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支山 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08-14 18:14:23

描写祁连山的诗词

祁连山明代陈棐马上望祁连,奇峰高插天。

西走接嘉玉,凝素无青烟。

对峰拱合黎,遥海瞰居延。

四时积雪明,六月飞雪寒。

赏析望祁连,有近观、远眺之说。

近观,山峰高在云端,玉树琼瑶,如帝王君临天下。

远眺,特别是站在对面的焉支山看,那是一幅优美的山水画,美不胜收。

作者陈棐[明](约公元一五五o年前后在世)字文冈,鄢陵人。

生卒年不详,约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前后在世。

登嘉靖十四年(公元一五三五年)进士。

官至甘肃巡抚。

...

关于霍去病的诗词

《少年行四首》王维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

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汉家君臣欢宴终,高议云台论战功。

天子临轩赐侯印,将军佩出明光宫。

《横吹曲辞??出塞》王维 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

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射雕。

护羌校尉朝乘障,破虏将军夜渡辽。

玉靶角弓珠勒马,汉家将赐霍嫖姚。

《寄袁二(一作郑沂)》 长安年少羽林郎,骑射翩翩侍武皇。

弓影醉开孤月满,刀头新买百金装。

听鸡晓阙疏星白,走马秋郊细柳黄。

应募玉门关外去,请缨生系左贤王。

《塞下曲六首》[唐]李白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天兵下北荒,胡马欲南饮。

横戈从百战,直为衔恩甚。

握雪海上餐,拂沙陇头寝。

何当破月氏,然后方高枕。

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

阵解星芒尽,营空海雾消。

功成画麟阁,独有霍嫖姚。

白马黄金塞,云砂绕梦思。

那堪愁苦节,远忆边城儿。

萤飞秋窗满,月度霜闺迟。

摧残梧桐叶,萧飒沙棠枝。

无时独不见,流泪空自知。

塞虏乘秋下,天兵出汉家。

将军分虎竹,战士卧龙沙。

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

玉关殊未入,少妇莫长嗟。

烽火动沙漠,连照甘泉云。

汉皇按剑起,还召李将军。

兵气天上合,鼓声陇底闻。

横行负勇气,一战净妖氛。

《广陵行》韦应物 雄藩镇楚郊,地势郁岧峣。

双旌拥万戟,中有霍嫖姚。

海云助兵气,宝货益军饶。

严城动寒角,晚骑踏霜桥。

翕习英豪集,振奋士卒骁。

列郡何足数,趋拜等卑寮。

日宴方云罢,人逸马萧萧。

忽如京洛间,游子风尘飘。

归来视宝剑,功名岂一朝。

《后出塞五首》杜甫 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

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

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

千金买马鞭,百金装刀头。

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

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

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

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

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

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

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

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

古人重守边,今人重高勋。

岂知英雄主,出师亘长云。

六合已一家,四夷且孤军。

遂使貔虎士,奋身勇所闻。

拔剑击大荒,日收胡马群。

誓开玄冥北,持以奉吾君。

献凯日继踵,两蕃静无虞。

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

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

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

主将位益崇,气骄凌上都。

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

我本良家子,出师亦多门。

将骄益愁思,身贵不足论。

跃马二十年,恐辜明主恩。

坐见幽州骑,长驱河洛昏。

中夜间道归,故里但空村。

恶名幸脱免,穷老无儿孙。

《陪柏中丞观宴将士二首》杜甫 极乐三军士,谁知百战场。

无私齐绮馔,久坐密金章。

醉客沾鹦鹉,佳人指凤凰。

几时来翠节,特地引红妆。

绣段装檐额,金花帖鼓腰。

一夫先舞剑,百戏后歌樵。

江树城孤远,云台使寂寥。

汉朝频选将,应拜霍嫖姚。

《送国棋王逢》杜牧 玉子纹楸一路饶,最宜檐雨竹萧萧。

羸形暗去春泉长,拔势横来野火烧。

守道还如周柱史,鏖兵不羡霍嫖姚。

浮生七十更万日,与子期于局上销。

《梓州罢吟寄同舍》李商隐 不拣花朝与雪朝,五年从事霍嫖姚。

君缘接座交珠履,我为分行近翠翘。

楚雨含情皆有托,漳滨卧病竟无憀。

长吟远下燕台去,惟有衣香染未销。

《薛廷范从事自宣城至因赠》赵嘏 少年从事霍嫖姚,来自枫林度柳桥。

金管别筵楼灼灼,玉溪回首马萧萧。

清风气调真君辈,知己风流满圣朝。

独有故人愁欲死,晚檐疏雨动空瓢。

《杂曲歌辞??君子有所思行》李白 紫阁连终南,青冥天倪色。

凭崖望咸阳,宫阙罗北极。

万井惊画出,九衢如弦直。

渭水清银河,横天流不息。

朝野盛文物,衣冠何翕赩。

厩马散连山,军容威绝域。

伊皋运元化,卫霍输筋力。

歌钟乐未休,荣去老还逼。

圆光过满缺,太阳移中昃。

不散东海金,何争西辉匿。

无作牛山悲,恻怆泪沾臆。

《送张遥之寿阳幕府》李白 寿阳信天险,天险横荆关。

苻坚百万众,遥阻八公山。

不假筑长城,大贤在其间。

战夫若熊虎,破敌有馀闲。

张子勇且英,少轻卫霍孱。

投躯紫髯将,千里望风颜。

勖尔效才略,功成衣锦还。

《长安道》韦应物 汉家宫殿含云烟,两宫十里相连延。

晨霞出没弄丹阙,春雨依微自甘泉。

春雨依微春尚早,长安贵游爱芳草。

宝马横来下建章,香车却转避驰道。

贵游谁最贵,卫霍世难比。

何能蒙主恩,幸遇边尘起。

归来甲第拱皇居,朱门峨峨临九衢。

中有流苏合欢之宝帐,一百二十凤凰罗列含明珠。

下有锦铺翠被之粲烂,博山吐香五云散。

丽人绮阁情飘飖,头上鸳钗双翠翘。

低鬟曳袖回春雪,聚黛一声愁碧霄。

山珍海错弃藩篱,烹犊炰羔如折葵。

既请列侯封部曲,还将金印授庐儿。

...

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出自哪里...

《匈奴歌》两汉:佚名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山中》宋代:秘演结茅临水石,淡寂益闲吟。

久雨寒蝉少,空山落叶深。

危楼乘月上,远寺听钟寻。

昨得江僧信,期来此息心。

《望山》唐代:贾岛南山三十里,不见逾一旬。

冒雨时立望,望之如朋亲。

虬龙一掬波,洗荡千万春。

日日雨不断,愁杀望山人。

天事不可长,劲风来如奔。

阴霪一以扫,浩翠写国门。

长安百万家,家家张屏新。

谁家最好山,我愿为其邻。

《关山月》唐代:李白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望边邑 一作:望边色)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岘山怀古》唐代:李白访古登岘首,凭高眺襄中。

天清远峰出,水落寒沙空。

弄珠见游女,醉酒怀山公。

感叹发秋兴,长松鸣夜风。

...

关于"美容的诗句"有那些?

(秦汉)佚名 匈奴祁连焉支歌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藩息。

画眉年代:【唐】 作者:【朱淑真】 体裁:【七绝】 晓来偶意画愁眉,种种新妆试略施。

堪笑时人争彷佛,满城将谓是时宜。

朱庆余《闺意献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诉衷情年代:宋作者:晏殊作品:诉衷情内容:露莲双脸远山眉。

偏与淡妆宜。

小庭帘幕春晚,闲共柳丝垂。

人别后,月圆时。

信迟迟。

心心念念,说尽无凭,只是相思。

清平调词 李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

匈奴人作给霍去病的诗

【塞下曲】 结束浮云骏,翩翩出从戎。

且凭天子怒,复倚将军雄。

万鼓雷殷地,千旗火生风。

日轮驻霜戈,月魄悬雕弓。

青海阵云匝,黑山兵气冲。

战酣太白高,战罢旄头空。

万里不惜死,一朝得成功。

画图麒麟阁,入朝明光宫。

大笑向文士,一经何足穷。

古人昧此道,往往成老翁。

高适(702~765),字达夫,渤海蓚县(今河北景县)人。

晚年曾任左散骑常侍,后世因称为高常侍。

二十岁左右游长安求仕不果,此后长期客居宋州宋城(今河南商丘)。

开元十八年左右,北游燕赵,且于燕地从军。

开元二十三年曾赴长安应试不中。

天宝八载因睢阳太守张九皋荐,登有道科,授封丘尉。

天宝十三载入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幕府充掌书记。

安史乱起,先后任左拾遗、淮南节度使、太子少詹事、彭州刺史、蜀州刺史、剑南西川节度使等职。

广德二年被召还长安,任刑部侍郎,转左散骑常侍,进封渤海县侯。

次年正月卒于长安,赠礼部尚书,谥忠。

汉乐府有《出塞曲》、《入塞曲》,唐人《塞上曲》、《塞下曲》本此。

高适此诗虽为乐府旧题,却通过对浴血沙场的勇士形象的塑造,表现出强烈的时代精神。

开篇四句写跨马从戎,次八句写战阵的壮阔,后八句写安边定远的壮志,人物的生动形象与精神状态跃然纸上。

特别是结尾处以“古人昧此道”表现出对皓首穷一经的腐儒的嘲笑,一语道破唐代文人由边功求进取的崭新的时代风气。

而这显然正是高适本人的心声,这首诗中塑造的人物形象也就可以看作高适本人人生理想的写照。

【效古赠崔二】 十月河洲时,一看有归思。

风飙生惨烈,雨雪暗天地。

我辈今胡为,浩哉迷所至。

缅怀当途者,济济居声位。

邈然在云霄,宁肯更沦踬。

周旋多燕乐,门馆列车骑。

美人芙蓉姿,狭室兰麝气。

金炉陈兽炭,谈笑正得意。

岂论草泽中,有此枯槁士。

我惭经济策,久欲甘弃置。

君负纵横才,如何尚憔悴。

长歌增郁怏,对酒不能醉。

穷达自有时,夫子莫下泪。

此诗作于两次求仕不成之后,故借与崔二赠答之际,深刻揭露当时统治阶级的骄奢淫逸,尽情抒发沉沦不遇的满腔悲慨。

开篇六句,以景托情,渲染出充塞天地的悲愁氛围。

次十二句以“缅怀”引出“当途者”,详细描绘权贵们骄矜生活,并以草泽枯槁之士与之作强烈对比,促生愤慨。

后八句倾诉胸中不平,并以“我”与“君”的对比扣合诗题。

诗写悲愁,却毫不消沉,而是峰峦迭起、波澜层生,充满激昂顿挫之势与强烈的情感力度,构成贤人失志主题在开元盛世中的典型表现。

【淇上酬薛三据兼寄郭少府微】 自从别京华,我心乃萧索。

十年守章句,万事空寥落。

北上登蓟门,茫茫见沙漠。

倚剑对风尘,慨然思卫霍。

拂衣去燕赵,驱马怅不乐。

天长沧洲路,日暮邯郸郭。

酒肆或淹留,渔潭屡栖泊。

独行备艰险,所见穷善恶。

永愿拯刍荛,孰云干鼎镬。

皇情念淳古,时俗何浮薄。

理道资任贤,安人在求瘼。

故交负灵奇,逸气抱謇谔。

隐轸经济具,纵横建安作。

才望忽先鸣,风期无宿诺。

飘飖劳州县,迢递限言谑。

东驰眇贝丘,西顾弥虢略。

淇水徒自流,浮云不堪托。

吾谋适可用,天路岂寥廓。

不然买山田,一身与耕凿。

且欲同鹪鹩,焉能志鸿鹄。

此诗借与薛据、郭微酬赠之机,叙述了自身的经历、情操及创作趣尚,可以视为高适前半生人生的自我总结,后半生行为的思想基础。

开篇至“安人在求瘼”为第一部分,自述早年经历、思想及政治主张。

卫霍,指汉代名将卫青、霍去病,用以表明自己建功立业的理想。

鼎镬,是古代施行烹煮酷刑的容器,这里代指酷政。

“故交负灵奇”以下为第二部分,由己及人,既扣合酬赠之题,又通过对薛、郭二人“飘飖”州县的叹惜,抒发出自身强烈的不平之鸣。

贝丘、虢略,都是地名,分别在今山东博兴南、河南嵩县西北,这里代指东、西飘飖之地。

全诗既有大笔勾勒,又有细致描述,语言质朴自然,却具有震撼人心的情感力度。

【登百丈峰】 朝登百丈峰,遥望燕支道。

汉垒青冥间,胡天白如扫。

忆昔霍将军,连年此征讨。

匈奴终不灭,寒山徒草草。

唯见鸿雁飞,令人伤怀抱。

此诗作于赴陇历哥舒翰幕府途中。

在此之前,高适曾两度求仕未果,因而此诗仍带有较强的忧伤意绪。

前四句写登高望远,目光直指河西边塞,并以“汉垒”置“胡天”之间,见边防之紧。

燕支,即燕支山,又作焉支山,在今甘肃永昌西。

中四句联想自汉代以来连年征战而匈奴不灭的绵长历史,见社稷之忧。

末二句顺势而出,抒发怀抱。

此诗虽写忧虑之意,但却将一己之怀抱与边塞安危联系起来,从而表现出一种忧天下之忧的阔大襟怀气度。

【蓟中作】 策马自沙漠,长驱登塞垣。

边城何萧条,白日黄云昏。

一到征战处,每愁胡虏翻。

岂无安边书,诸将已承恩。

惆怅孙吴事,归来独闭门。

此诗是高适第二次出塞到蓟北时所作。

由边塞的荒凉生发出对边患的忧虑,并抨击统治者用非其人,抒发自身难酬之壮志。

开篇以“沙漠”、“塞垣”构定塞外特定环境,三、四句写登上塞垣所见一片萧条荒漠景象,五、六句以“征战”与“胡虏”对举,既见对胡虏反叛之忧患,更显对边将黩武邀功的批判。

后四句直抒怀才不遇之愤懑。

孙吴,指战国时军事家孙膑、吴起。

全诗...

河西走廊纪录片观后感400字(高中)

历史从未消失,只是存在于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里。

最近央视播出了由甘肃省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联合出品,北京伯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制的大型历史人文纪录片《河西走廊》,共10集,每集都有一个相对集中的主题,以历史时间为序,用写实的手法,唯美的画面、极具感染力的音乐,带着观众倘佯于中原地区与西域边塞连接的必然通道——河西走廊。

从不同的角度为我们揭开了河西走廊的神秘面纱。

透过《河西走廊》,我们再次看到了张骞、霍去病、阔端、八思巴、飞天的描绘者、穿越古道的中西商贾……通过“复活”了的细节让我们知道,华夏民族对于河西走廊的最初注视,缘于一个帝国被围困的命运,年轻皇帝刘彻的一个决定,开启了对西部的探索和开拓。

透过《河西走廊》,将观众头脑里的历史常识、诗词歌赋次第激活,让历史变得鲜活可感,让诗歌变得灵动有根,人们会更好地理解“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的哀歌;体味“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诗句,理解丝绸之路对沟通东西经济文化所起的重要作用。

透过《河西走廊》,我们不仅看到了西部河山的壮美,更理解河西走廊对我国正在实施“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现实意义。

...

评价汉武帝的诗

在我国古代社会发展进程中,西汉是强盛的一代,而汉武帝在位五十余年更使它登上了鼎盛高峰。

他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均有建树,功不可没,充分展示了他勇于开拓、奋发进取的雄才大略,因此受到了历代史学家对他的充分认可和赞叹。

汉代史学家班固在《汉书》中称赞他:“后嗣得遵洪业,而有三代之风。

如武帝之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民,虽《诗》、《书》所称何有加焉。

”清人赵翼在书中说:“武帝驾远驭……史称雄才大略,固不虚也”。

当代伟人毛泽东亦非常欣赏汉武帝,称其“倒是汉武帝雄才大略,开拓刘邦的业绩,晚年自知奢侈、黩武、方士之弊,下了罪已诏,不失为鼎盛之世。

”总而言之“他所开创的局面后人无法继续”。

前人的评价已充分肯定了汉武帝在中国历史上的业绩。

然而,正如美国学者享德里克?房龙所说:“对任何一件历史问题都不可能有确定的答案,每一代人都必须重新奋斗。

”本人在此将竭尽驽钝,对汉武帝功绩略述一二。

汉武帝的丰功伟业可简单用“文治武功”四字概括,其卓越的功绩在于承前启后,独具开创性,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

一、在国家治理方面他顺应时代的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政治制度,调整经济政策确立主流统治思想,促使封建制度基本成熟和定型。

首先,加强中央对地方的管辖,消除中央与地方的矛盾对立,强化中央集权,保证政治统一。

汉初高祖比较周与秦的制度,认为秦亡是因用郡县之治。

因而分封同姓为王,并盟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

随着地方王国势力的膨胀,分封的弊端便日益严重化。

诸王在封国内有权征收赋税、任免官吏、铸造钱币等政治经济大权。

他们“夸州兼郡,连城数十,宫室百官,同制京师。

”这样在中央的统一治理与地方的高度独立形成尖锐的矛盾,不仅削弱国家的整体实力,还存在战乱和分裂的危机。

文帝时经过“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软弱措施没有收到明显的效果。

景帝时,王国问题更为严重,御史大夫晁错针对当时的政治危机,提出了严厉的“消藩”主张,认为诸王“消之亦反,不消亦反。

消之,其反亟,祸小。

不消,反迟,祸大”,最后引发吴、楚七国之乱。

七国之乱的爆发和最终的平叛,是西汉王国割据势力恶性发展的结果。

虽然中央免除了地方王国的行政权力,规定诸侯王不再治民,消减了王国官吏,但王国在地方的势力依旧很大,他们的存在是对中央政权的威胁。

如何进一步削藩和加强中央集权统治是汉武帝在政时期所面临的迫切的政治问题。

鉴于前朝的教训,为进一步削减地方王国的势力,强化皇权、巩固国家统一,汉武帝采取了一系列强干弱枝的积极措施:〔一〕 针对地方王国诸侯,汉武帝继续推行汉景帝时实行的将王国任用官吏的权力收归中央的政策,并采纳主父偃的建议:“愿陛下令诸侯得推恩分子弟,以地侯之。

彼人人喜得所愿,上以德施,实分其国,不削而稍弱矣。

”于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行“推恩令”,诏“诸侯王或欲推私恩分子弟邑者,令各条上,朕且临定其号名。

” “于是藩国始分,而子弟毕侯矣。

”通过“推恩令”,王国问题得到进一步解决。

汉武帝以诸侯王和列侯的“酎金”成色不足而削夺了一大批爵位,又于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颁布“左官律”、“附益法”,更进一步限制了诸侯王在地方上的政治活动。

此以后,“诸侯惟得衣租食税,不与政事”。

汉武帝通过对诸侯王的一系列削权措施,进一步打击了王国的势力,有利于西汉的政局稳定,为西汉的鼎盛繁荣奠定了稳固的政治基础。

〔二〕面对国家广阔的疆域,为加强中央对全国范围的控制,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汉武帝把全国分为十三个监察区域,命名十三州部,每州部设刺史一人。

刺史每年八月巡视所部郡国,“省察治状,黜陟能否,断治冤狱,以六条问事”。

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汉武帝置司隶校尉。

司隶校尉率官徒“捕巫蛊,督大奸猾”。

十三部刺史和司隶校尉的设置,加强了朝廷对地方的控制。

这对国家的政局稳固,防止地方分裂势力的发展,有着重大的积极意义。

〔三〕对于地方的豪强势力,汉武帝也进行了有力的打击,其措施包括迁徙地方郡国豪富和打击地方豪侠。

由于地方富豪大贾“交通王侯,力过吏势”,甚至“封君皆低首仰给”。

他们长期盘踞地方,欺压百姓,兼并土地,干扰了中央政权对地方的控制。

汉武帝先后几次迁徙郡国富豪,削弱他们在地方的势力。

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徙郡国富豪至茂陵,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徙郡国豪桀及訾三百万以上于茂陵、云陵”。

通过迁徙措施,有效地打击了地方势力的膨胀,加强了中央集权。

其次,完善官吏选拔制度,举“贤良”任“能人”对封建社会的合理任官制度影响重大。

汉初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按军功爵位高低选任各级官吏,二是选自郎官。

随着军功地主的没落和“任子”、“赀选”的难以选到真正的人才。

武帝即位后,求才若渴,因此继文帝的“贤良”、“孝廉”选官方式,一方面加强和完善察举制度;另外还采用“征召”之制、“公车上书”之制和选用博士弟子。

汉武帝还推广在郡县兴立地方学校,“令天下郡国,...

描写霍去病的名句

《少年行四首》王维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

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汉家君臣欢宴终,高议云台论战功。

天子临轩赐侯印,将军佩出明光宫。

《横吹曲辞??出塞》王维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

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射雕。

护羌校尉朝乘障,破虏将军夜渡辽。

玉靶角弓珠勒马,汉家将赐霍嫖姚。

《寄袁二(一作郑沂)》长安年少羽林郎,骑射翩翩侍武皇。

弓影醉开孤月满,刀头新买百金装。

听鸡晓阙疏星白,走马秋郊细柳黄。

应募玉门关外去,请缨生系左贤王。

《塞下曲六首》[唐]李白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天兵下北荒,胡马欲南饮。

横戈从百战,直为衔恩甚。

握雪海上餐,拂沙陇头寝。

何当破月氏,然后方高枕。

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

阵解星芒尽,营空海雾消。

功成画麟阁,独有霍嫖姚。

白马黄金塞,云砂绕梦思。

那堪愁苦节,远忆边城儿。

萤飞秋窗满,月度霜闺迟。

摧残梧桐叶,萧飒沙棠枝。

无时独不见,流泪空自知。

塞虏乘秋下,天兵出汉家。

将军分虎竹,战士卧龙沙。

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

玉关殊未入,少妇莫长嗟。

烽火动沙漠,连照甘泉云。

汉皇按剑起,还召李将军。

兵气天上合,鼓声陇底闻。

横行负勇气,一战净妖氛。

《广陵行》韦应物雄藩镇楚郊,地势郁岧峣。

双旌拥万戟,中有霍嫖姚。

海云助兵气,宝货益军饶。

严城动寒角,晚骑踏霜桥。

翕习英豪集,振奋士卒骁。

列郡何足数,趋拜等卑寮。

日宴方云罢,人逸马萧萧。

忽如京洛间,游子风尘飘。

归来视宝剑,功名岂一朝。

《后出塞五首》杜甫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

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

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

千金买马鞭,百金装刀头。

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

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

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

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

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

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

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

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

古人重守边,今人重高勋。

岂知英雄主,出师亘长云。

六合已一家,四夷且孤军。

遂使貔虎士,奋身勇所闻。

拔剑击大荒,日收胡马群。

誓开玄冥北,持以奉吾君。

献凯日继踵,两蕃静无虞。

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

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

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

主将位益崇,气骄凌上都。

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

我本良家子,出师亦多门。

将骄益愁思,身贵不足论。

跃马二十年,恐辜明主恩。

坐见幽州骑,长驱河洛昏。

中夜间道归,故里但空村。

恶名幸脱免,穷老无儿孙。

《陪柏中丞观宴将士二首》杜甫极乐三军士,谁知百战场。

无私齐绮馔,久坐密金章。

醉客沾鹦鹉,佳人指凤凰。

几时来翠节,特地引红妆。

绣段装檐额,金花帖鼓腰。

一夫先舞剑,百戏后歌樵。

江树城孤远,云台使寂寥。

汉朝频选将,应拜霍嫖姚。

《送国棋王逢》杜牧玉子纹楸一路饶,最宜檐雨竹萧萧。

羸形暗去春泉长,拔势横来野火烧。

守道还如周柱史,鏖兵不羡霍嫖姚。

浮生七十更万日,与子期于局上销。

《梓州罢吟寄同舍》李商隐不拣花朝与雪朝,五年从事霍嫖姚。

君缘接座交珠履,我为分行近翠翘。

楚雨含情皆有托,漳滨卧病竟无憀。

长吟远下燕台去,惟有衣香染未销。

《薛廷范从事自宣城至因赠》赵嘏少年从事霍嫖姚,来自枫林度柳桥。

金管别筵楼灼灼,玉溪回首马萧萧。

清风气调真君辈,知己风流满圣朝。

独有故人愁欲死,晚檐疏雨动空瓢。

《杂曲歌辞??君子有所思行》李白紫阁连终南,青冥天倪色。

凭崖望咸阳,宫阙罗北极。

万井惊画出,九衢如弦直。

渭水清银河,横天流不息。

朝野盛文物,衣冠何翕赩。

厩马散连山,军容威绝域。

伊皋运元化,卫霍输筋力。

歌钟乐未休,荣去老还逼。

圆光过满缺,太阳移中昃。

不散东海金,何争西辉匿。

无作牛山悲,恻怆泪沾臆。

《送张遥之寿阳幕府》李白寿阳信天险,天险横荆关。

苻坚百万众,遥阻八公山。

不假筑长城,大贤在其间。

战夫若熊虎,破敌有馀闲。

张子勇且英,少轻卫霍孱。

投躯紫髯将,千里望风颜。

勖尔效才略,功成衣锦还。

《长安道》韦应物汉家宫殿含云烟,两宫十里相连延。

晨霞出没弄丹阙,春雨依微自甘泉。

春雨依微春尚早,长安贵游爱芳草。

宝马横来下建章,香车却转避驰道。

贵游谁最贵,卫霍世难比。

何能蒙主恩,幸遇边尘起。

归来甲第拱皇居,朱门峨峨临九衢。

中有流苏合欢之宝帐,一百二十凤凰罗列含明珠。

下有锦铺翠被之粲烂,博山吐香五云散。

丽人绮阁情飘飖,头上鸳钗双翠翘。

低鬟曳袖回春雪,聚黛一声愁碧霄。

山珍海错弃藩篱,烹犊炰羔如折葵。

既请列侯封部曲,还将金印授庐儿。

欢荣若此何所苦,但苦白日西南驰。

《贵游》杜牧朝回佩马草萋萋,年少恩深卫霍齐。

斧钺旧威龙塞北,池台新赐凤城西。

门通碧树开金锁,楼对青山倚玉梯。

南陌行人尽回首,笙歌一曲暮云低。

《迎寄韩鲁州(瞻同年)》李商隐积雨晚骚...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