义,添上久客孤傲的内容,增入悲秋苦病的情思,加进离乡万里,人在老年末年的感慨,诗意就更见其深邃深挚了。

“艰巨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羽觞。”尾联承接五六句的意义,并在深邃深挚的孤傲悲秋中作结。诗人备尝艰巨潦倒之苦,国难家愁,使本身鹤发日多,再加上因病断酒,悲愁就更难排解。终究归结到艰巨苦恨,时局艰巨是潦倒不胜的本源。如许,杜甫忧国伤时的情操便表示的极尽描摹。

偏心夔州山川情

《登高》诗集中表示了夔州秋季的典型气象:“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这类气象既磅礴恢弘,又沉郁悲惨,在杜甫的诗中,找不到类似之作,在唐朝的所有诗中也很难寻到如斯气焰的对句。杜甫有如斯炉火纯青的妙笔,与他偏心夔州山川的情结有慎密关系。

诗报酬何偏心夔州山川,缘由有三:

(一) 入住夔州,发生了从没有过的欣喜之情。

“伏枕云安县,迁居白帝城。春知催柳别,江与放船清。稼穑闻人说,山光见鸟情。禹功饶断石,且就土微平。”(《移居夔州作》)在春暖花开,柳绿江清的好光阴,杜甫迁居到夔州,听到的是人们酷爱劳动,春种秋收的稼穑,见到的是处处山光亮丽,鸟雀讴歌的风光,这里的景不雅奇奥,还有年夜禹凿山导江留下的断石,瀼水工具地步平顺,可以或许在此进行白手起家的农耕。“瀼东瀼西一万家,江南江北春冬花。背飞鹤子遗琼蕊,相趁凫雏入蒋牙。”(《夔州歌十绝句》之五)杜甫入住的瀼西是一个临水靠山,天气暖和,生齿浓密,物产丰硕的粮油之乡,“六月青稻多,千畦碧泉乱。”《行官观望补稻畦水归》

杜甫在夔州三个年初,见证了夔州的山水钟灵,奇迹蕴奇,有布满奇情异趣的远古传说,也有作为社会兴衰生死见证的汗青奇迹。杜甫闲来无事,屡次登白帝城,游武侯庙,踏八阵图,进越公堂……。“甫也诸侯老宾客,罢酒酣歌拓金戟。骑马忽忆少年时,散蹄迸落瞿唐石。”(《醉为马坠诸公携酒相看》)可见他的糊口比起之前任什么时候候都更有情有趣。

(二) 夔州的山川奇绝,令诗人叹为不雅止。

“远游虽孤单,难见此山水”(《季秋江春》)“江城含反常,一上一回新。”(《上白帝城二首》)作为一个游历了无数名山年夜川的诗圣,杜甫对夔州山川总的评价是很对劲的。“少陵师长教师晚游夔州,爱其山水不忍去,三徙居,皆名‘高斋’。”(陆游《东屯高斋记》)

诗人爱好夔州山川,是由于他有详尽而周全的不雅察:

《夔州歌十绝句》:“中巴之东巴东山,江水斥地流其间。白帝高为三峡镇,瞿唐险过百牢关。”“赤甲白盐俱刺天,闾里环绕纠缠接山颠。枫林橘树图画合,复道重楼美丽悬。”“阆风玄圃与蓬壶,中有高唐全国无。借问夔州在何处,峡门江腹拥城隅。”

诗人爱好夔州山川,是由于他有独到而逼真的感触感染:

三峡传何处,双崖壮此门。

入天犹石色,穿水忽云根。

——《瞿唐两崖》

高江急峡雷霆斗,古木苍藤日月昏。

——《白帝》

赤叶枫林百舌鸣,黄花野岸天鸡舞。

——《寄柏学士林居》

沙上草阁柳新暗,城边野池莲欲红。

暮春鸳鸯立洲渚,挟子翻飞还一丛。

——《暮春》

杜甫在夔州所写的山川景物诗,新颖有趣,活跃活泼,意象独特,表达了诗人逼真而独到的感触感染。

(三) 夔州的胜景奇迹浩繁,令诗人向往意留。

夔州的奇迹浩繁,并且以悠长神底蕴名。这里有巫山神女的传说:“雨随神女下朝朝”,有年夜禹凿崖导江的遗址:“禹公饶断石”,有强悍的巴平易近族,曾在此繁衍立国:“万里巴渝曲,三年实饱闻。”还有公孙述称霸白帝城:“公孙初恃险,跃马意何长。”还有八阵图:“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其它入杜甫诗的相干奇迹还有先祖庙、永安宫、武候祠、昭君村、屈原宅等。——“这些中华平易近族的汗青文化,都可在夔州见到踪迹,恍如上苍的着意放置,我们平易近族最优异的诗人也来到了夔州,他的诗作罗致了这瑰异的源泉,又反过来为山川奇迹增加了新的光华。”(蒋先伟《杜甫夔州诗论稿》)

夔州怪异的山水风景,使诗人很是欣慰和冲动,在这里,他诗兴年夜发,几近是一日一诗,首首精髓,句句光辉。夔州的山川对杜甫是新,是清,是有情,每不雅赏一次就会有一次亲热的感受。

下面,我们仍是回到《登高》,看诗人是如何炉火纯青地描画夔州山川的: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

首联和颔联都是集中写景。诗人环绕夔州的特定情况,用“风急“二字带动全联,一开首就写成了千古传播的佳句。夔州向以猿多著称,峡口更以风年夜著名。秋天秋高气爽,这里却猎猎多风。诗人登上高处,峡中不竭传来”高猿长啸之声,年夜有“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水经注·江水》)的意味。诗人移动视野,由高处转向江水洲渚,在水清沙白的布景上,点缀着迎风翱翔,不住盘旋的鸥鸟,真是一幅精彩的绘图。此中天、风、沙、渚、猿啸、鸟飞,神工鬼斧,天然成对。不但上下两句对,并且还有句中自对,如上句“天”对“风”,“高”对“急”;下句“沙”对“渚”,“白”对“清”,读来富有节拍感。颠末诗人的艺术提炼,十四个字,字字精当,无一虚设,用字遣词,“尽谢斧凿”,到达奇奥难名的境地。

颔联集中表示了夔州秋季的典型特点。诗人瞻仰茫无边际,萧萧而下的木叶,俯视奔流不息,滔滔而来的江水,在写景的同时,便深邃深挚地抒发了本身的情怀。“无边”“不尽”,使“萧萧”“滔滔”加倍形象化,不但令人联想到落木窸窣之声,长江澎湃之状,也无形当中转达出时光易逝,壮志难酬的感怆。“透过沉郁悲惨的对句,显示炉火纯青之笔力,确有‘键瓴走坂’‘百川东注’的磅礴气焰。前人把它誉为‘古今独步’的‘句中化境’,是有事理的。”(陶道恕《唐诗鉴赏辞典》)

结语:《登高》是一首只有8句56字的七言律诗,但它的诗意深挚,意境高远,笔者每读一次(也有讲授),都有新的贯通和体味。这首诗是杜甫将其平生的思惟和履历,用血和泪加以固结,铸成一伟年夜辉煌形象,耸立在白帝彩云当中,让后人能不由自主的仰视他。我们只有面向他“登高”,一步一步接近,一次一次望远,才能将他留下的诗作理解深透。

http://lhzh0188.16789.net/s-helpSit/index.aspx?ActionX=ReadArt&NewsID=233765

古代诗词中巫彭一词的发源是甚么?

传说中的神医名。

《山 海经•国内西经》:“开明东有巫彭、 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

” 晋•郭璞注》:“皆神医也。

世本》曰:巫彭作医后用以泛指名医。

宋•曾巩《代书寄赵宏》岂期艰辛天所悯,晚节幸值巫彭妙。

《诗词》中‘词’的由来?

词解拼音:cí【甚么是词】词是唐朝鼓起的一种新的文学样式,到了宋朝,颠末持久不竭的成长,进入了全盛期间。

词又称曲子词、是非词、诗余,是共同燕乐乐曲而填写的歌诗。

诗和词都属于韵文的规模,但诗只供吟咏,词则入乐而讴歌。

词的情势有以下特点:1、每首词都有一个暗示音乐性的词调(词牌)。

一般说,词调其实不是词的问题,仅只能把它看成词谱对待。

到了宋朝,有些词报酬了表白词意,常在词调下面另加问题,或还写上一段弁言。

2、词一般都分两段(叫做上下片或上下阕),不分段或分段较多的是少少数。

3、一般词调的字数和句子的是非都是固定的,有必然的格局。

4、词的句式良莠不齐,根基上是是非句。

5、词中声韵的划定出格严酷,用字要分平仄,每一个词调的平仄都有所划定,各不不异。

【释义】①说话中最小的可以自力应用的单元:辞书|名词|用词不妥。

②语句;话语:台词|歌词|词不达意。

③古代的一种诗歌情势,句子犬牙交错:词曲|宋词。

【辞汇】 一种说话里所利用的词的总称,如汉语辞汇、英语辞汇。

〖例句〗要想谙练地把握一门说话,我们不但要多读多听多说,还要把握必然的辞汇。

【词】起于五代与唐,风行于宋的一种文学文体。

体裁名,诗歌的一种韵文情势,由五言诗、七言诗或平易近间歌谣成长而成,起于唐朝,盛于宋朝。

原是配乐讴歌的一种诗体,句的是非随歌调而改变,是以又叫是非句。

有小令和慢词两种,一般分上下两阕有的词限制[中]也就是在某些字上可以不押韵词的种类词最初称为“曲词”或“曲子词”,是配音乐的。

从配音乐这一点上说,它和乐府是统一类的文学文体,也一样是来自平易近间文学。

后来词也跟乐府一样,逐步跟音乐分手了,成为诗的别体,所以有人把词称为“诗余”。

文人的词深受律诗的影响,所以词中的律句出格多。

词是是非句,可是全篇的字数是有必然的。

每句的平仄也是有必然的。

词年夜致可分为三类:⑴小令;⑵中调;⑶长调。

有人以为:五十八字之内为小令,五十九至九十字为中调,九十一字之外为长调。

这类分法固然不免难免太绝对了,可是,年夜概的环境仍是如许的。

敦煌曲子词中,已有一些中和谐长调。

宋初柳永写了一些长调。

苏轼、秦不雅、黄庭坚等人继起,长调就流行起来了。

长调的特点,除字数较多之外,就是一般用韵较疏。

词 牌词牌,就是词的格局的名称。

词的格局和律诗的格局分歧:律诗只有四种格局,而词则总共有一千多个格局(这些格局称为词谱)。

人们欠好把它们称为第一式、第二式等等,所以给它们起了一些名字。

这些名字就是词牌。

有时辰,几个格局适用一个词牌,由于它们是统一个格局的若干变体;有时辰,统一个格局而有几个名称,那只由于各家叫名分歧而已。

关于词牌的来历,年夜约有下面的三种环境:⑴原本是乐曲的名称。

例如《菩萨蛮》,听说是因为唐朝年夜中初年,女蛮国纳贡,她们梳着高髻,戴着金冠,浑身璎珞(璎珞是身上佩挂的珠宝),象菩萨。

那时教坊是以谱成《菩萨蛮曲》。

听说唐宜宗爱唱《菩萨蛮》词,可见是那时盛行一时的曲子。

《西江月》、《风入松》、《蝶恋花》等,都是属于这一类的。

这些都是来自平易近间的曲调。

⑵摘取一首词中的几个字作为词牌。

例如《忆秦娥》,由于遵照这个格局写出的最初一首词开首两句是“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所以词牌就叫《忆秦娥》,又叫《秦楼月》。

《忆江南》本名《望江南》,别名《谢秋娘》但因白居易有一首咏“江南好”的词,最后一句是“能不忆江南”,所以词牌又叫《忆江南》。

《如梦令》原名《忆仙姿》,更名《如梦令》,这是由于后唐庄宗所写的《忆仙姿》中有“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等句。

《念奴娇》又叫《年夜江东去》,这是因为苏轼有一首《念奴娇》,第一句是“年夜江东去”。

又叫《酹江月》,由于苏轼这首词最后三个字是“酹江月”。

⑶原本就是词的问题。

《踏歌词》咏的是跳舞,《舞马词》咏的是舞马,《唉乃曲》咏的是泛舟,《渔歌子》咏的是打鱼,《浪淘沙》咏的是浪淘沙,《抛球乐》咏的是抛绣球,《更漏子》咏的是夜。

这类环境是最遍及的。

凡是词牌下面注明“本意”的,就是说,词牌同时也是词题,不还有问题了。

可是,绝年夜大都的词都不是用“本意”的,是以,词牌以外还有词题。

通常为在词牌下面用较小的字注出词题。

在这类环境下,词题和词牌不产生任何干系。

一首《浪淘沙》可以完全不讲到浪,也不讲到沙;一首《忆江南》也能够完全不讲到江南。

如许,词牌只不外是词谱的何而已。

[例]二单调、双调、三叠、四叠词有单调、双调、三叠、四叠的别离。

单调的词常常就是一首小令。

它很象一首诗,只不外是是非句而已。

例如:词的气概一般有两派:豪宕派柔顺约派。

渔歌子[唐]张志和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如梦令[宋]李清照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双调的词有的是小令,有的是中调或长调。

双调就是把一首词分为前后两阕。

两阕的字数相等或根基上相等,平仄也同。

如许,字数相等的就象一首乐谱配着两首歌词。

不相等的...

古代诗词中玉镜台一词的发源是甚么?

班固 《幽道陚》:“里上仁之所庐。

”李善 注:“言为我择居处也。

”儿女诗人用“班生庐”喻指拟归隐的故宅。

晋• 陶渊明《始作镇军从军经典阿作》“聊且凭化迁,终反班生庐。

”唐•丘丹《奉酬重送归山》:“猥蒙招隐作, 岂愧班生庐。

”唐•张九龄《初发道中赠王司马兼寄诸公》林隔王公 舆,云迷班氏庐。

古代诗词中玉蟾一词的发源是甚么?

四川的由来 上古时我们先平易近在四川盆地及其周围缔造了四川文化的阿谁区划,在秦时置为巴郡、蜀郡,汗代叫益州,唐朝改成剑南道,后分为剑南西川道和剑南东川道,别离在成都和三台设立治所。

在唐玄宗之前的行政区划,只有东、西两川,故简称“两川”。

唐玄宗时,他又对此区划作了调剂,有了剑南西川道、剑南东川道和山南西道的设置(山南西道辖今陕南、川北地域、治地点汗中)。

如许,便有了“三川”的简称。

因为宋真宗这一调剂,又在益(成都)、梓(三台)、利(汗中)州三州以外,新置夔州(奉节),因而,这一区域在宋朝便被称为“川峡四路”,后来就简称为“四川”。

这就是我们“四川”的来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